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四十七章小叶儿要做的大事(上)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紫兰轩中。

    此时正值晨时,客人比较少,毕竟都喜欢夜晚出来,所以也就理所应当了。

    而韩毅静静的看着案桌上的酒杯,眼中流露出一丝冷色,对于韩非请他过来一聚,他又为何不知道其目的。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既然你们喜欢我抛出的诱饵,那么给你们好了,这样你们也能对我不再那么恐惧,也能进行接下来的行动。

    韩国,从拒绝他的那刻起,他就已经没有归属感了,不过这次既然回来,就意味着……有些东西还是在心中难以割舍。

    复杂的情绪勾起曾经不好的回忆,百越王,你的所作所为可是伤透了母亲,既然你如此选择,那么我对你所做出的惩罚,也算是你罪有因得。

    你受到了我的惩罚,但是还有一个人没有受到因有的惩罚。

    想到这个人,韩毅心中一片难受,毕竟血浓于水,身为曾经的现代人,三观很正,但是被现实狠狠的撕裂,一步步的紧逼之下,已经难以回头。

    曾经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但是结果呢?不过是一个弃子,王宫之中的亲情本就淡泊,对于那些兄弟他根本不在乎。

    然而那个父亲他却不能不在乎,只是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自己在乎,可是谁又在乎自己?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壶酒就被这么喝光了,没有用内力去逼出,就算他醉了又如何,在这个新郑王都,谁能杀他,只有自己杀别人的份。

    受伤严重,这个消息却是准确,但是实力十不存一?这不过是他放出的笑话而已,不这样,有些人又如何敢放肆去行事。

    咔……

    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正是韩非,一进来他就看见韩毅略醉的神色,心中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看错了?

    盯了片刻,反应过来后。

    直接拱手说道:“十弟这段时间回来,九哥还未与十弟畅饮一番,这次一定喝个痛快。”说完就将案桌下的美酒再次提上来一壶,给自己与韩毅的满上。

    韩毅看了看他,不以为意。

    “你说……这韩国还有几年可安稳的日子?”韩毅一根手指点在酒杯上,淡淡的说道。

    韩非脸色一僵,酒杯拿在手中,没有回答,而是询问韩毅道:“那依十弟来看,又当如何?”

    “一至五年。”

    “为何?”韩非再次问道。

    “秦国的势力你应该清楚,毕竟你老师可没有少跟你讲解,我就不明白了,一个法家的人,却被儒家的人教导,心可真宽啊。”

    听着韩毅这般说话,韩非也不生气,毕竟这些只要消息来源不是跟差劲的,都能够打听到。

    “看来十弟了解的也不少啊,不知道十弟怎么看待儒家的?”

    “太平可安邦。”韩毅直接回道,却是让韩非一楞。

    不过马上韩非微笑着说道:“没想到十弟对他们有着这么高的评价啊。”然而却看到的是韩毅的冷笑。

    “我不否认他们的功绩,然而他们却太理想当然了,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没错,儒家思想确实值得学习,只是这神州浩大,诸国林立,难以统一。

    每个人自然有着自己的国家,有着自己的看法,就算他们再学识过人,也逃不过“人性”二字。

    功名利禄。

    说完后,韩毅看着韩非,意思是“有什么事你就直接明言。”

    韩非呵呵一笑,也不尴尬,于是脸色凝重的问道:“既然十弟知道秦国的局势,那么你对阴阳家怎么看待?”

    这一下轮到韩毅微微一楞,不过也没太在意,反而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韩非,眼神刹那露出神芒。

    “你的命格被破了?”

    “十弟何此一问?”

    韩毅想了想,脑海中随便整理了一下语言后便说道:“想必你那边逆鳞剑,你应该明白吧,亦师亦友的存在。”

    韩非瞳孔徒放大,这件事可没什么人知晓啊,这会被韩毅一语道出,算是让他心中猛的一跳。

    “那你可知道,那也是把凶器,剑灵的来源,是上任宿主这件事,这就说明,你既然被他选中,那么你必定会成为下一任剑灵。”

    “剑灵反噬其主,已经命中注定,时间一到,无论上任剑灵如何抗拒,也无法抵抗剑的本身法则。”

    “这也是曾经剑成之时的诅咒。”

    韩毅一句一句的道来,述说着逆鳞剑的秘密,而这也让韩非联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

    昨晚那木牌被他拿出来观看,但是与逆鳞剑距离无几,逆鳞剑灵好似疯狂一般,不断攻击他,不过好在那木牌散发出一个玄力将攻击全部阻挡了。

    逆鳞剑灵也被木牌所发玄光所伤,后剑灵与他融为一体,而木牌也应声破碎,出现裂痕,这也是他为何一开始拿着木牌深思的原因,也是为何那般执着交给卫庄保管好他那块的原因。

    给木牌的人既然给了自己二人,自然有其原因,不过这也让他联想到了那人名字,“槐禾”二字。

    现在韩非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通明起来,心境之中无数的剑法映入脑海,还有一些记忆片段,当真神异无比。

    这或许就是命格吧,不过他更加的好奇韩毅是如何了解的,但是他却不想在呵呵问题上纠结,有些事少一点人知道为好。

    “十弟可否与为兄讲解一下秦国局势,以备不时之需。”

    韩非刚说完,韩毅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就回道:“秦国局势混乱,全靠赢政掌控局势平衡,不过这也造成了,如果赢政死亡,整个大秦国会在顷刻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既然如此,那为何没人刺杀他?”韩非好奇的问道,然而心中跟明镜似的,现在只需要拖住韩毅。

    而韩毅却是知道他们的动作,但是也乐意而为,既然你要拖时间,自己任由你拖又如何,想到这里,端起酒杯再次饮了一口。

    因为在家里需要照顾小叶儿的感受,明着喝酒什么的根本不存在,也就只能自己出来偷偷摸摸的喝,因为小叶儿身体长年生病,所以小家伙小鼻子可灵了,对于酒味不是很感冒,所以在小叶儿到王都后,就没有碰过酒了。

    此时难得的可以喝上一回,不过回家绝对不能让小叶儿看到。

    略微醉醺醺的韩毅,站了起来,靠在窗边望着远方出神,心思什么的让人很难猜,不过这略微醉醺醺的样子,让韩非不由怀疑,自己确定没有认错人?

    两人无话,都在等时间的过去,反正没有什么事,于是韩毅再次端起酒杯就是一阵痛饮,或许也只有酒能够让心扉略微敞开。

    “真是……痛……嗯?”

    突然,韩毅在窗户边的视角出,发现了正在与单天童,还有牧九歌,另外还有在边上蹦蹦跳跳的小叶儿。

    然后发现她的脖颈处小狐狸正像个围脖趴在她身上,韩毅一口酒水“噗”的一下喷了出去,心中所有汇成一句话。

    “呵呵!”

    (ー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