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七十一章目的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韩毅与不知名存在继续攀谈起来,而对方也很是乐意。

    “说说吧,你最终的目的!我想你这么大费周章将封印之中的我们惊醒,不可能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目的。”

    未知存在喃喃说道,但是话语却让韩毅不是很反感。

    韩毅点了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说道:“我的目的是,如何能够没有一点副作用的复活一个人,我想你们“镜面人族”存在的历史这么久远,对于这当年应该有足够见解。”

    “哦?复活一个人,灵魂还在身体之中吗?身体保存完好吗?”

    未知存在却是不答反问,这或许也算是一个卖人情的交易,给予对方映像分,也能给自己族人少点阻碍。

    “身体完好无损,只是灵魂却溃散全身,就如同附着在身躯之中,就算我也无法将其聚拢成形。”

    韩毅再次点了点头,名言说道。

    这一下,轮到未知存在愕然了,不过马上他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有趣,看来你被骗了,那分明是当年我们的“镜面人族”未封印前与你们人族所生的后代,所继承的力量之一。”

    “怎么说?”

    韩毅冷静下来,思绪着。

    “当年我们纯粹的“镜面人族”被全族封印,还不是因为有内奸的存在,而这些内奸没想到直到这个时代,却还存在着后代,没有被迁怒,真是他们的幸运啊。”

    未知存在语气变的渐渐激昂起来,对于那些内奸他们可是极为痛恨的,不然也不会导致被封印于这个不见天日的世界之中。

    “你说要救的那个人,不过是假死而已,因为对于镜面人来说,只有斩掉头颅才算死亡,不止死亡可以作假,而灵魂也是可以作假的。”

    韩毅闻言,眼睛微微眯上,心中有喜悦,也有激愤,这时明知道自己被东方晓烟给骗了,但是却不自觉的心中隐隐有着窃喜之感,但是面上却是呈现愤怒之色。

    这或许就是爱之初,恨之惬吧。

    “既然如此,就谢谢您的回答了,我很满意这个回答,期望我们能够有见面的一天,我算是承了你一个情。”

    “见外了,另外希望你遵守您的承诺,我“镜面人族”也期望能够有着光明的明天,而我本人也很期待与阁下的会面。”

    两人最后一句道别,巨大石门也直接关闭了,消散在空气之中,不复存在,但是地面上那诅咒的气息还是存在。

    黑色的焦土,弥漫的诡异黑雾,这便能够想想,对方的实力是有多么的可怕,不过韩毅却不在意,因为他自信他必定也能够成长到那一步。

    这是他的自持,也是他对于自己的自信。

    而地上趴着的镜面人一动不动,宛若死了一般,不过这却瞒不过韩毅,走过去,一脚踏在了对方胸膛之上,力道之狠将四周地上都压榨出一道道裂缝。

    “别装死,不然本座不介意送你真死一次。”

    听到韩毅这般说话,对方这才开始挣扎起来,然而被韩毅给踩的根本没有脾气,就如同孩子与成年人的差距。

    “呜呜呜呜……”

    对方根本不能说话,就算说话,也全是不能懂的奇怪呜咽声,让韩毅很是心烦。

    掏出一枚红色血晶,这是几天前抽出的自己的血液,凝聚成的血珀,然后粗暴的一掌砸在对方胸膛里面,凹陷出一个坑,就如同黑色的稀泥一般。只是没有那般恶心而已。

    红色血珀破碎,化作点滴血液进入对方体内,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对方黑色的皮肤开始渐渐变的有色泽起来,眼睛眉毛也开始缓慢生长,竟然向着正常人类外形靠拢。

    不一会,便开始化作一个打着裸身的男子,头发也渐渐生长,化作黑色披肩长发,英俊的面容也浮出于表,修长的身躯给人的感觉是略微瘦弱。

    眼皮子开始颤抖,准备睁开的时候,韩毅一把抓住对方脖颈,自己眼中闪烁出诡异色彩。

    韩毅进入了对方真识里,略微稚嫩的真识中,也在渐渐扩张成形,而且竟然建设的于韩毅脑海真识极其相似,无数的记忆前段凭空产生,竟然也是根据韩毅的记忆而生成。

    这让韩毅不得不承认,对方“镜面人族”的天赋能力却是逆天,复制下,竟然能够连同记忆也跟着复制出来,而且不止是记忆,竟然对方躯体之中渐渐诞生的一股真元,也与韩毅靠拢。

    但是韩毅会让其如意吗?

    如果这样的话,不就是给自己添堵吗?有着自己记忆的存在,还有着自己力量的存在,这不等同于将自己的秘密公布于众。

    于是韩毅看着天空其脑海真识之中,那些浮现的记忆碎片,露出神秘的笑容,双手开始不断的挥舞,指挥起来。

    有的记忆被打碎,彻底泯灭,而有的记忆却被他给拼凑起来,不断的拼接,韩所给其留下的,不过是自己化身“饮岁寒”时期的记忆前段,而且还被韩毅点点滴滴的开始修改起来。

    至于其中的漏洞如何补上,这就不是韩毅所在乎的了,因为他本身只是想要给自己“饮岁寒”的身份找个替罪羊而已,不过能力太低可不好,故而无数武功绝学,韩毅也纷纷给其留下。

    搞定之后,韩毅真识朝着其真识深处,狠狠的扫去,要残缺不全的意识被韩毅捕捉,然后给泯灭当场。

    “果然你会留下后手,幸亏这是我自己的记忆,也算是我的主场,想隐瞒下去根本不可能的。”

    韩毅笑了笑,出了这位以后会是“饮岁寒”的真识之中。

    出来后,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开始缓慢继续转变起来,黑色的披肩长发,也渐渐化作苍白之色,身为男人,韩毅还是不自觉的朝着对方下体瞄了一眼。

    然后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对比一下,觉得没有自己的壮观,便不再打扰其向着自己所想要的方向进化了。

    这时,剑奴从山下迎面而来,手中捧着新的衣物,还有飞星剑壶,恭敬的在韩毅面前弓身说道:“主人,下面人所做之事,奴以全部打点完毕。”

    “知道了,下面按照计划行事,去吧,玉厉云交给你解决了吧,本座就先离开了。”

    韩毅吩咐了一下,便在剑奴面前走过,渐渐消失不见。

    而剑奴则是看着那不断变化的“饮岁寒”,还有躺在地上已经是死志无疑的玉厉云,叹了口气,然后操起边上的“不世锋”,挥手一剑就将其给割喉了。

    玉厉云好似看到了曾经一般,回忆过往如烟的事,带着最后一口气的渐渐消散,死亡于此。

    “何必呢,唐季也是,你也是,都死了啊……。”

    剑奴蹲下,单手拂过对方睁大的眼,让其闭合上了。

    这时,始终不见睁眼的“饮岁寒”睁开了眼睛,一道彻骨的寒光迸发,方圆千米都能感受到其可怕的压迫性气息。

    在见到剑奴后,一挥手间,其捧着的衣袍便飞了过来,被其一个侧身间便穿上了,搭配的黑白两色玄衣,使得对方俊逸的面庞更加的缥然。

    飞星剑壶被他一把抓在手中,两把剑迸射而出,“轻羽”“泰若”剑相交插在地上,剑的鸣动之音霍霍。

    “剑奴,计划进行的如何?”

    沉声的询问,压迫的语气,无一不显示出其的高傲。

    “一切都在稳步进行当中,只待信号,便可助主人进行最后一跃。”

    剑奴根据韩毅安排好的说辞言道,对于这个“饮岁寒”的存在。他虽然错愕,但是也浑然不在意,因为他的主人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韩毅”,而非这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可怜存在。

    因为其始终活在韩毅编制下的记忆之中,无法自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