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权谋仕途 第1763章 不是东西

时间:2018-10-20作者:丁公子

    最快更新权谋仕途最新章节!

    秦风离开的时候也很愤怒,?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政府机关是幼稚园吗?一个个的都这么任性,你想让谁当市长谁就必须当市长,想辞退谁就辞退谁。如果是这种幼稚园水平,那自己还真不想干下去了。

    银城愿意发展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老百姓的死活管自己屁事,他们可以因为道德优越感赶走一个市长,自然也可以因为道德优越感赶走一个副市长。既然人民这么任性,因为一点道德瑕疵就否定一个市长,那么大家都任性,看看最后吃亏的是谁。大老远从国外赶回来,就得到这么一个结果,秦风还觉得委屈呢。作为上层建筑,白山市委的决议实在让人心寒,你们爱怎么干怎么干吧,爷还不伺候了。

    打车回到市委招待所,秦风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刷完牙回到床上躺下来,秦风的脑子里全是片段。既然银城不能待了,还是为自己早作打算吧,别人谁也不会考虑到自己的感受和利益。去南华吧,至少那里有霍家罩着,受了委屈也有个倾诉的地方。

    掏出手机,想给姥爷打个电话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笃笃笃,笃笃笃。

    这么晚了,谁会找自己呢?秦风放下电话,走到门口问了一声:“谁啊?这么晚了。”

    “秦副市长,我是张秘书长,开门吧,有事找你。”张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声音显得很焦急。

    张奕来找自己?秦风心里纳闷,这么晚了,张奕来找自己干吗呢。是劝说自己不要辞职,接受任命吗?

    秦风满腹狐疑,走到门口伸手拉开门,看到张奕戳在门口,脸色很不好看,笑了笑说道:“张秘书长,这大半夜的劳烦你专程跑一趟,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我明天递交辞呈的时候再说吗。”

    “递交什么辞呈,你可真是够任性的,跟尤天亮果然是好哥们,江湖义气这么重,让组织上太失望了,以后还如何重用培养你。”张奕恼怒地说道,恨其不争地瞪了秦风一眼。

    秦风苦笑道:“你大半夜来找我,是继续批评我的吗?实话我已经说过了,本来我就打算离开银城了,尤市长都下课了,我继续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让年轻人们干吧。反正现在银城的招商引资工作已经做完了,就算是个傻瓜也能当好市长。”

    “越说越不像话了。”张奕指着秦风鼻子说道:“你小子,打算把我和王书记气死啊。你知不知道,你走了差点王书记的心脏病都发作了,简直要抓狂了。”

    秦风摸了摸脑袋,说道:“我可不是故意气他,我是真不想干了。也不想上当,这分明就是个坑,我跳进去万夫所指。”

    “就这么站在门口跟我讲话,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你屋里不会也藏着什么秘密武器吧。”张奕故意往房间里看了一眼,搞得秦风都有些难为情了,好像自己真的金屋藏娇似的。

    秦风侧开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让张奕进屋,笑着说:“我这里除了我这个光棍,什么都没有,注定要让你失望了。”

    张奕进屋后在沙发上坐下来,扫了一眼房间,说道:“泡杯茶给我,我这也累了一天了,到现在还要坚持工作,我容易吗我。”

    秦风烧水泡茶,水烧开后,跑了两杯茶,递给张奕一杯,自己端着茶杯说道:“说吧,秘书长来有什么指示。”

    “我来是告诉你,不许辞职,你就算递交辞职报告,市委也不会批复的。你这是要挟,组织上是不受任何人要挟的。不想干活,门都没有啊。”张奕端着茶杯,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茶叶,喝了一口茶说道。

    秦风坏笑道:“秘书长,那你这算不算要挟?我辞职不行,那申请调走总可以吧。最近几天,江南省与我省的干部交流名单就会发到省委,名单上有我,省委会转发下来。调去江南我的职务也同样提级正处,而且还是实权公安局局长,银城其实对我没什么诱惑。”

    “公安局长?”张奕目瞪口呆,看着秦风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一个干行政的市长,去当公安局长,这怎么可能。你当我好忽悠是吧,南华又不是你家开的店,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秦风道:“信不信由你,我是做行政的,但这不影响我干公安局长吧。我也不是军人,这次不是照样被省军区抽调去给朱副总理做贴身侍卫嘛。张秘书长,喝完茶你就请回吧,我很累,想休息了。”

    “你这是下逐客令吗,秦风,你不要太过分了。给朱副总理当过一回警卫,你以为你就行情看涨,目无领导了。”张奕勃然大怒,秦风这个态度让他非常的反感。

    秦风不为所动,喝了口茶说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从马尼拉回京城,从京城再赶回江州,再从江州赶回白山,真的很累了。为了尤市长的事,我也尽心尽力了,既然组织上已经做出了决议,那我尊重,这还不可以吗?要我怎么尊重领导呢。”

    “你!”张奕气得鼻子都歪了,手指着秦风说道:“好,你的话我会转告王书记的。既然不想干,那就拉倒,我还就不信了,地球离了你秦风还不转了。”

    秦风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冷着脸说道:“好走,不送了。”

    张奕气呼呼地把茶杯都摔了,起身负气而走,临走前恨恨地瞪了秦风一眼,手戳着秦风的鼻头,半天一句话没说出来。他第一次遇到像驴一样犟的东西,简直不知好歹,真不是个东西。

    张奕走了之后,秦风关上门上床,继续睡觉,脑子里却很不宁静,心潮起伏。

    真的离开银城去南华,把自己辛苦多年的努力拱手送人吗?如果银城发展好了还好,万一新上任的人不按照规划来呢?银城的机遇就在这几年,一旦这几年发展不起来,以后就再难出现如今这么好的机遇了。

    哎,做点事,真的好难,修长城这么难,可却总有人挖墙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