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六十一章五玉下的残酷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天际,地面,双重危机之下,让韩毅也算认可了这“论剑海”势力的力量,竟然有如此剑阵,而且看情形,这剑阵还非是完全版的。

    如果这样一算,其威力也会跟随起阵之人实力而升,而且这明显是简化版,真实的情况下布阵所需要的存在,至少需要三人。

    阵眼压制,一人牵制,最后一人负责攻击,将防护,攻击,控制,都掺和到了一起,难怪“天命神算”也需要自己与他合作,想要图谋“论剑海”,也非是一般难度啊。

    不过这“天命神算”到底跟“论剑海”势力有着什么仇,竟然值得他这般兴师动众,甚至以得罪自己为代价也要出动,毕竟他可是熟悉自己的可怕,当年在南汉算计“献帝”也是,导致自己与十方敌不得不与同为“十绝”强者的南宫玄交恶。

    难道这其中他有着图谋,或者是他在追查着什么线索?不过能让他这个算命的人都难住的,肯定非一般之物。

    毕竟谁没有点秘密,这么一来,那么他这个天命神算也非是万能的,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去触动龙的逆鳞啊。

    “这是你的最后一招,……但是可惜,同境界之下,三人运行的话,或许还真就能伤得了本座了。”

    韩毅还是那般的平淡,手中冰剑抽出,值向天穹,天地爆发黑色玄冰,不断扩衍四周,而两头冰霜巨龙也仰天长啸,调转对上天空的巨掌剑势。

    “泯灭生!”

    轰!轰!轰!

    一时间执行剑域中爆发骇然波动,导致执行剑域也跟着被破坏,方圆千米冰霜覆盖,成就冰霜世界一般,天上下着金色光雨,还有黑色玄冰,不断的无差别抛射。

    挥手将攻击而来的东西斩掉,陆天求心中发苦,这绝对超出了他的估计,没想到就这样了还是没有机会。

    倏然。

    远方一双眼,静静的看着他,让他一惊,赶紧抽身想要抵挡。

    唰~

    太快了,身影太快了,快的超过了自己反应的极限,只能身体旋转三百六十度,周身剑势涨到极限,化作陀螺一般来防御。

    金色剑影包裹全身,如同刺猬一般,让人难以下口的感觉。

    然而却根本没有对韩毅造成任何阻碍,既然难以下口,那么拔了一身的刺再下口又如何。

    短短瞬间,已经是生死交别,绝对的攻势将陆天求剑势给打的露出破绽,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然而这恰恰是致命的。

    噗……

    冰剑在起脖颈一闪而过,带起点点血红,艳美异常。

    陆天求停了下来,手中剑落在地上,双手捂住脖颈,眼中瞪大,那股窒息感受让他跪伏在地。

    “这就是死亡吗?”陆天求心中如是想到,脑海中浮现曾经在论剑海的一切,但是自己却看不到了。

    嘭……

    身子前扑在地,已然死亡。

    ……

    韩毅走了过来,手一召,其胸口处几张纸函落在其手中:“真是麻烦,但是……本座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收下信函挥手一击,陆天求的尸体化作冰霜,顷刻爆裂,成为了满天冰屑。

    转身就走,不带一丝的迟疑。

    ……

    没多久,一黑衣蒙面人走到此地,看着四处的痕迹,默不作声,将碎掉的冰渣捧起来一点。

    闭上眼感受起来。

    “看来猜测没错,时机成熟了。”

    说完,也转身就走,因为这动静也不算小,后面还有无数势力的人会过来观察呢,这么个动静惊扰的可不止是他。

    ……

    韩毅回到殿中,看着古镜呢喃道:“母亲,时间快到了呢。”

    “是啊~,到时娘亲我再也无法看着你的成长了呢……”

    空灵的回响之音传出,却是古镜之中浮现画面,是一女子的背影。

    “是啊,有此一别,期望再也不见,因为这世间以后注定祸世将叠。”

    韩毅露出温色:“母亲,你说我是不是还不够决断?下手还是太过怀柔了。”

    “不用,你只需要遵循本心就可,不用顾忌为娘的感受。”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让韩毅一叹。

    “是啊,也是该决断的时候了。”

    黑夜下的寂静有些可怕……

    ……

    ——时间线——

    ……

    五天后,夜晚,城外落凤岭处。

    死时将到……

    ……

    晚风狂啸,黑月高悬,两道人影正在山顶处布置手段。

    “剑奴,这七人就是你所挑选的吧。”韩毅侧身看着后面,冷然说道。

    而他身后,七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女皆是面容惊恐,在那里不断蠕动,想要逃离,然而根本没用。

    “是的,主人!”

    “您所说的阴时出生的七罪之人,奴才我找遍新郑都城,才找到这七位,而开启转生的麒麟玉,需要他们七人的血与魂,才能度一人成功,主母想要成功进去门扉之中渡魂转生,更需要带罪之灵的洗涤。”剑奴底下脑袋,缓缓说道。

    “呜呜呜!”

    “……”

    后面七人闻言,惊恐不已,这完全是将他们作为祭品啊,用来献祭成全别人啊。

    韩毅平淡的看着他们,丝毫不理会:“那么,开始吧!”

    说完,横手一召,其中一人被他吸了过来,一把抓主其人的脖子,另一手握住麒麟玉,散发青色光彩。

    麒麟玉,与凤凰玉,玄武玉,白虎玉,朱雀玉,共“五玉”作为天下异宝,据说从远古时代就流传下来了,玉的本质不变,变的是它其中的神异能力。

    能够开启转生之门扉,只是这转生之门扉通向何处,没人知晓,也没人敢进入去试探,所以这种转生之谈也就让人不住怀疑,但是正是因为神秘,让其更加的神化。

    天下五玉,只要使用掉一块,那块玉就会破碎掉,神秘异能也会流转于天地间,等待下次的出世,古今使用者很少,毕竟很鸡肋。

    因为那种转生完全是不可靠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使用也很苛刻,必须在天地至阴,死时才能发动,而且必须保证祭品的质量与数量。

    既然有人转生,那么就需要有人从死,这就是均衡!

    生与死的均衡,也是天地循环之间的联系,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被抓住的男子双眼泛白,面容抽搐,就如同厉鬼入体,血管破裂开来,体表泛起红斑,却是血液在皮下层中不断渗出。

    韩毅冷笑,那男子四肢出现裂痕,却是剑伤的痕迹,透露着阴气,点点滴滴的血液汇做泉水一般,悬浮在空气中,渐渐融入麒麟玉之中。

    这一变故,让剩下的六人大脑当机,心中惊恐万分,想要大叫着逃离,然而四肢被绑住,怎么可能逃离得掉。

    “乖……,等一下就轮到你们了。”

    韩毅转头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表情,便继续抽离那男子的血液,鬼魂哭唱声无端响起,让黑夜下更加的诡异骇然。

    ……

    而另一边。

    此时的卫庄正在赶往,手中捏着的正是改良了的“鲨齿妖剑”,加入了“脉血银”还有“天星”的性质。

    卫庄身影连闪,不断迈进,不过在山腰停住了。

    “出来吧,不必躲藏了。”

    卫庄沉声说道,眼神凌厉,这是身为剑客的直觉,虽然还远不及那些金字塔顶点的存在,不过已经初露端倪,想来只只要能活下去,必定不凡。

    天下剑脉分两种,一种御剑,一种似剑,而其中夹杂,互相对立,却又互相和谐发展。

    而此时的卫庄便是以御剑为主,似剑为辅。

    相反,那么其师哥,也就是另一位鬼谷传人,便是以似剑为主,御剑为辅助。

    相争,相辅。

    黑夜中缓慢走出一道人影,一身血衣,俊逸且苍白的面容,白色长发披肩,妖异无比,正是“血衣侯”白亦非,而其所过之处,全是透露一股寒意,如同寒冬腊月,看着卫庄冷冷说道。

    “哎,有求于人,看能否送上阁下你的人头作为礼物了。”

    “那也要看你的本事够不够资格了。”卫庄不由说道,凝重的眼注视着前方之人,而白亦非也是凝重的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