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武狂潮 第一百六十七章、七剑折!

时间:2018-04-19作者:蓝就

    “无名,你不要血口喷人。”

    对战空间外传来的众修热议声,让第四剑心神大乱,整个人脸色惨白,惊慌失措,完全被无名这一招,打乱了阵脚。

    虽然他并没有将众修的每一句话都听在耳里,可是那为数不多的几句话却也足够了,足以让他颜面尽失。

    而且,因为此事所产生的影响,他和其他六人说是已经废了都并不为过,他已经能够想象自己接下来所要面临的惩罚。

    事情闹的太大了,哪怕仙剑派想对他们网开一面都无法做到,因为其他仙道势力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在众修的讨伐声中,高台上的所有仙道势力长老全都神色大变,而小七剑中另外六人,也全都如第四剑一样,一个个脸色发白,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此刻,或许众修赋予他们的压力,他们还能够抵挡的住,可是莫太冲等人的凌厉目光,却是让他们无法承受,好像数十座仙道大山向前压来,让他们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

    “莫道友,此事我等需要一个交代!”冰云宗的长老,乃是一个三十左右岁的中年美妇,名为纳兰飘雪,生就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身材苗条,体态风骚,粉面含威春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此时,她凤眸冰冷,成熟的躯体微微向前倾斜着,压迫力极强,而胸前的丰满弧度,也是因为她此刻心中动怒,而在略微的起伏着,划出了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度,令人浮想联翩,遐思万千。

    说实话,此次的‘最欢楼事件’,对于冰云宗而言,倒并不算是什么坏事,因为就在其他仙道势力都在遭受众修讨伐的时候,冰云宗却是赚足了名声,因为在场的每一位女修几乎都说出了,要加入冰云宗的类似话语。

    然而,事情又岂会那么简单,仙道势力虽然各自为政,但是却也同气连枝,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复杂关系。

    而且,在这世上,最为和最欢楼不对付的势力,便是纳兰飘雪所在的冰云宗了,由于此宗所修炼的功法的原因,冰云宗的每一位女修都貌为天人,美丽到了极点。

    自古以来,美色无罪,人心有罪,长的一般美也就算了,可是倘若长的祸国殃民那就大大地不妥了,很可能会成为一种灾祸。

    无疑,冰云宗弟子就正是因为长的太美,让世人万般垂涎,最后才致使了以**起家的最欢楼,没少去猎捕冰云宗的年轻弟子,甚至连半老徐娘都难以幸免。

    久而久之下来,冰云宗对最欢楼简直是恨之入骨,没有一刻不想着要把对方连根拔除。

    “莫道友,此事的确需要你一个交代,我等同气连枝,但是也不能什么屎盆子都要一起带啊。”天魔宗长老季霖神色不善,他的话更为直接。

    至于其他人虽然都还不曾说话,但目光却也毫不例外的转向了他,无形中产生的压力,别说是小七剑中的那六人承受不住,就连他身为长老的人物,都快要承受不住了,额头上慢慢有汗水渗出。

    “各位道友,还请息怒,此事我也是不知啊,这几个孽徒,真是死不足惜,我这就处理。”此时,莫太冲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他恨不得出手,一巴掌毙了小七剑七人。

    然而,这七人不同于其他子弟,不仅是十分罕见的一母同胞的七兄弟,而且都命格不俗,天资少见,不然,他们也不会被称之为小七剑。

    要知道,在天剑派像他们这般一样的一母同胞七兄弟,可是足足有着一百对呢,但是能够被称之为小七剑,却是只有他们七个人,可见,天剑派对他们的认可。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背后还有一个牛逼哄哄的师父,一身实力不俗,可比他这个长老厉害的多了。

    “你们几个,还不给我快点滚过来。”莫太冲满是惊怒的低吼道。

    小七剑也就不是他的徒弟,不然的话,他真的就清理门户了,可眼下却是万万不能,不然,他以后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各位长老,我等知错了,还请念在我们年幼无知的份上,手下留情。”小七剑的第一剑仗着修为高深,极力稳住心神,求饶道。

    “还年幼无知,倘若真是年幼无知,你们还会去最欢楼,难道你们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季霖怒喝道,当场让他们哑口无言。

    他们的所作所为,哪能算得上是年幼无知啊,简直就是样样精通的老油条。

    “莫道友,你别和我等说这就是你的交代,莫不成当我等是傻孩子不成。”纳兰飘雪俏脸如冰,就连声音里都蕴含着刺骨的冰寒。

    “就是,莫道友,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拿这种交代来搪塞我等,我等可不是年幼无知的孩子。”鬼王宗的长老--胡塞天冷哼道,本就阴鸷的面容,更是显得阴冷了许多。

    “他们的做派,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天魔宗季霖声音阴冷,吓得小七剑六人面色苍白,体弱筛糠。

    “不过,我等也不会让你难做,至少也要将他们逐出天剑派,至于他们的师父,要是对此不服,想要交代,到时候我等会让宗主亲自去天剑派解决此事。”季霖又道。

    “理应如此,红尘历练,意在修心修德,可是他们呢,却是不思进取,自甘堕落,逐出门墙,都已经算是对他们手下留情了。”胡塞天说道。

    随后,纳兰飘雪,道教长老和佛教尊者,以及一直注视此事的姜婆婆,也都先后的点了点头,神色极其认真。

    “唉”莫太冲心中哀叹一声,他知道他今天已经是回天乏术了,小七剑显然是保不住了,不然的话,他只会得罪更多的人,而且个个都还比小七剑的师父还要恐怖,如此,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也就不用再去考虑了。

    只是在他看来,这是什么破事啊,竟然让他给碰上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想来我这番争取,再加上其他各势力的承诺,就算他想要找麻烦,也找不到我的头上来。”莫太冲暗道一声,随即,也不再犹豫不绝,终是下定了决心。

    “胡子多,你还在那戳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滚上来,还嫌丢人不够多吗。”莫太冲看向对战空间内的第四剑,如惊雷般的厉声大喝,竟是压盖了在场众修的讨伐声。

    听到他的声音,胡子多,也就是第四剑,慌不择路的朝着高台跑了过来,显然,他是猜到了极其不妙的后果。

    至于其他人也是在此时看到了已拍跪倒在高台上的另外六人,全都渐渐地止住了议论声,等待莫太冲接下来对他们的惩戒,以及对众人的交代。

    “哈哈哈,我说胡子多,你也没长胡子啊,怎么叫了这么一个名字,一听你这个名字就是胡扯出来的,我看你都不如叫胡来,至少听上去还好听一些。”

    在众修安静下来之后,无名的哈哈大笑声,几乎响彻了天上地下,这让本就有些慌不择路的胡子多,差点没一个跟头摔倒在地面上。

    “哈哈哈”

    听到无名的声音后,人们轰然大笑,也算是品味出来胡子多名字的意思,更有甚者,更是十分大声的问道:“胡子多,你是不是还有叫胡子长,胡子硬和胡子黑的兄弟啊。”

    “这都什么名字啊,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起的名字,这也太能胡扯了,真是笑死我了。”

    “也难怪他们会做下如此龌龊之事,真是三岁看到老,从他们的名字上面就可以看的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众修的嘲笑声,让胡之多在惊恐之余,也是怒火满胸,至于其他六人也是如此,因为那人竟是说对了,他们当中还真的有人叫胡子长,胡子硬和胡子黑,至于另外三人则是分别叫胡子粗、胡子卷和胡子密。

    然而,饶是怒火满胸,胡家七兄弟却也不敢乱来,此时他们最担心便是莫太冲接下来对他们的惩罚,他们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要完了。

    事情太大了,饶是他们的师父实力强横,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他们,毕竟,现在不单单是众修之怒,还有各大仙道势力之怒,又岂是他师父就可以消除的,恐怕就是天剑派的派主出面都不好解决。

    “给我跪好了,天剑派的脸,各大仙道势力的脸,今天都被你们七个人丢尽了。”莫太冲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有真怒,也有做给纳兰飘雪几人看的心思。

    “诸位,”等到胡子多也跪下之后,莫太冲来到高台前端,拱手面对众人,沉声说道:“天剑派家门不幸,出了七个孽徒,在此,我莫太冲代表整个天剑派深感抱歉,不过我以人格担保,我天剑派,以及其他各仙道势力都与最欢楼并无任何关系,而就算是有,那也只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关系。”

    在说完这些之后,莫太冲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七剑,声音极其沉重而又严肃的说道:“至于我派小七剑所做之事,我天剑派将会做下如下惩戒,那便是将他们七人终生驱逐,永不再收!”

    听到莫太冲的话,众修并无任何反应,倒是七小剑,也就是胡家七兄弟,倒是全都于瞬间内瘫软在了高台上,一个个就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一般,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脸色也苍白到了极点。

    天堂地狱,一朝之间,突遭如此人生变故,胡家七兄弟全都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彻底的蔫了,脸上满是灰败的神色,一个个失魂落魄,就像是丢失了灵魂一样,再不复以前的风光与傲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