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七十九章韩王之死(1)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王宫之中,此时的韩王安,正端坐于王位之上,神色复杂无比。

    叹了口气道:“韩老,李老,城中情况如何?”

    或许是听到询问,后方出现两道身影,而那被称之为李老的人,阴历着脸说道:“情况不是很明朗,我已经命令禁卫军出动,负责护送嫔妃等去往安全所在。”

    “至于城中情况,满天的寒玉蝙蝠存在,造成城中伤亡惨重,而主谋饮岁寒却迟迟未曾出现,这对我等不利,而祠堂那边却不愿意插手。”

    听着李老的汇报,韩王安与韩老都是一阵心寒,都如此地步了,难道他们真的忍心如此多的韩国子民,死于非命吗?

    “哎……十绝强者的确是他们也不愿意得罪的,看来他们已经准备拿一城来求一安稳了。”韩王安低沉的说道,语气充满无奈。

    “大王不必如此,祠堂中人年事已高,功力已经不如往年,终究不敌岁月的摧残,与能够匹敌大宗师级别的十绝人物来说,确实不宜开战,只能息事宁人。”

    韩老分析着其中缘由,给韩王安道明情况,但是这些浅显的道理他也懂,只是不甘罢了。

    嗯?

    韩王突然察觉,四周为何寂静起来,按理说此时应该纷纷扰扰的,毕竟已经命令过他们都去避难来着。

    “呵,看来我这王宫来了,了不的人物啊,竟然能够不惊扰暗卫的情况下,出现在我的王宫之中。”

    韩王安,不由凝眉说道,语气不乏调侃。

    这时,空气之中出现无形波纹,一道道金色咒纹出现,遍布四周,地上也正在蔓延,金色的咒纹呈现蜘蛛网一般的形状,而来者却如同等待虫儿上钩的猎手。

    此时就见一行五人出现,为首的是一位老人,手中提着一根玄铁杖,其上挂着一个酒葫芦,而另一手正捏着道诀,神色平静。

    看着为首的老者,韩老明显一愣,这人他认识,正是跟随韩毅其女儿的那个老人,好像叫什么“牧九歌”来着。

    “你不是十公子的手下吗?怎么也要掺合这种事端里,就不怕给你主子惹上麻烦?”韩老,色声历俱的说道,语气沉重。

    韩王安还是端坐其上,早已经不负曾经,臃肿的身子给人很是好欺负,但是眼神却格外明亮,一身沉厚的真元气势,却是汹涌澎湃。

    “是老十派你来的吧,让他亲自来见我一面吧,有些事还是说说为好。”

    韩王安怎么也想不到,韩毅竟然会派手下过来,只是其中目的韩王也心知肚明,毕竟两人关系已经是进入了冰层。

    然而果然不出他所料,牧九歌点了点头,算是承认是韩毅派过来的,然后笑着说道:“见就不必了,主人来时吩咐过我等,如果硬是要见,那么就拿人头去见吧,至少这次主人是下定了决心的。”

    震惊,韩老眼神露出惊骇之色,这是要弑杀亲父啊,这是大逆不道啊,而且他是最知道方面内情的,对于这种结果,就算是他,也不由唏嘘。

    “阁下既然是我儿手下,那么应该知道我等的实力吧,难道他就这么放心你们,能够杀了我?”韩王安对之倒是不在意了,因为韩毅的纠结他看出来了,只是此刻出手,确实出乎其意料。

    要知道现在正值大敌当前,出现不可挽回的地步,就真的晚了。

    牧九歌不以为意的看着三人,笑了笑,然后说道:“哦,那不知道我百鬼咒师的称呼,够资格了吗?”

    牧九歌的话,让韩老忍不住一惊,百鬼咒师那可是五十年前的人物啊,当年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最后失败,但是却拼着重伤,最后以诡异的咒术,与神秘的阵术,在大宗师这般可怖的强者面前逃脱。

    这事在方年可是震撼世人啊,挑战顶在头顶的天,而没有当场死亡,硬是活了下去,也为打破纪录一种保持。

    只是后来一直不见其踪影,不曾想此时却有缘得见,却是兵戎相向,忍不住让人唏嘘。

    每一个阵术师都是高傲的,真要以力压制,也不过适得其反,甚至会在关键时刻反噬一口,从帮助韩毅布置阵术在城外四周压制的那对夫妻二人,就能够看出一点,而另外一人则更加的决然。

    更别提牧九歌除了阵术师的身份,更有咒术师兼修,一身诡异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而他竟然甘心当韩毅的属下,这就不可思议起来。

    既然对方介绍了自己的跟底,那必定是对于自己有着绝对自信,而对方看情况已经来了一段时间,那么四周必定已经布置妥当,与咒术师还有阵术师为敌,要做的就是提前剪除,不给其机会。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而且对方修为的深不可测,以自己三人实力,还真不见得能奈何对方,但是其却带着手下四人过来,还真是谨慎的主呢。

    韩王安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一时间也不想动静,只是默默的叹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

    二十三年前……

    新郑王都,那时的韩王安才登基王位不久,但是已经初露锋芒,四处征伐,韩国实力蒸蒸日上。

    但是……

    “大王,你这第十子要不得啊,我的卦象显示,日后韩国必定因其而走向深渊,他是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啊!”

    一面容憔悴的男子,正竭尽所能的劝解道,苍老的皱纹布满面孔,看着就像五六十岁的老人。

    听着这话的韩王安,脸色不是很好看起来,自己即将出世的第十子,被其认定为灾星,换谁谁不好。

    “区区预言而已,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何种境遇,就这样让我第十子背负这种罪,你是何居心,要不是你们一脉与我韩国王室道不明的关系,就你这句预言,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韩王安略微退了一步,想给对方一个台阶的空间,只是不曾想对方竟然再次得寸进尺。

    “大王,留不得那第十子啊,那是灾星,命运之中不存在他的身影啊,这也是变数啊!这会引导韩国走向灭亡的啊!”

    “一派胡言!休要再提,给我赶出去!”

    禁卫军将那男子赶了出去,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他的父亲,也就是上代韩王。

    “他吉木一脉的预言,从未失手过,这次也必定有其缘由,我也决定,那孩子不能留!”

    上代韩王义正言辞的说道,话语中全然没有将即将出世的韩毅当其亲孙子看待,对于威胁韩国稳定的,他都会给予毁灭打击。

    毕竟预言师吉木一脉,为了他们韩国王室,出力非常,要知道探究天命的人,可都是会折寿的,而且特别是吉木一脉的人,还没有封寿的手段,这便导致刚才那男子本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年纪。

    却而成就五六十岁的面孔,苍老的让人心慌,这也是韩王安没有不顾后果的对他出手的原因,他们韩国王室一脉,确实亏欠吉木一脉太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