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44章 长公主府迎年宴一

时间:2018-10-19作者:凕梦

    大长公主是皇上的嫡亲长姐,现年已是六十有九。

    大长公主十分得皇上信任,虽然近年不再出现于公众视线前,但她对皇室的影响,至少对皇上的影响,并没有因为她的隐退而消弱。

    但大长公主因自己的原因,甚是不喜妾室,哪怕是皇上的妾,她一样不喜欢。后宫的妃子们也知道大长公主这一喜恶,故也从来不参加大长公主的宴会。

    至于皇后,从来都没有参加过。

    因着这些原因,皇室中,官员间,夫人小妾什么的不会在长公主的宴会上露面,每年参加的仅有皇室小辈与官员子女。

    所以,她所举办的迎年宴,于皇室小辈来说,是巴结大长公主的一个机会,于官员家子女来说,是露脸与巴结皇室小辈的一大机会。

    一大早,天才开亮,京城就热闹了起来,四通八达的街道,尽是前往大长公主府的马车。

    宴会按正常是傍晚才开始,说白了,就是欣赏下各家子女的表演,然后吃个晚饭,再欣赏下舞妓歌妓的表演,众人在私下的交流交流感情。

    可是谁也不愿错过与长公主多接触的机会,故尔年年都是如此:大长公主府办宴的一天,一大早,大长公主府便是高朋满座。

    所以就渐渐的变成了,长公主府里办宴,在京城里里独一份的从早上就开始。

    大长公主府离着皇宫隔着好几道街,并非皇上将大长公主府弄得离自己这般远,而是按律便是如此,王爷府之后才是公主府,大长公主府已是所有公主府里,离着皇宫最近的一座府坻。

    一大早的,皇宫里,未另立开府的皇子还有公主们,个个都穿戴整齐的出发前往大长公主府。

    皇子、公主出行,炎習有着明确规定,皇子先行,公主再动。公主也有年龄大小之分,这没有宠和不受宠之分,皆得按这规矩来。

    皇子嘛,先撇开不提。公主辈中,未出嫁要从宫里出发的,除开身体弱的八公主外,赫连欣仪年龄最大,所以她的马车在公主队形中排在最前头。

    隔着几条街而以,又是天家之子女出行,道路早已清空得一路畅通无阻。马车前往的速度并不费太多时间,按理不到两刻钟便会到达。

    只是路过贤王府所属的街道口时,正掀着窗户看外面的赫连欣仪,眼尖的看到贤王府门口,子夜正一身便装的骑着马,背着他们的方向往街道另一侧走去。

    她本来还没在意,只是撇了撇嘴,表示下自己对他的不屑。

    但与她同乘的另一个穿着华丽中透着可爱的小姑娘,也在探着脑袋往窗外看,同样的看到了子夜的背影,立刻欢喜的惊呼起来,“十皇姐,十皇姐,是十九哥,是十九哥啊!不过十九哥去哪呀?他不去皇姑母那里吗?”

    赫连欣然这样一说,赫连欣仪才反应过来。对啊,老祖宗不是特意传了令到贤王府,要小十九今年一定要参加皇姑母的宴席?

    这个蠢的,一定又是胆子小的又想逃跑。

    赫连欣仪那叫一个气,立刻朝着外面大喊道:“停。”

    她这马车一停,屁股后面跟着停了一长排望不到头的马车。

    贴身宫女探进脑袋请示:“公主,有何吩咐?”

    “让皇妹她们先去皇姑母那,本公主去贤王府和十九弟一起去。”她要去把那胆小逃跑的给抓去,不过她没忘了马车上还有皇贵妃寄存在她这的赫连欣然。

    “欣然,要不你先去皇兄府里,和皇兄一起去皇姑母那?”交给别人她也不放心,放她亲哥哥那,就不会有问题了。

    皇宫里的皇子与公主是早上早早的就会去皇姑母那,但另开府的王爷与郡王,都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职位,一般都是按正常宴会时间的傍晚才会去。

    反正现在去了长公主府,欣然也不见得能真正玩得开心,不若放二可或是九哥那,不只有人保护,她自己也责任小些。

    外面宫女已经让人去传了话,并且马车调了头朝着贤王府与平、逸两王府方向驶去。

    眼看着就要到平王府,赫连欣然可怜兮兮的抓住了赫连欣仪的裙子,“十皇姐,我想夜哥哥了,你让我一起去好不好?”

    赫连欣仪看到子夜的骑着马,已经到了街角,她也没时间再去和欣然多说什么,下令马车快点的去追。反正追到小十九,就一起去皇姑母那,欣然现在在下不下马车应该关系也不大。

    可是等她的马车追到拐角时,见到子夜带着两个手下又进入了另一条小巷。

    能怎么的,接着追呗。

    就这样的,总是差那么点的跟着子夜一个小巷一个小巷的绕着,还好她的马车并不招摇,如果是正常公主的坐架,现在已经天大开亮了,路过的百姓还不得吓死。

    跟着子夜越走越偏,就是脑子单细胞的赫连欣仪,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十九弟好像,故意的在走小道,似乎准备做什么隐秘的事情。

    这下不再是抓十九弟去参加宴会的事儿,她还有种抓到十九弟不为人知机会的兴奋感。

    赫连欣仪本就是个不靠谱的公主,就爱玩,而且偏爱玩刺激的,否则也不会一天到晚的粘着九皇叔,还不是因为九皇叔身边,经常会发生点刺激的事儿!

    等到子夜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角角落停下,赫连欣仪已经在车上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这是她随时准备逃出宫去玩而准备在车上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让人将马车停到引不起人注意的角落,又下令赫连欣然不准下车,保护她的宫人不准跟着。她这才占着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捏手捏脚的靠近了子夜所停的那个角落。

    子夜下了马,寒二与海卫也一同下马,三人皆没有将马固定,而是放开它们。

    三匹马都是飞龙马,就是放开,也不会乱跑,而是受寒二指示的,慢悠悠迈着优美的步子,朝着巷子外走去,但并未出巷子,到了一个石磨旁就停了下来。

    好巧不巧的,赫连欣仪正躲在石磨这儿,蹲在石磨下,一个马蹄子正好停在她的脸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