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爱金水 第45章:好事多磨

时间:2018-10-02作者:金水林晓慧

    因为多年的按摩,我的两只手掌又大又厚实,像两把蒲扇。

    当我双手按在罗春花屁屁上时,她浑身一阵哆嗦!

    我捏了几下,问道:“这力道怎么样?”

    她摇晃着说,“可以,还可以用力点!”

    “呵呵,也是,嫂子你这里肉可真多啊,力小了恐怕没什么作用。”我笑着,大力的摸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给小凤按时,我还保留了一些力气,那么,现在,我就是有多大劲儿用多劲儿,我对罗春花这个过来人可不会怜惜,那就像揉面团一样,尽情的‘蹂躏’!

    “啪!啪!啪!”

    我还不时的拍打。

    那声音听起来好像两个人的撞击声。

    罗春花开始还忍着没叫,但一两分钟过去,她就浪叫起来,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媚,还掺杂着一丝丝痛楚。

    不过无所谓,反正这里离公路远,根本没人听得到,何况这个时候,公路上几乎没有人。

    “嫂子,舒服吗?”

    “啊,舒服!金水,轻点,轻点啊!”

    虽然隔着小内/内,但现在穿的很薄,手感还是非常不错。

    罗春花不停的摇晃着臀部,像发情的母狗在吸引着公狗儿。

    她的声音反过来又刺激着我,让我很是兴奋,我两手并用,折磨得更起劲儿!

    我感觉她把我体内的兽xing给激发了,她叫得越欢,我下手越重。

    “啊!”

    “啊!”

    她一声比一声高亢,不知是痛苦中夹着快乐,还是快乐中夹着痛苦。

    终于,她双脚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太舒服了,金水,没想到打屁股这么舒服!”她气喘吁吁的说道,回过头来,媚眼如丝。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受虐体质’?

    “嫂子,你舒服了,我可难受了!”

    我说着,故意挺了挺胯。

    由于兴奋,我早已蓄势待发了!

    罗春花眼馋馋的看着,一伸手,就抓住了!

    我打了个激灵。

    “好大,像个炮筒子。”

    罗春花的表情如同快饿死的人看到了食物一般,两眼都放着光芒。

    “嫂子,别抓了,受不了!”我后退了一步。

    我的确有临门一脚的感觉了,刚才她的叫声实在太勾人了!

    罗春花舔了舔嘴唇,扶着树杆站了起来。

    这时候,她的长裤还没有提上来,我看到她的小内/内已经看到一片地图了。

    她的手在上面摸了两把,然后色色的说道:“金水,你这么帮嫂子,嫂子也不能亏了你是不?你不是想女人吗,嫂子、嫂子今天就成全你,让你做一个男人!”

    我一听,心里大喜,她果然被我勾起裕望起来。

    不过,表面上,我虚伪的说道:“嫂子,哪怎么行呢,你是有夫之妇,水根哥会打死我的。”

    “你怕个啥啊,你不说我不说,哪个知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之前,张大龙和吴丽珍搞破鞋,还不是让人知道了?”

    罗春花脸色一紧,随及说道:“那是他们做多了,就不小心了。我们就做这一回,没人知道的。你放心,这里离公路远着呢,谁会这个时候钻到这里来呀!”

    “嫂子,我可什么都不懂呀!”

    “嫂子懂呀,嫂子教你,包管你舒服!”

    “嫂子,这可是你主动的,你可别说是我勾引你!”

    “你这小瞎子,心眼还那么多,是,是,是我勾引你行不?”她媚笑着,提起裤子,上前走了两步,一把就扯下我的裤头!

    她‘啊’的叫了一声。

    我假装害羞的用双手捂着。

    “金水,你、你等下,嫂子尿急!”她一脸通红,转身往旁边一棵大树走去,然后转到树后蹲了下去。

    我咧嘴笑了,终于要得手了。

    什么水根哥,我现在脑子都被裕望充满了,全身血液沸腾。

    马上,我就要和罗春花这个小媳妇来场野战了!

    我仿佛是一名随时踏入战场的战士,就等着冲锋的号角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罗春花一声惨叫!

    我一下蒙了。

    然后,听到罗春花大叫道:“金水,我被蛇咬了!”

    我靠,不会逗我玩吧?

    裤儿都脱了,你说你被蛇咬了!

    然后,我就看到她踉踉跄跄的从树后转出来,脸色苍白,裤子还提在手上。

    看来不是开玩笑。

    我手里没有盲棍,只好伸着双手,大步走了过去。

    因为这是在林子里,照说,我这个瞎子不可能走得这么利索,但现在情况特殊,而罗春花也不会留意到这个细节。

    “嫂子,你在哪?”

    走近了,我还是问了一声。

    “就在你前面。”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倒底怎么回事啊,咬到哪里了?”我急切的问道。

    夏天林子里的确有蛇,估计是她撒尿时,那骚味儿把蛇给引来了。

    “咬在屁股上。”她难堪的说道,“会不会是毒蛇啊,我感觉屁股麻了!”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刚才的一腔热血全退潮似的消失了。

    她蹲在那里,我转过头去,果然看到白生生的屁股上有明显的牙印。

    关于如何辨别有毒蛇和无毒蛇,我倒是听师父说过。

    我转到树后看了一下,已经没有蛇的踪影了。

    mmp,要是发现了,非打死它不可,坏了老子的好事!

    找不到蛇,只能从蛇的咬痕来判断有毒无毒了,我自然不能用‘眼睛’看了。

    我只好对罗春花说道:“嫂子,你是啥感觉?”

    “痛,有点痒,金水,我是不是要死了?”罗春花带着哭腔说道。

    我们村子里以前是有人被毒蛇咬死了。

    “嫂子,你千万不要激动,否则,真是毒蛇,毒液会快速进入你的血液中。镇定,我会处理的。”

    “你咋处理啊,你又看不见?”

    “我用手就能感觉是不是有毒无毒,师父教过我的。”

    其实,那是假的,我就是要看看她的伤口。

    我的手往她屁股上摸去。

    这次,她是连小内内都没有穿的。

    我的眼睛看仔细了,屁股上有两排细细的齿印,血是鲜红色,伤口只是红肿了。

    我松了口气,可以确定是无毒蛇,如果是有毒蛇,会留下两个或三个较深的齿洞。

    我的手摸到了伤口,然后说道:“嫂子,你可以放心了,是无毒蛇,那牙印很浅,而且是两排。”

    “你确定吗?”她仍然很不安。

    “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我师父啊!”

    “可是,很痛啊!”

    “痛就是好事,要是不痛,那才有问题!毒液能麻痹人的,让你不知不觉中毒死了。”

    “哦,哦,你这么说,我放心了。谢谢你,金水。”

    “谢什么呀,有纸吗,我帮你擦擦。”

    如果是有毒蛇,我还得帮她把毒血挤出来,或者用嘴吸,现在没这个必要,只是她的小内内都染了血。

    她摸出一叠纸巾给我。

    我帮她把屁股擦干净了。

    出了这码子事,我们也没有心情办事了,她的屁股都还疼着。

    她也没去镇上了,我们俩个一起回村。

    到了村口,她觉得的确没事了,才说,另找时间约我。

    这又让我期待起来。

    两天后,她的电话就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