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爱金水 第24章:蒙混过关

时间:2018-10-02作者:金水林晓慧

    房间里,那妹子把衣服脱光了,我也脱了上衣,正要掏钱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当然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那妹子的脸也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嫂子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妹子,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那妹子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心想,幸好你们来早了,要是晚来几分钟,我和这妹就滚床单了。

    那妹子一听这话,又紧张了。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妹子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妹子?”

    “对,对!”那妹子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妹子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那妹子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汪金水!”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国邦,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哥哥,谢谢你了。”妹子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妹子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唉,我这个瞎子破个处容易吗,就这么黄了。

    接下来,我就找到一家网吧。

    然后找到一个网管,让他帮我把手机里的视频复制在了u盘里。

    做完这些,我便兴奋的打道回府了,虽说今天差点干了件大傻事,但是好歹也把u盘的事给弄好了。

    这下就等着让张大龙为他想睡我嫂子付出代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