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七十八章戏台的布置,谁人唱!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一行三人,此时感觉头皮发麻,对于后面的东西,都是敬而远之,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谁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危机等待着他们,光后方那诡异东西都够他们受的了,更别提其他。

    不过也不怪乎他们运气差,是这地道刚好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正好路过停留在此上方的客栈处,不过也算他们运气好,处于吃饱状态的诡异恶灵,对于姬无夜手中的玉符也是略显忌惮。

    再加上本身也不在乎溜走几个,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方有的是猎物,何必在意。

    于是在三人行走了一段距离后,那股诡异感总算消失不见,不过这一份惊险却让三人都是额头冒汗。

    “走,不要停留!”

    姬无夜阴晴不定的眼色透露着寒光,这种生不由己的感觉无论体验过几次,都不是那么舒服的,越发让其心中野心滋生。

    ……

    城外山峰之上,刚好处于瞭望城中之景位置,从这里可以看到城中的骇然之景。

    天空宛若乌云密布的寒玉蝙蝠,彻底的将新郑王都给包围了下来,四个城门都被攻陷,火焰在城中肆意燃烧,因为那是唯一可以让寒玉蝙蝠忌惮的东西。

    只要是动物,都对“火焰”有着本能的忌惮,只是多少而已,而居民惨叫哀嚎,被寒玉蝙蝠扑倒啃食的场景,却是让人汗毛倒立。

    一些高手组织反扑,但是在密布的蝙蝠群中也是艰难撑住,军队组织车架,点燃火焰在街道拼命,然后组织居民逃向避难所。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寒玉蝙蝠的阴影之下,有些人明明没有被其攻击到,却无故倒地,死于非命。

    诡异的身影不断出现在阴影角落,吞噬着无辜人的生命,甚至他们连叫声呼救,都来不及。

    街道角落,奔跑路上,房顶跃进中,都不断有人死去,而尸体却被寒玉蝙蝠掩盖,造成根本没人发现这其中的原有,就算有,也不过是理解为被寒毒侵体而亡,毕竟寒毒的诡异性,确实让人望而生畏。

    而且夜晚本就视线受阻,再加上根本没法顾及他人,自己都不见得安全,那里还有机会去理会。

    山峰之上并肩而立着两人,看着宛若末日一般的新郑王城,发出叹息,肆意的杀戮,寒玉蝙蝠的可怕,这种情况下想要阻止,以他二人之力不过是进去送死罢了。

    “儒兄,你们儒家所支持的韩国四公子,你不去护佑一下,难道不怕其有个三长两短?”

    边上一穿金丝锦袍的肃然男子,忍不住打趣道,想要看对方做出何种选择。

    而被他询问道的儒袍男子,则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口中也跟着嘲讽道:“我做何选择,与你何干,你还是关心关心你法家的未来高徒吧,连逆鳞剑都舍得交付,就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碍事,我法家门徒甚多,韩非虽然重要,但是却也没有重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毕竟契合逆鳞剑的,也不是只有他,最多再换个主人,甚至还能再次积累一部分底蕴。”

    锦袍男子对此浑然不在意,逆鳞剑真正的秘密,可非同寻常,从古至今换了多少主人都不知道,每个契合者手中的逆鳞剑,都不尽相同,所以也就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

    但是有一点他们知道,每一任主人都会进入必死的宿命,就算不死,最后逆鳞也会被自己身后的法家回收,他们可不允许逆鳞真正的被其他人染指。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却是两家浮现在表的勾当,至少两家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也比较其他门派,联系也更加的紧密,不过有些东西争还是要争的。

    不过就在这时,空气温度徒然下降,四周一片寂静,草虫等都不再鸣叫,在一瞬间寂静下来,透露出一股诡异之感。

    “有人!”

    儒袍男子第一时间察觉,身为宗师二境的高手,对于四周气氛的徒然变化,却是敏感异常,当即一声喃语提醒边上男子,自己则回身戒备。

    但是随即而来的却是一道惊鸿之影,黑夜之中夹杂白色虚羽,却是一把美丽无比,充满典雅气息的单刃剑,正极速斩来。

    寒意逼人,却是那使剑之人,而剑的本身却不透露一点杀气,那使剑之人根本没有丝毫隐藏气息的自觉,因为他根本没有将这二人放在眼中。

    噗……

    噗……

    两颗头颅被斩,而来人收剑一横,剑身上不留丝毫鲜血迹象,其面上根本不甚在意,就如同碾死了两只虫子一般。

    二人极尽所能的抵抗,只是换来徒劳而已,而掉落在地上的还有两人用来抵挡的武器,呈现折断形态,平滑无比,就好像没有起到其应有作用。

    “两只观望的虫子,却不知道挪挪位子,这里风景不错,两人倒是挑了个好地方。”

    饮岁寒站立眺望远方,这里恰好可以看到新郑全景,忍不住喃喃自语,对于其眼中的所谓虫子给予表扬。

    感受着远方新郑王城那浓郁的阴寒属性真元灵气波动,却是那些寒玉蝙蝠吸食人血后的中和作用,而这对于饮岁寒来说,就是绝佳的天然场地。

    简直就是为他建造的绝佳主场,而这也是他为自己挑选的战场,等待那人的到来。

    同为十绝强者的“无名”

    而饮岁寒却不知道,他的一切都在韩毅的掌控之中,一个人的性格虽然需要后天养成,但是先天却已经注定,改得了一时,却改不了一世!

    这也算是韩毅的失算吧,这个“镜面人族”的存在,虽然有着韩毅的饮岁寒期间的修改记忆,但是性格却也不会朝着既定方向而行。

    而且韩毅也没有料到,那道诡异门扉当时抓出的手,所留下的黑色不详气息,却被这个饮岁寒吸收了,这也预示着另一个变数。

    活的越久,越是精!这也是韩毅所没有料到的一点,有时候希望还是抓在自己手里,更加的使人放心。

    饮岁寒闭上眼,感受到一股决然的剑意,那是一种渴望,却又期待的剑意,更有一种一往无前。

    而其中却也有着一种悲伤莫名的奇怪气息,正从东方而来,速度不快不慢,好似在调整自己气息,使得其进入最佳状态。

    而这股气息,正是饮岁寒等待的人,也是他为之想要一决的人,不过他可不会没有一点准备……。

    望着城中那到处肆虐的寒玉蝙蝠,还有“它们”为自己准备的绝对主场,冷笑着,他不怕无名不进城,对于以正义自衬的无名来说,断然不会弃这些民众于不顾。

    这就有了让对方死战的心,毕竟同为十绝,都明白真正想要杀掉对方所代表的困难程度,难!

    但是却不代表绝对,只要机会到,那里还有不可能的。

    “今晚,大宗师境界,已是囊中之物,就拿无名的血,成就我的一番功绩吧!”

    饮岁寒冷笑,随即起身朝着城中赶去,先去一分,就多一点时间的布置,也能更好的占据上风。

    ……

    韩毅此时正在一处楼阁中靠在窗户,看着满天的寒玉蝙蝠,却是惆怅不已,因为这些寒玉蝙蝠已经算是被他舍弃了,而自己饮岁寒的身份,也可以在这一场闹剧中彻底洗去。

    而见证者,却正是素来有着“正道巨擘”之别称的“无名”,这个为了江湖安定,而奔三跑四的家伙。

    想必那些还在怀疑的老家伙们,也该歇歇了,不再一而再的惦记自己,毕竟自己的成就本就充满传奇色彩。

    而造就这一传奇色彩的里面,有些什么,他们惦记的不是一天两天,只是没有付诸行动而已。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也该突破大宗师境界了!

    眼中闪过异光,看着正在肆意跟随寒玉蝙蝠吞噬生灵灵魂的恶灵,微笑的脸更加的充满阳光,对之很是满意。

    因为自己突破可是还需要这些诡异恶灵的帮助呢,他们越是欢,自己就越加的开心。

    他的野心不小,极致的阴,极致的阳,都被他给练成,但是他还不满足,一直以来幻术修为天赋异禀,甚至比之武功更加的擅长,怎么可以放弃。

    他要补全,要么不突破,要么就站立顶点,十绝都非常人可以度之,一点落后,都可能导致在其中难以站稳脚跟,以他的傲然,怎么可能会甘心垫底呢。

    “戏台已经布置好,就看本座导演的这出戏,那些人是否满意了!人生如棋,戏剧人生,谁又能游走与外呢?”

    韩毅将窗户关上,不再关心外面的事,而是目光落在屋子中正站立不安的,几个诡异恶灵身上。

    或许是察觉到韩毅的目光,几个恶灵都是一阵寒意,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几头比他们更强的恶灵,被其活活吞噬。

    “喂养你们也花了本座不少功夫,现在还回馈本座的时候了,城外布置有封灵阵与镇魂石,你们还想逃过我的手掌心?”

    对于那些发现自己布置的恶灵,而做出的逃跑行为,使得韩毅不得不提前抓住吞噬,至于那些弱的可怜的家伙,却是放任不管,毕竟他们也逃不出去,镇魂石断了他们一切希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