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60章 年庆宴五

时间:2018-10-19作者:凕梦

    与平王一同,带着赫连欣然一同前往保和殿,至于皇贵妃,已被皇上派人来接走,说是到时与皇上一同前往。

    因为星辰宫的位置于内宫中算是居中,一出星辰宫,路上碰到的人就多了,皆是前往保和殿的皇子公主。

    平王与子夜和身份又特殊,一个虽是排行第二,但已算是皇长子。一个受皇上喜爱,又得太皇太后宠爱,被九皇叔视为眼珠子的一品贤王。

    自然路上打招呼行礼的不少。

    保和殿不在后宫范围,前往只要不绕路的,就必要经过皇后的凤鸣宫,现在正是皇子与公主们前往保和殿的大约时辰,所以能碰到赫连佳敏与赫连佳莹俩,子夜一点都不感觉奇怪。

    但是同样的看到太子,他有些不解了。这种时候,只要有封王的皇子,哪个不是早早就到保和殿去,与朝臣共欢庆?

    更何况是太子,这可是接近他与朝臣之间关系的最佳时机,他怎么舍得放弃?

    “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瞧了眼他们三人,余光又瞧了眼离他们甚远的众皇子公主,“不必多礼,都是自家兄妹。”

    平王淡笑道:“礼不可废。”

    太子身后的俩公主脸都快要绿了,但在场这么多人,她们也不敢太过,只得朝着平王与子夜行礼:“见过二哥,见过贤王。”

    尤其是赫连佳莹,那牙根子子夜估计她都快要咬断了。

    “不必多礼。”平王依旧还是那温润和善的样子。

    可偏偏就是他让人感觉舒服笑容的样子,令太子等人恨不得敲破他脸上的笑容。

    碰到了起了,自当一同前往,哪怕互相都恨不得弄死对方。

    太子行前,平王与子夜跟在后面,赫连欣然默默的抓着子夜的左边袖子,她不喜欢那两个皇姐,一点都不喜欢。

    “十九弟是头一年进宫参加年庆宴,有何不明可时刻来问本宫。”

    子夜一脸微囧道:“让殿下见笑了,往年就一直想着来参加,可九皇叔不让。”

    怎么激起这些人对他的恨,他比谁都清楚。果然,不只是后面两气息严重不稳,如果不是太子与平王在,相信那俩已经一堆中伤的话出来了。

    哪怕是太子,也是脸色一僵,“九皇叔爱护十九弟,本宫甚是为你高兴。”

    “殿下又说笑了,九皇叔哪是爱护本王,而是看本王好欺负的在欺压本王呢。”子夜满脸的苦恼,似乎九皇叔多苛责了他一样。

    这丫就是个能把天聊死的人,瞬间太子所有的话全被他噎在了喉咙口,半天后才吐出一句,“那是九皇叔对你的关爱,你这般说,可是要伤九皇叔的心了。”

    “呀,九皇叔还有心吗?他都能那么狠的对本王,又是不准吃这吃那,还不准出府玩,哪有这样关爱的?”子夜似乎是憋了许久的话突然的脱口而出。

    然后怕怕的看了眼左右,怯生生的望着太子,“殿下,刚才本王什么都没有说,您也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吧?”

    太子嘴角僵硬的扯了扯,“本宫的确,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话十九弟说可以,若是从其它人口中出来,哪怕是他,都要顶九皇叔的雷霆之怒。

    佳莹说的果然不错,野种就是野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东西。

    就这样的人,怎配炎習最高掌权的三人都偏宠于他?

    看来。。。。。。

    杀气!

    这就忍不住了?

    后面几乎几人就没怎么开过口,主要是子夜分分种把天聊死的技能,令太子便是想把场面变得兄友弟恭也不可能,分分钟被气死。

    来到保和殿,太子借着夜王与襄王几人来请安的功夫,赶紧远离子夜仨人。

    子夜顶着众人探照灯般的目光,与平王兄妹两人一同走进了保和殿内。

    还好炎習还算开明,并没有一个王爷进来大家就请安一次的,否则子夜会别扭死。从门口都到他的座位,可是要穿过所有的官员席位。

    保和殿是办大宴时才会开启,非常大,整个保和殿就只有一个办宴的大殿,仅比膝高些的宴桌以左右的方式摆开。炎習重武,左为大,所以左边是武将的席位,右边是文官的席位,全是席地而坐。

    正门对面的正中,是皇上的龙位与左右两侧有权有势的次位,桌高就与正常餐桌相同了。

    龙席的左右两侧席位是以八字形方式所排。左侧首位是太皇太后之席,再后面是摄政王之席。右侧首位是皇后之席与皇贵妃之席,这都是有定例,十几年未更改过。

    再后面就变成了前后两桌的方式所排,这便是为有功之王与皇子公主的坐席,男为前,女为后。

    几位老王爷,几乎年年这样的宴席是不参加的,皇上也不会怪罪,人家年纪也着实是大了。

    离得远的王爷也不会回来参加,只会时隔三年例行的回京参加一次,表示下对炎習的忠心。而今年并非例行之年,所以左右两侧座位靠近龙席的几乎全是有封位的王爷与地位高些的公主。

    子夜为一品王位,但不可能没过太子,所以他的位置在皇贵妃的下首处。

    皇子封王都是按年纪而分,年过二十便会封王。这样的宴席,讲的是和乐为主,故尔皇子的席位也就是按着年纪来分前后。

    左侧是太子、排行老二的平王、排行老五的靖王、排行老七的襄王等,右侧为子夜、排行老四的夜王、排行老九的逸王等。

    至于大皇子,还未成年便已病逝,留下了个儿子,现年似乎是六岁,就养在宫中。不过子夜从来没有见过,听说是养在孩子姑母,也就是靖王生母杨妃的碧尘宫里。

    三皇子更惨,是现还被关于冷宫的丽妃所出,年仅三岁便已病逝。八皇子嘛,同样的,才四岁的生日一过就病死了。

    反正宫里没能活到成年的皇子,全是病死。公主也是一样,不过公主好像不太容易得病,至今公主的数量是皇子的两三倍。

    子夜想到这,不得不佩服今上的能力,他是自炎習立国以来,生下孩子最多的一个皇帝,不算那些死去的,现在还活着的就有三十几个,皇子就占了近十个,瞧瞧高台在座的,乌丫丫一片全是他的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