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权谋仕途 第2210章 初心

时间:2018-10-20作者:丁公子

    抽完一根烟,秦风心情还是觉得很压抑。wwΔw.『ksnhu『.la在来南华之前,他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真的当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时,他发现自己的心理准备完全不足。这一次,等于彻底与市委一把手万书记决裂了,虽然暂时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朱副总说句话即便管用,可是万泉梁难道就没有更高层的支持吗?

    政治家是最不可信的一种动物,为了利益,他们不会顾及情义,不会顾及颜面,谁挡道就干掉谁。这一点秦风有深深的领会了,霍家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把自己调到南华来,可是当自己真正身处危境的时候,霍家人考虑的更多的是他们的利益,而不是他秦风的所思所想。他不怕为霍家卖命,可是要值得,那是因为亲情。然而当亲情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那这种亲情就要大打折扣了。

    余昔说得对,一个人一旦成立了小家庭,就应该以自己的家庭为重,什么大家庭的利益,到了关键时刻你就会发现,人人都是为了自己。连自己的家庭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家庭责任。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想到这些,秦风的心中充满了悲凉和绝望,心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沮丧和绝望。

    “小秦,你没事吧?”耿静忠从背后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轻声问道。

    秦风连忙扔掉烟头,看了眼耿静忠,吸了吸鼻子说道:“没,我没事,只是想到一些事。”

    “很奇怪,万书记本来卯足了劲要对付我们的,可是最后怎么突然偃旗息鼓了,而且显得很不情愿。”耿静忠低声说道,同时还不忘看了看附近,这番话他不愿意让旁人听到。

    秦风苦笑,也实话实说道:“因为我找了朱副总,搬动二号首长亲自出面,所以他才无法继续自己的意图。”

    “二号首长?”耿静忠震惊地看着秦风,心中无比惊骇,瞬间再次对秦风刮目相看,扫了一眼四周,低语道:“你是说温总亲自给万书记做了指示?”

    秦风低语道:“我猜想是,但是也不能确定。现在的权力斗争和政治生态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糟糕的程度,连霍家都保护不了我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除了他老人家,还能是谁呢。”

    耿静忠实在是无语了,他知道秦风后来很硬,有霍家这样的靠山,可是当霍家都在风雨飘摇的时候,居然需要他这么一个小人物来搬动更大的人物来保护,真的让人太无语了。这个人,实在是太难以揣摩了,他有如此的才华,又有这样的背景和后台,为什么还甘愿做一些最基础又最冒险的工作。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与万书记撕破脸,接下来该怎么办?以后的工作真的很难再开展下去,无论我们怎么做,做得再好,也得不到南华市委市政府的认可了。”耿静忠不由自主也摸出烟点燃,抽了一口,一脸的忧心忡忡。

    秦风忽然昂天笑了两声,反问道:“我们做工作,难道是为了得到认可吗?”

    “那倒也不是。”耿静忠说道。

    秦风正色道:“对得起我们的本心,对得起我们的职责,无论谁认不认可,那又有什么关系?耿局,我现在想通了,随着我们的职务升迁,其实都忘了自己的初心。我的初心是想做事,不是想当官发财,升迁不升迁的,难道会影响我的生活吗?”

    耿静忠一下子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正色点点头说道:“没错,初心,我们都在淡忘,只想得到,反而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你说得对,难道不当官,我们就没有生存能力了吗?”

    “没错,你这么想就对了。”秦风爽朗一笑,说道:“我们只是有些不甘心被人抛弃。可是抛弃我们的人,他们早晚会后悔,我们反而落了一个心安,你说呢?”

    耿静忠沉默了,昨晚秦风开导了他一晚上,其实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反而今天这次会议,当对手图穷匕首见的时候,他的一颗心才算定了下来,他反复琢磨,领悟道一个道理:关键时刻,人都是有亲疏远近的。他以前算是万泉梁的嫡系,但是他这个嫡系却被作为一颗弃子抛弃了,那说明他其实并不是万泉梁最重要的东西。反而在多次战斗中,与秦风结下了情谊,这份情谊无关乎利益,而是一种共鸣和理解,是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信念。

    “老弟,你真的是个汉子。我耿静忠这辈子没佩服过任何人,你是第一个。”耿静忠诚心诚意说道,手掌在秦风肩膀上重重地又拍了一下,低声道:“马上到饭点了,我请你,咱们两兄弟找个地方好好喝两杯,聊个透彻。”

    秦风倒有点为难了,他其实并不想跟耿静忠聊什么,nbsp;该说的话昨晚已经说过了,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好好想想以后的事情。宦海沉浮其实他逐渐已经看透了,起起伏伏的不算什么,只是心里想成就一番事业,想做事的那颗心还没有冷。耿静忠在乎的更多的是职务的变迁,可秦风苦恼的是想做点事怎么这么难呢。任务完成,事情做好了,却被卸磨杀驴,这让人心里不舒服。

    “耿局,这个……就没这个必要了吧。”秦风为难地说道:“我知道你心情很烦躁,可是……我能帮你开解的其实真不多。”

    这时候李长山忽然出现在秦风和耿静忠身后,伸手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秦局,我也正有这个意思,一起去吧。今晚我们就陪耿局好好醉一场,就算是我们几个战友之间互相抚慰了。”

    妈的,秦风心里暗骂,这些老男人,真是的,受不得一点委屈,自己都想开了,他们却反而越来越矫情。想不开又怎么样?没有人会真的安慰你。自己做这些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是因为自己心中不忿,但后遗症却很严重,靠喝酒能解决问题吗。

    “行吧,那走,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去吃点东西,喝两杯。”秦风妥协道,遇到两个无助的老男人,他也是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