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第11章、一个天一个地

时间:2018-10-05作者:凕梦

    可九皇叔不蠢,相反,他很聪明,立刻听出了他的另一层意思,“你不喜欢寒二跟着你?还是不喜欢本王安排人跟着你?”

    妹丫的,都不喜欢。

    但这话不能这样说,“九皇叔保护我,我怎么会不喜欢,可我也想保护九皇叔,但没这能力,我只能做到不拖累九皇叔。

    九皇叔,别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最终子夜用几滴泪水,换来了九皇叔的妥协。

    但也仅是妥协了一小步,依旧安排了寒二保护他,不过是在子夜进宫或是进其它府坻时保护,若是他在自己的贤王府,或是摄政王府,寒二会自动消失。

    算是一个临时工般的存在,这点子夜还是勉强可以接受。

    自己小心着些,寒二不会是个泄密的威胁。

    终于九皇叔放了他回去,不过是回他在摄政王府的里的院子,没有再提他出府的事情,这就说明这事儿过了。

    子夜一身轻松的跑下楼,结果还没到一楼,陆管家那独有的声音又来了。

    “老奴的小祖宗,您怎么能这样跑,要是摔着了怎么办,要是气儿不顺了怎么办?慢点慢点,慢慢走下来,要不老奴去扶您。”

    说着,他真做势要上楼梯去摸,子夜忙停了跑改为慢慢下楼,摆了摆右手让他不要上来。

    “陆管家,爷不是废物,哪下个楼还要人扶的,爷自己下来。”

    陆管家最讨厌有人说贤王是废物,别人说他能与对方拼命,可这话从子夜自己口中出来,他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顾着子夜的自尊,陆管家停了脚步没再上楼梯,不过却是双眼紧紧的盯在他的脚上,就怕他一个不小心的踩错了。

    本来下个楼梯是简单到和吃饭一样的事情,结果被这如探照灯一样的目光盯着,子夜真差点儿没崴了脚。

    等他下了楼梯,陆管家明显松了口气的嘴巴又跑马炮起来:“十九爷,您今儿不回贤王府了吧?”

    “九皇叔让我暂时住在摄政王府。”他能反抗不,貌似不能。

    “哎哟喂,那可是太好了。十九爷,您原来的院子老奴每天都让人收拾着,干净着呢。

    您最喜欢桂花糕,老奴这就让老婆子亲手去做。还有您喜欢的洞顶芙蓉,老奴一准儿给你泡得香香的送来。

    刚好严老也在府里,老奴等下便去请他为您请下脉。

    。。。。。。”

    子夜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原来一直都记得,当初自己刚到摄政王府的前半年,因为喉咙受毒的影响而肿痛着,不能吃硬食,刚好陆嬷嬷送来了桂花糕,那东西味道如何他没在意,但用水合着一含就可以直接慢慢的吞了,喉咙不会太难受,所以她吃的也就多。

    洞顶芙蓉,的确是他喜欢的茶,虽然不是顶级荷叶,但他就喜欢那股清淡中带着一丝苦涩之味的感觉,就像是人生,永远不可能总是甘甜。

    还有他不喜欢花,却独爱竹,他不喜脂粉味,却独喜竹香,这些他都记得!

    行为卑微得是个下人,却内心强大如他的父亲!

    一路之上,子夜都没有打断陆管家的话,默默的听着他的安排,直至他把他送到主院隔壁的院子,这也是他曾经住过的院子。

    整个摄政王府,离着主院最近的院子,本来该是王妃的院子,他一到摄政王府时,住的就是这里。

    当初不知道九皇叔为何这样的安排,但当时他没王妃,就当他是临时给他住着养身子,九皇叔从宫中带他走时,向老祖宗保证的就是照顾好他。

    只是没想到,他现在依旧还是让他住这里。

    子夜心中闪过一丝怪异,但一想到他也仅是住个几天,便也释然了,他的家依旧还是贤王府,这里,不属于他。

    其实子夜撇开智商,他的情商很低。

    前世出生就在基地,被当机器人一样的养大,唯一和他亲近的就是首领,还是当他如女儿存在的慈父角色。

    后来死后来到这个世界,一醒来就是救了太皇太后之后,本来身体里的寒毒,加后来的火毒,两者相融后又因药加重的结果,就是他在宫中‘躺’了三年床,被九皇叔接到摄政王府,又是躺了半年。

    就算半年后他能动了,可他接触的人里,除了九皇叔,就是九皇叔身边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来告诉他,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该怎么样,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又什么是友情。

    他对情这个字只是模糊的概念,就像对九皇叔,在他眼中,九皇叔是如他父亲般的存在。

    可也许九皇叔不是这般想,甚至九皇叔身边的人,都能看出九皇叔对他的特别,但他却觉得这是正常的事儿。

    又如陆管家,按这世界的等级之分,无论陆管家心中是何想法,他都没有资格在子夜面前多说什么,可子夜同样将他摆到了护子这个角色,可以任于着他的呗的呗的没完。

    再如太皇太后与皇上等人,他只分对自己有利与有害,不会将他们摆到自己亲人的位置上去,哪怕对方是真心付出,他能做到的仅是暗中保护好对方,一直没有付出多余的感情。

    /

    房间里还是他熟悉的一切,他不喜过多的摆设弄得房间很乱,房间内只要必须品便足以。

    外间只有一副坐塌,还有会客的客桌椅,隔着个巨大落地雕紫竹隔断内,仅有着一张两米宽二米五长的床,还有套书桌椅,后面贴墙的成排书架。

    仅此而以,简简单单,与他贤王府内的主卧一样,但他喜欢。

    只不过这里全是用紫檀木所制,而他的王府内,用的是普通实木,漆上紫檀木外漆。

    这就是有钱和穷的差别呀,一个天一个地。

    一阵头昏感传来,子夜知道他前面吃的药药较要过了,现在不在贤王府,他外带的药又在夜影身上。

    踢了鞋刚躺到床上,瞬间就有股无力之感传来,子夜闭上眼休息,没药顶着,那只能靠休息来慢慢恢复。

    明天,后天,还有两天。

    两天后就是十五。

    他早上是冲动了,这月十五,不知道有没那体力,能够撑过毒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