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五十五章韩毅的过往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这一个变故,使得就算是身为天泽手下的他们,都是非常吃惊,而且从种种迹象表明,作为这场变故的馈赠者。

    他的实力,必定更加恐怖。

    天泽再次挥动了下手臂,那无与伦比的气劲,让他很是沉迷,心中非常之兴奋,但是面上却不表露。

    “弟弟,这是为何?竟然能使我实力远超从前,甚至我能够感觉到,这还不到极限,这简直可怕到无语复加的地步。”

    天泽压抑着内心的狂热,看向被波及范围外的韩毅,看着他嘴角那点点鲜红,就明白,这事绝非自己想的那般简单,他必定付出了自己难以想象的代价。

    焰灵姬等人,也是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毕竟这种馈赠如果没有代价,那么世上还不疯狂,甚至他们自己,也感觉的到自己心中的悸动。

    没有理会边上的美人儿,韩毅冷冷的道:“功体而已,我只是将自己功体嫁接在了你的身上,它或许能够满足你现在的要求,不过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你都需要去适应它。”

    “否则,遇到真正的可怕强者,也是白搭,毕竟这还需要看人。”

    而听到韩毅的话,虽然冷,但是天泽眼神却是复杂的,身为练武的人,都能明白这其中的珍贵,同境界上,有些人能够遥遥领先,强盛于其他人。

    虽然不是唯一,但是功体的存在,却是与自己修炼的功法息息相关,只有到了高深处,才能理会其中的可怕,功体也算是一种铭刻着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典籍。

    活着的典籍。

    如果废除功体,其人必定痛苦万分,因为那是与自己息息相关,已经算是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此时韩毅将功体抽出,就比同是将自己的肾脏生生挖出,那种痛苦就算是他功深造化,此时也翩然受创。

    “谢……弟弟,从新建立百越后,哥哥我希望,你会去观礼。”天泽想要说谢,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迟疑了,有时候,道谢还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

    听到天泽这话,韩毅丝毫不以为意,还是那般风轻云淡,口中嘲讽道:“观礼?呵,那也得你能够立足再说,要知道,就算这样,你还是没有摆脱是一位弱者的事实。”

    说完,在几人复杂的眼神中,朝着密林中走去,只留下几人还在原地,观望着他的背影。

    虽然韩毅还是那般风轻云淡,然而观他离去时的脚步,却能发现,绝非那般轻松,功体抽离,那般可怕的折磨,就算是天泽自己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早知道练成功体需要的努力,可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最后功成,其中的心酸苦辣,只有其本人知晓,而天泽身为这次的最佳受益人,能感觉这功体的潜力绝非一般。

    虽然韩毅没有说明,让他还需要一点一滴的发掘,不过这也算是为他好,毕竟有时候适应的过程,或许会让人更加的记忆犹新。

    “主人,你没事吧。”焰灵姬关切的问道。

    天泽看着韩毅离去的方向,淡淡说道:“走吧!我们还需要一个安生之所,来适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至于这个韩国,也将等待我的复仇。”

    两只不同颜色的瞳孔,给人无比压抑,身体散发的气息,让焰灵姬几人,都如同遇到了洪荒猛兽一般,心中发悸,连同被百毒王操控的蛇,也不断退离,它们害怕了。

    ……

    韩毅走在河岸边,不时咳嗽出鲜血,被他用手蒙住嘴,但是那艳红却从指缝间流淌出来,让他显得如同一位病弱的翩翩少年郎,配上他的面容,却是气质出尘。

    河水流淌,在河中游动着的鱼儿,也不时冒出来拍打着河面,岸边柳树枝桠垂落,点点枝叶却是生机盎然。

    河边上此时正一位老者垂钓,披着蓑衣,头戴斗笠,一动不动,遥望着河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韩毅走了过去,他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身形,所以很快被对方发现,那老者回头一看,眼瞳瞬间放大,不过马上恭敬的站起,上前五六步之后单膝跪地,口中沉声道。

    “奴,玉厉云,叩见主人。”

    沙哑的声音,却是这老者发出,说完之后不发一言,也不动作,等待韩毅的指令。

    韩毅与他身影错开,坐在了刚刚玉厉云的位置上,看着河面然后说道。

    “起来吧。”

    玉厉云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之后便立在一边,不发一言,就同一颗树一般,静立。

    一息,两息……

    还是韩毅先打破宁静,口中再次咳出鲜血,这一刻,却让玉厉云忍不住担心的问道:“主人,您这是?”

    听到问话,韩毅平静的说道:“无碍,只是旧伤复发,你先离开吧,我想一个人平静一下。”

    “这……,好吧!主人万事请需保重身体。”玉厉云迟疑了片刻,然后改声道。

    然而却没能再次得到韩毅的丝毫回复,不过他也识趣,向着一个方向离去,等他离去后,韩毅转头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沉默。

    疼痛袭遍全身,让他用真元压制着伤势的扩散,不过这显然治标不治本,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后续的治疗他早就做出了预备,不过现在他只想静静。

    低下头,看着水面上流动的河水,脑海渐渐沉寂。

    ……

    “妈妈,爸爸呢?”一个孩童稚嫩的问道。

    而另外一个充满温柔的女音给他解释道:“你爸爸呀,他不要我们了。”不过说这话的时候,那股颤音怎么也掩饰不掉。

    “妈妈,你怎么哭了?还有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了呢?难道是我不听话吗?”孩童看着自己母亲垂泪,忍不住焦急询问道。

    那位年轻的母亲将孩童搂在怀里,轻声细语的给孩童说道:“不是呢,我哭只是你爸爸不守信用,说好要与妈妈我一生一世不分离的呢……他这个骗子。”

    泪水点点掉落在怀中孩童的头上,孩童伸出小手,接住那泪水,放在嘴中尝了尝。

    苦的。

    ……

    时间渐渐飞逝,孩童长大了一点。

    ……

    “笑寒,你又打架了,妈妈给你说过多少次,不能跟同学打架的,你为什么不听呢?”母亲责备的数落孩童,然而孩童却一脸的愤怒。

    口中还咒骂着与他打架的那几个人的名字,然后看向母亲解释道:“妈妈,不是我的错,他们骂我没爸爸,是有娘教没爹养的野种,所以我打他们的!”

    说完后,孩童向着母亲询问道:“妈妈,爸爸在哪里啊?我要去找他,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抛弃我们母子,不然我不会罢休的。”

    但是迎接的却是。

    啪~

    年轻的母亲一巴掌拍在孩童的脸上,留下一个巴掌印,红彤彤的,疼痛让孩童泪水忍不住掉落下来,但是却无法弥补其内心的痛处。

    这是他母亲从小到大第一次打他,让他心中宛若被揪动一般。

    就这么看着他的母亲,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口中不甘的说道:“妈妈,你打我?我就是想去质问一下他,你竟然打我?”

    不过马上却被自己母亲抱在怀里,而那位年轻母亲不断的抽泣着,泪水哗哗的掉落,一时之间让孩童忍不住呆楞了,抽出空看向母亲那哭的梨花带雨的脸颊,他第一次觉得,他可能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题。

    之后他再也没有去询问那个男人的所在了,因为他不想母亲再次因为那个男人而哭泣,因为他觉得。

    不值得。

    ……

    直到持续到某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