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六十三章突然的背叛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青铜巨门竖立,庄重且诡异,门上雕刻的妖魔鬼怪仿佛活了一般,全部紧紧盯着韩毅,或者说是他手中抓住的那女子魂魄,还有另一只手上漂浮的一团血液。

    看着这一幕的妖魔鬼怪浮雕,全部张开血盆大口,紧盯着韩毅,仿佛是韩毅在给它们投食一般。

    韩毅走了过去,进行最后一步。

    那青铜巨门上面的左右门扉,就是关键所在,这最后的祭品需要人为去推动,一左一右给予最后。

    才能打开门扉,传说便是这般,这也是可信度最高的一种方法,如果错误,那么他就白准备了,不过这显然不可能出错。

    看着韩毅送来的祭品,青铜浮雕上面的鬼怪都张大嘴等待着,一脸的阴测测,十分人性化,血盆大口刚刚进食过,却不够它们塞牙缝的。

    有着浮雕看着的是那鲜血,有的看着的是那女子魂魄,无时无刻不从其中传出一种血腥的诱惑,干扰着韩毅的真识。

    韩毅觉得心烦意乱,两手运做真元,狠狠的往浮雕上面的妖魔鬼怪形象砸去,而送上的祭品也被他按了下去。

    青铜巨门传出一声震动,吱吖声传出,但是却没有打开,而更多的是浮雕上面的形象在欢天喜地。

    这明显感觉不对,这与书中资料上面所说不吻合,最后一步应该是祭品献上后,乘机推动打开,就能见到神异发生。

    嗯?

    这时,韩毅发现自己手臂竟然不能抽回,紧贴着门扉的手掌竟然点点融入进去,这让他眼神瞪大,赶紧运转真元,投入门扉之中,掌劲可怕骇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手掌抽离一点,不过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浮雕之中那些妖魔鬼怪明显不满足,无数的细长手臂,紧接着伸出,抓住了韩毅的双手,抓的死死的,让韩毅感觉头皮发麻。

    就算他能控制鬼物,但是对于这种未知现象也是惊惧万分,真元不要命的使劲输出,而导致那些真元窜也似的,紧随着妖魔鬼怪的枯瘦怪异的手臂,进入门扉之中。

    看事不可违,韩毅冷眉一凝,空气中凝结出一道剑气先是斩在怪物手臂上,但是却冒出火光,其材质本身还是属于青铜巨门的。

    接着果断将手臂削断,血液溅射而出,韩毅冷汗之冒,没有什么有自断双臂更痛苦的了。

    挣脱了青铜巨门上面浮雕的纠缠,赶紧一个后跃,离开了青铜巨门波及范围,蹲下身子压抑着那股锥心的痛楚。

    “嘶……”

    冰霜凝聚,一双僵硬的假手浮现,接在了断掉的双手位置。

    接连在身上穴位数次点击,将伤势止住,阴狠的看着青铜巨门,特别是上面挂着的自己两只断手,眼神中流露出的杀意简直将此地压抑的声息不可闻。

    而两只断臂点点的融合,被那青铜巨门浮现的手臂给抓了进去,最后融为一体,浮雕上面浮现出一个恶魔抓着两只断手耀武扬威的表情,栩栩如生,让韩毅很是气急。

    “主人,这事处处透露着诡异,我们还需要进行吗?”剑奴出现在韩毅身边,将韩毅扶起,也盯着青铜巨门,细细的凝视着上面的浮雕。

    “进行,怎么不进行,速速去城中再抓些人过来,这次我要大量的,就算不是阴时,不是七罪血的人,也给本座献祭掉,只能凭借运气了!”

    韩毅冷然的说道,就这么紧盯着巨门,开始思索为何会错误呢,明明已经按照书中记载所做了啊,还是说祭品有错误,不过祭品是玉厉云他们抓来的,以他们的办事能力,确实不该错误才对。

    嗯?

    韩毅转身看着还在身侧的剑奴,冷然的呵斥道:“为何还不去办事,担待了我的大事,本座绝不轻饶。”

    不过却见剑奴缓缓走上前来,这让韩毅一楞,不过就在这一楞之下,一口剑狠狠的扎进了韩毅肚子中,捅了个穿。

    血液顺着剑身一点一滴的流淌,而韩毅却是不住后退,但是剑奴却迈步跟进,就是不让他脱离出去。

    韩毅冰霜做成的假手运转真元裹带下,一掌击出,但是却与同样一掌击出的剑奴硬拼上了一记,一股骇然波动将四周都炸了开来。

    而韩毅却乘机从其身边后跃脱离,冰霜手臂密密麻麻的裂纹,不住的鲜血流出,身上也跟着流淌鲜血,胸口已经被鲜血打湿了一大片,白色的锦袍全是艳丽一片。

    ……

    而另一边。

    此时的剑奴,却正在山脚出被拦阻下了,只见他反手提着飞星剑壶,一手握着一把堪比神兵利刃的宝剑,正在与另一人对峙。

    “唐季,你是想背叛主人吗?竟然对我出手!”剑奴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从语气中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冷意。

    而他对面那人,正是身为韩毅手下,刀剑双绝之中的唐季,不过此时他明显神色复杂,一面是有着主仆关系的主人,而另一面是自己的至交好友,这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剑奴,你退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唐季浑厚的声音充满的黯然,更多的是无奈。

    “退下是不可能的,让我过去,看在多年同僚的份上,或许还能既往不咎,但要是主人出现任何差错,就算是你也难逃其赳。”

    剑奴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让人根本难以相信这番话是从他口中说出的,不过正是因为他的忠心,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陪伴韩毅身周。

    “我真的不想动手,你别逼我。”

    唐季眼中闪过痛苦,不过却马上化作坚定,手中捏着的刀,也发出摄人寒光,整个人的精气神也调整到了最佳,宛若神灵一般。

    刀在鸣动,想要请战!

    唐季默不作声的将之按下,还是等待着剑奴最后的选择,如果选择还是要过去,他不介意将其斩趴下。

    剑奴看着唐季的做法,那里还不知道其心思,于是手中剑也跟着鸣动起来,杀机浮现,一股狂风在两人气势下迸发出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刀与剑的交锋,本就是千古以来的话题关键,也是两种兵刃之间的宿命,但是却又缺一不可。

    “杀!”

    剑奴一声厉喝,冲上前就是一剑过去,快如闪电,动作如同兔子一般,让人摸不著边。

    而唐季却是闭上双眼,回手反挡一击,发出金戈相交之音,而正前方剑奴递过来的剑,却任由他刺过来,不过这剑却是虚幻的,整个人也跟着变成了虚幻,消失无影。

    这便是剑奴的剑法,能够迷惑对手的视觉,听觉,造成对方判断错误,进而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屠戮与他交敌的存在,只是由于两人太过熟悉,怎么可能不去防备。

    既然人感受不到那把致命的剑存在,那么就用刀来感受其存在好了,刀剑本就相生相克,天生的仇家,难道你能迷惑人,还能迷惑身为死物的刀。

    故而这也是唐季为何说剑奴无法胜过他的原因,因为剑奴那将幻术用于剑上的绝技,在他眼中已经被看穿了,自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而这样一来,剑奴的武功便在他眼中大打折扣。

    再加上本身两人修为相当,而自己又知道对方剑法核心,占据上风已经是木上钉钉子,容易非常。

    当然如果换成他的老搭档,或许情况就会转过来变化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