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爱金水 第90章:不占白不占

时间:2018-10-02作者:金水林晓慧

    得知伟哥的存在之后,我的心里很窝火!

    我对梅子的好感也自然降低了,她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单纯,她不仅有男友,而且她很爱他!

    她还要把她的身子留给他!

    麻痹的!

    原来我是‘备胎’!

    当然,我也清楚的认识到,不是这个伟哥破坏了我和梅子的关系,反而是我介入了他们之间。

    如果,梅子的哥哥可没有得病,也就不存在我这个介入者,那么梅子和伟哥会快乐的在一起。

    原来,梅子一直说,她只接受她喜欢的人,这是有所指的。

    她已经有了爱的人,所以,她不会接受我。

    原来,我还希望在她面前好好表现,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可以接受我,但现在我觉得这个难度有点大!

    两年时间内,如果我不能取代伟哥,那么梅子肯定会离我而去,当然前提是,她要偿还30万。

    我算了一下,就算他们俩个不吃不喝,那么他们每个月也要赚6000多块!

    6000多呢,这在城里也远远要高于平均工资吧?

    这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梅子就不说了,反正她在我身边,她的收入我能了解,就算在按摩店上班,也应该赚不了。但是那个伟哥呢?万一走了狗屎运呢?

    两年时间,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

    管他的,便宜占了再说。

    我不能给别人白养老婆啊?

    梅子让我教她按摩,我就让她脱了衣服。

    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让我口干舌燥!

    虽然,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我仍然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啊!

    那个什么‘伟哥’,梅子爱你又如何,还是不让你抱,现在却在我面前把衣服脱了!

    我在心里恶心着‘伟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

    梅子的表情有些羞涩不安,双手环抱着胸。

    “金水,你只教了我头部的穴位,面部应该还有穴位吧,你还没有教呢?”她呐呐的说道。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梅子,面部的穴位白天我教你吧,那个又不用脱衣服,懂了吗?”

    “哦。”

    “你脱了没有啊?”

    “脱了!”

    “你要放松啊!”

    “哦!”闻言,她松开双手,端坐在那里。

    我伸出右手,直接就按在了她的胸上!

    那手感真的太美妙了!

    梅子尖叫一声,身子就往后面缩!

    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梅子,在我们中医按摩师眼里,顾客是不分男女的,有病治病,无病防身。现在城里的妇科大夫很多不是男人吗?如果你觉得羞耻,那你就不要学了。”

    梅子在犹豫着。

    “幸好还是我这个瞎子教你,要是换作其它人,恐怕你更不能学了吧?其实不学也没关系的,你现在也算是我的未婚妻,办了酒席之后,在外人眼里,你就是我老婆。我怎么舍得我老婆去给其它人按摩,尤其是男人?”

    一听这话,她赶紧说道:“我学,金水,我学。”

    她肯定想到,要是她不学,赚不到钱,如何拿钱还我?

    “梅子,我是说真话,我是觉得,进城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操持家务就行了,我主外,你主内,多好?”

    “可是,我那样就没法赚钱还你了。”她呐呐的说道。

    “哦,哦,对,我差点忘了。”我点了点头,“那你要安心学的话,就不要顾这顾那的,不然,就干脆别学。”

    “我知道了。”她红着脸说道。

    “那你躺下来吧,这样认穴更准确!”

    她乖乖的躺了下来。

    我就盘腿坐在她旁边。

    那个伟哥,看到没有,梅子被我治得服服贴贴的,要是你知道了,会不会吐血呢?

    哈哈,小样!

    既然我介入进来了,那不好意思,梅子就是我的了,哪凉快哪歇着吧!

    我一边恶心那伟哥,一边把手再次放在了梅子的胸上。

    估计那痴情哥都没有碰到过吧?

    而我可以正大光明的碰,还能摸!

    气死你,就是气死你!

    梅子的脸红得像苹果,两只手抓着被单,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那紧张、无助、羞涩的表情真让人爱怜呢!

    我的手往上移去。

    然后,按到一个穴上。

    “梅子,这是‘天突’,位置在两锁骨的中间,胸骨上窝的交叉处。天突穴的主治病症为:打嗝、咳嗽、呕吐、神经性呕吐、咽喉炎、扁桃体炎、喉咙的疾病。此穴位为人体任脉上的主要穴道之一,我们一般用穴道指压法止咳。记住了吗?”

    我在穴位上按揉了几下。

    “记住了。”

    “你自己用手摸摸。”

    我松开手。

    她自己用右手按了按。

    我把上衣脱了,“你来摸我的‘天突穴’。”

    她坐起来,伸手来摸。

    “不对,偏了,往左一点点,那里微微向下凹,每个穴位都有那种凹陷感。”

    她移动了一下手指,表情很是认真,那种紧张感缓和下来。

    “对了,就是这个地方!”

    她露出笑容。

    “好,你躺下。”

    我的手又伸了出去,毫不例外又摸到她胸上,谁叫它海拔高呢?我就以它为基点呗!

    梅子的脸又红了一下!

    “这里是‘气舍’。它们是成对出现,刚好位于‘中突’的两侧,一根食指的宽度!它主治——”

    “这里是‘膻中’——”

    “这里是‘俞府’——”

    每个穴,我都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梅子的眼中充满了崇拜的目光,让我很有成就感。

    然后,我让她自己按,再在我身上确认。

    梅子学得很专注,那种紧张感渐渐没了,不过身体上的反应却明显起来。

    特别是讲到‘期门’时,我伸出双手托出了那对沉甸,因为那对穴就在山峰下部,峰点正下方,一个很敏感的地方。

    我趁机多揩了点油。

    梅子那羞涩的表情落在我眼里,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傻x伟哥,继续吐血吧!

    还伟哥呢!

    哈哈!

    还是让我金水哥来伺候梅子吧!

    讲完‘期门’穴,我就没有讲了,让梅子自己温习今天的功课,当然免不了我的手还要帮忙。

    在我一本正经的表情下面,是我不能为外人所道的享受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