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五十八章老虎拔牙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河还是那般流淌,柳树还是那般垂落,风吹动着,给人一种生机盎然之感,然而韩毅却觉得是那般的冰凉。

    “好怀念的感觉呢,不过却不想回到那种让人无力的环境了,现在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妈妈,你在那边的天堂还好吗?”

    韩毅违心的呢喃着,期望另一个世界已经死去的母亲能够放心。

    本来一位世界给了自己另一个新生,可以让自己再好好活个一世安生,体会美好的世界风光。

    然而呢?

    却不成想不过是再次经历一段与前世差不多的悲剧戏码。

    很是讽刺,这就是没有最绝望,只有更绝望吧。

    不过好在他熬过来了,然而这个世界呢?千奇百怪,完全就是一个崩坏的世界,武者与皇权并立,力量至上。

    无数历史不历史的人物都在其中留下足迹,甚至根据历史记载的完全不同,时间线完全错的离谱,要是真根据历史来辩解会死的很快。

    这些人交杂在一起,形成的人际关系,和各种意外,导致本应该死去的未死,不该死去的却入了坟墓,这么多书籍中记载的人搅动的风云让局面偏离。

    宗师境界分九境,前三境还算没有太离谱,中三境涅槃化生就离谱的可怕了,更别说后三境界身为大宗师强者的存在。

    完全可以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动辄山河破碎,神州大陆皇朝林立,而这些皇朝也需要仰仗他们的鼻息生存。

    底蕴是每一个皇庭立于世间的震慑,一个皇庭陨落,便代表着另一个皇庭的耸立,彼此之间互相遏止,形成鼎立之势。

    而那些其麾下的诸侯国却也不是省油的灯,而那些前世中在书籍中记载着的人,在这个世界也还会那般沿着自己人生足迹走下去吗?

    答案是,不会!

    这世间之大,让他们有了更好的选择机会,为何还要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去千挑万选,而不是将眼光放的更加之远呢?

    天下之中,每走一步都需要认真仔细的去酝酿,不然可能万劫不复就等着你,大势力的碰撞下,带来的是毁灭与灾难。

    就如同自己一般,每走一步又何尝不是在计算下一步落子,一步错误,可能满盘皆输。

    而此时的他,却正处于风口浪尖,“饮岁寒”死了?

    有人信,但是也有人不信,跟其交过手,或者走过子的人都会冒出疑问,所以这次韩毅就要将其身份彻底洗白。

    毕竟饮岁寒这个身份太惹人瞩目了。

    ……

    不过就在他想问题的时候,一道脚步声传来,引的韩毅侧目看去。

    只见一名布衣男子,大概三十多岁,正缓缓而来,在离韩毅五米远的地方驻足,眼神紧盯着韩毅,然后询问道:“阁下可是公子毅?”

    韩毅站起身来,平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毕竟此人还不被他放在眼中,不过对方身上的剑意倒是让韩毅侧目。

    缓缓看向对方腰间斜挎着的剑,自顾自的询问道:“御剑一脉,非似剑一脉,说出你的来历。”

    布衣男子缓慢告知自己的来历,而韩毅认真的听着。

    此人叫陆天求,是“论剑海”势力的人员,此次前来是邀请他参加三十年一届的“问剑会”,到时天下无数使剑者都会去参加此次盛会,不过却也有要求,非能力深厚者不能入内。

    而“论剑海”势力创立时间久远,历来都是江湖剑客的圣地,毕竟实力到了一定阶段,都有着瓶颈,而“论剑海”之中剑籍之多,收藏之丰,还有历来在其中留下足迹的剑客的见解。

    这些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毕竟实力至上的世界,没有什么比自己实力增长更值得庆幸的事了。

    不过韩毅却是将话题引了一下说道:“我一不出名,只有军中或许流传,二来,我也不想出名,其外还有,是谁推荐的我?”

    陆天求平复了一下,感受到此人那压迫性的气质,让自己心中差点忍不住慌乱,然后说道:“阁下不必如此,此次阁下是“天命神算”在主席那里举荐的,而某也不过是一个跑腿的。”

    “喔?“天命神算”?这么说……”韩毅嘴角露出危险的笑,让陆天求忍不住寒颤。

    “阁下,另外“天命神算”还委托了某一件事,是关于阁下的,他说您当年询问的已经有结果了,请阁下可以在“问剑会”时一并找他盘问。”

    “是吗?”

    韩毅侧目而视,不过就在这时,小叶儿牵着白色大老虎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然后看到韩毅,忍不住高兴的挥手叫道。

    “爹爹!”

    而她身后跟着牧九歌,还有单天童,毕竟他们可不敢让小叶儿一个人到处乱跑,特别是这个时间段。

    牧九歌苦笑道:“主人,老奴无能,是小主在玉厉云那里盘问的,叫着喊着要过来,老奴也没办法。”

    说完后,然后看向韩毅边上的陆天求,一阵注目礼,让陆天求点头示意。

    韩毅还能怎么办,只能蹲下将小叶儿抱在怀里,亲昵的帮其耳畔发丝扰开,然后对着小叶儿说道:“小叶儿,你又不听话了?”

    小叶儿嘟着嘴,两只小手捏在一起,闷声说道:“才不是呢,只是小叶儿想爹爹了,所以就问玉伯伯,所以才过来的呢。”

    “哎,真是怕了你了,下次不允许了啊,要是被人拐卖了,爹爹就心痛死了。”韩毅微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阳光,让陆天求还有牧九歌都是感觉一阵错觉。

    牧九歌还好说,至少不是第一次见,但是陆天求却难以理解了。

    “阁下,这位是?”陆天求忍不住询问道。

    韩毅一看,然后回答的道:“正是小女。”

    “额……令爱真可爱,不过时间不早了,我也该为其他地方的存在送去请柬了,告辞!”说完,叫韩毅点头,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

    看着陆天求的离开,牧九歌忍不住说道:“主人,这人有问题,他明显对你有所防范。”

    韩毅抱着小叶儿看着牧九歌说道:“当然有问题,有的人落子而已,一个牺牲品罢了!”

    “敢问主人,这个人是谁?”

    “天命神算!”韩毅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

    “是他,既然这么说,当年主人还与之交谈过,不过他也不像是想与主人交恶啊!”牧九歌微眯着眼,说道。

    “这么看来,天命神算这家伙是与论剑海势力有仇啊,而在他看来恰恰以为自己抓住了我的把柄……然而却不知道,一张好牌,可能会因此而成为一张催命符,看来这神算的命中之劫难,是在我手啊。”韩毅冷然说道。

    那些自祥“神算”的人,又有几人得以善终,命中之劫难注定,泄露天机太多,终究会步入死亡,算人不算己,这是一直以来的流传,因为那会加快进去命中之劫的步伐。

    一劫难过一劫,这就是天命定数,因为他们这种人的存在,对于世间变数扭曲的太多,与长生种一般,都是违天的存在。

    “刚才观那男子的行为,应该是天命神算透露了什么,导致他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要处理掉吗?”牧九歌眯着的眼散发着寒光。

    “呵,不用你出手了,我自己亲自去上一趟,我想活动活动筋骨。”韩毅背着小叶儿望着陆天求离去的方向看去,眼中透露着意味不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