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六十四章刀剑对决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既然对方出手,唐季怎么可能还会留情,刀者一但出刀,那么便誓不回头。

    转身横切一刀,快若惊鸿,隐隐的杀伐之音鸣唱,空气在这一刀下都仿佛切开,产生的摩擦让刀身震动。

    锵!

    两人对上一击,刀与剑的碰撞摩擦起火光,剑奴的剑影散开,在身周环绕,给人视线错觉,但是在与唐季的名刀之下,却是隐隐受挫。

    两人斩出的刀光剑影,迸射四周,使得山石崩塌,巨大的山石被切开一个平滑的横切面,树木则齐腰而断,茂密的秋叶落下,吊坠着二人的战场。

    二人在落叶下交错,眼中的冷意越来越重,一剑,一刀,铺写着刀与剑的争端。

    剑奴的剑,使的越来越快,一剑密过一剑,如同海浪一般延绵不绝,滴水不漏,使用的幻术也不时在干扰着对方,毕竟人是视觉动物,就算对方习得能破自己招式的办法,但是也难免会受到影响。

    被干扰幻觉的唐季,无时无刻不在警惕,凭刀势的直觉,倒是不怕剑奴那无处不在,延绵不绝的剑势,但是理论是理论,只有真正战过,才能知道剑奴的可怕。

    不过他不在乎,他自己的刀上附着着自己的力,以力抗击,以点破面,就算视线被干扰只要找对点,就能让对方试试其刀的锐利。

    两人边战边寻思着对方弱点,砍出的火花迸射出绚丽,一时之间已经五十多个来合,战的有声有色。

    “浪层千叠!”

    剑奴虚晃一剑,回身一步踏出就是紧随而跟,手中之剑化作虚影,而这些虚影却给唐季带来一种致命威胁,因为刀的直觉表示,这些全部都是真的。

    剑奴剑中藏招,这一招他是根据海浪原理寻思的,水有形却也无形,千变万化,延绵不绝,让人防不胜防,想要抵挡那么只能有着跟他一般的速度,水蓝色的剑气一点一点的推进,看似缓慢,却快到极致。

    唐季一看既然挡不住,那么何必要防,脑中直接一股无名业火升腾,你既然如此行事,那么我也跟着来上一刀,就看谁更狠辣。

    “一刀拂晓!”

    泛光的刀影斩出,如同明日升起时的一缕光芒,美丽却又致命,刀光让四周的风都跟不上其步伐,而这明显是不要命的一击,就看谁先怂。

    剑奴一看,察觉不好,因为此时他还有任务在身,怎么可能跟其死磕,于是剑招变化,该攻为防御用来挡住其可怕刀势。

    锵锵!

    轰!

    剑奴剑势一变,使用借力卸力,将其攻势引导开来,可怕的刀光一闪而过,落在了身后树林,几十颗巨树被这一刀拦腰斩断,根本毫无阻挡。

    顺势守住身形,抬掌相迎。

    唐季一看对方不想来个鱼死网破,给卸去了刀势,心中不语,再一看对方竟然想乘机抬掌攻击自己,便也横着刀,一拳跟了上去。

    真元裹协的拳头,威势无匹,与剑奴裹带下的掌力,轰然而至。

    嘭!

    一掌一拳,爆发可怕波动,将此地吹袭的一片狼藉,两人寸步不让,在上前攻势加剧,一时间刀剑,拳掌,都是给二人使用的淋漓尽致。

    每一刻都是生与死之间徘徊……

    ……

    山颠之上。

    韩毅捂住伤口,血迹不断渗出,口中甚至流出黑色血液。

    “剑奴,你是想背叛本座吗?”

    此时他面露怒色,很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那熟悉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跟随自己最早的那批人,怎么也不敢相信对方会去背叛他。

    “剑奴”抖了抖手中剑上的血迹,银白色的长剑,给人无比绚丽,但是上面发出的气息却是让人胆寒。

    “主人,这是我特地为您准备的“不世锋”,采用你地宫中“脉血银”打造,其中的毒素可以有效的克制你的“无死劫体”,让其恢复能力受到制限。”那剑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面部很是僵硬。

    给人的感觉就是,带了面具一般,而也却是如人所想,剑奴说完这话后,缓缓将手放在自己面目上,往边上一撕扯,一张完整的面皮落在他手中。

    韩毅看着此人,顿时明白了。

    “是你,玉厉云!剑奴人呢?”随即转移话题,询问真正的剑奴在哪里。

    玉厉云看了看青铜巨门,上面的画面让他还是心有余悸,连韩毅都为此损失双手,看来布置的没有错,这局……他胜了一半。

    不过还是不能够大意,因为对手可是“十绝”,就算他实力十不存一,再加上自己给用“脉血银”的克制下,也会随时翻出去。

    “剑奴被我叫人给拦在了山腰,他上不来的,因为他的对手是唐季,虽然他实力逊色于我,但是对付剑奴棘手的幻剑,倒是不二人选。”

    玉厉云此时苍老的面容,罕见的露出笑容,一直以来都被重担压着,此时眼看愿望就要达成,激动的情绪不住浮现于眼中。

    “这么说,这转生门扉之中的事,你更加的清楚咯,故意提供假情报让我为此付出双手,也是你意料之中的吗?”

    “不,我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个情况,而我也没有提供假情报,只是我将阴时七罪之中,掺杂了一个假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青铜巨门会反应这么剧烈而已,不过这或许是意外之喜吧。”

    玉厉云一点一滴的说道,现在韩毅实力再去五六,怎么会不让他开心,手中“不世锋”在不断鸣唱,左脚踏出,一个跃进。

    轰!

    轰!

    轰!

    韩毅前方升起三道冰柱抵挡,但是面对全盛时期的玉厉云,真元裹带下直接硬闯,被一剑砸碎,化作满天冰屑。

    嗖!

    在玉厉云打碎冰柱的时刻,韩毅一脚踏地,冰霜化作的藤蔓从地上窜了出来,如同毒蛇一般,张开獠牙的嘴,朝着玉厉云咬来。

    “没用的,“脉血银”的毒素已经入体,还克制着你的真元流转,越是运动真元,痛苦便越会加倍。”

    说完,手掌在“不世锋”上一伐,三道剑气出现,打破如同毒蛇一般的冰藤蔓,朝着韩毅射去。

    嘭!

    嘭!

    嘭!

    三道剑气全中,将韩毅直接带飞,然后从其身后窜出,迸射出无数的鲜血,而后摔倒在地。

    玉厉云几步窜了过来,看着韩毅的尸体,眉头一皱,觉得不应该啊,怎么会这般容易就将其给杀死了。

    不过一想到韩毅的伤势,再加上被“脉血银”的克制,另外双手被废,也就释然了,就算武功再强,那也是人。

    “呼!”

    玉厉云呼了一口气,也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也可以安心行事了。

    想到这里,将怀里的玉雕拿了出来,上面散发的不详气息更加的浓重,让他心中忐忑不安,不过眼中的柔情却流露出来,苍老的面容此时满是怀恋。

    “小莲,这下你就可以去转生了,不用受“魂悸”之苦了,这些年来,我一刻都不曾放弃,为了你……就算背弃良知我也在所不惜。”

    或许是听到玉厉云的话语,刻画着一位美丽女子的玉雕,此时也微微震动,从里面传出虚弱的话语,是一位女子话语呢喃。

    “小云,你这又是何苦。”

    玉厉云听见话语,浑身一震,激动万分的捧着玉雕,泪水哗哗的流下,便流泪便说道:“不苦不苦,当年是我欺骗了你,没有给你说清楚,让你自杀,甚至化身恶灵徘徊世间受苦,我受的苦怎么敌你万分之一。”

    “小云,当年之事你确实是为我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般偏激,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爱也好,恨也罢,死亡之后终究是一场空。”

    女子话语,充满落魄,对于玉厉云的事之后她也曾去了解了,自己自杀也不怪谁,而化身恶灵之后邪恶力量让她不住想要复仇,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行为。

    只能乘清醒之际,去警告那些人们,不要入那座府邸,也正是玉厉云的府邸,而玉厉云正是那个被称为“恶霸”的人。

    这么多年来玉厉云为了能够找到解治自己的办法,使用了无数办法,查阅了无数资料,最后才找到上古秘卷记载的资料,五玉的传说,能够送人转生。

    也是从那刻起,玉厉云肩负这重担,毕竟在他眼中,自己的自杀就如同他害死的一般,为了向他所爱之人赎罪,甚至违背了自己的良知。

    一人一鬼,却都没有发觉,远处“韩毅”的尸体缓慢散发出淡墨色的气息,很是微弱,而每散发一分,尸体便枯老一分,皮肤的皱褶很是异常。

    满是血迹的身体,流淌出的全部是黑色血迹,如果玉厉云去再探查一番,就可以发现,那身体冷却的温度有异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