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四十五章曾经往事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紧张吗?

    卫庄心中问自己,但是得出的是,不紧张,甚至还有点冷静过头,如果是那种诡异的无形事物,他或许还会心中犯懵。

    不过这种有形的事物,能让自己的兵刃砍在上面发出激烈锵锵之音,就是对于自己的承认,就算死去,至少还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非那种不明不白。

    更何况,就这种情况可不见的会死啊,挡住了路,就将其剪除便是。

    ……

    侯爷府。

    严肃静音,仆人们都小心翼翼的忙碌着,处理着自己的事。

    而正殿之中,两道人影正坐落其中,血一样的鲜艳,布衣散发着让人精神紧张的氛围,俊秀苍白的脸,一头白发披肩,此时正看着边上的女子。

    “你知道的,你不该来的。”

    略带阴柔的话语,让对面女子一笑,素手放在案桌之上,看着面前男子说道:“是啊,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得求助表哥了呢。”

    而这女子,正是明珠夫人,绝丽的脸上,勾起浅笑,但是心中却也不平静,因为某些人交给她所做的事,她搞砸了,她可不想就这么丧命。

    只得来救助她的表哥,“血衣侯”白亦非,不然等待时间一到,自然有东西会来找她索命。

    “是吗?你说的便是公子毅吧,如果是这件事,就算是我,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啊,他就是个可怕的猎手,等待着猎物的上门呢。”

    “哦?表哥此话怎讲?”

    “昨天我去见过他了,他更可怕了,母亲当初所说的不错,当初本想放狼,不成想放了一条龙出来,就从他的眼,我看到的是他对韩国的无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归属,就从当初韩王拒绝的那刻起……”白亦非邪魅的笑了下。

    这让他想起了昨晚见他之时。

    ……

    昨晚芦苇江边。

    风吹的气味有股血腥味道,更多的压制不住的战意。

    “你来了!”白亦非冷声说道,腰间悬挂这两把宝剑,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冻结,地面的生机在冰冻之下,难有生机。

    但是随之而来的更甚。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风不再动弹,云不再飘动,玄月还是高高悬挂,只是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如同撞钟,砸在了白亦非的心田,四周散布的冰渣迅速凝结。

    一道脚步缓缓而来,但是却仿佛踏在白亦非的心田,让他呼吸都跟着沉重。

    “是啊,我来了。”

    来人正是韩毅,在他走进后,说话的那刻起,四周静止的东西也恢复了常态,然而白亦非却知道,那不是幻觉,虽然知道韩毅幻术造诣的可怕,但他也非没有见识之人。

    本来想握剑的手,却是再也提不起来,心中隐隐上涨的战意也如潮汐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

    韩毅将目光投向远方,根本不在意他,自顾自的说道:“你母亲可还好?”

    呵。

    白亦非冷笑,对于韩毅回答道:“还好,拖您的鸿福,家母此时想必都想杀了你吧,毕竟答应我们的事,可是一样没做啊。”

    韩毅对此却是不甚在意:“是啊,她想要长生不老,我也想要,这不正是我们当年开出的价码吗?而她不是都确认过了吗!”

    确认?确认是确认了,甚至还超出预期,只是……

    “是啊,不过也不正是这样,家母得到消息后前去一探,落了个身受重伤的局面,您的算盘可真精啊。”说完,白亦非的眼神细细的将韩毅看遍,却没有发现他身上一点对于此时的解释。

    “当年我也只求自保,不然也不会与你们达成交易,女人爱美……想想当初的筹码,还真可笑啊,不过她的确是一个难得的美人,你说要是我娶了她,我这算不算得一个便宜儿子?”韩毅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然而这个玩笑差点让白亦非动武,捏起的拳头血都流了出来。

    “你这个玩笑不好笑,我真的不想承认,我确实不如你强大,但是有时候,或许可以来个鱼死网破。”白亦非脸上的表情难以保持曾经的超然,有的只有眼中的愤怒。

    对此韩毅可不在乎:“有时候,鱼死也不见得网破,毕竟鱼儿太小,容不下我这张想网天的大网。”

    白亦非皱眉,抬头看着天际,网天?对此他表示对方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他也不想再次磨嘴皮子,直接挑明了来意。

    “我母亲希望你别将韩国闹的太乱,这样会使得她不高兴,毕竟这也算是我们的家,乱世的落脚点。”白亦非叹息,血衣堡虽然超然,但是却也不见得是个安全的好地方。

    特别是他母亲受伤后,更是个是非之地,因为窥视他们血衣堡秘密的,也有那些超然势力紧盯着。

    韩毅冷笑,抬目望去,冷冷说道:“那当初是谁给我的那本秘籍,让我心性大变,搞得我都不认识自己的,还不是你母亲!虽然是交易,却当我是实验老鼠,哼……”

    白亦非无话了,对于母亲当初所做之事,却是是他们不对,不过这乱世就是这样,有实力便是加害者,没实力只能被动成为受害者,没有好坏之分

    不过既然当初的韩毅成长到了这一步,成为与他们一样,脱离了受害者的身份,成为加害者,自然有资格得到他们的尊重。

    这就是强者之间的默契。

    然而,白亦非看了看腰间的两把剑,闭上眼呼吸一口,而自己却还在摸爬滚打,想必当初母亲是如何面对那些敌人的,厮杀,斩尽?

    “记住了,我的东西别动,不然你们承受不起后果,因为那会让你们提前步入深渊,等待出局,而这也不是你们想看到的。”

    韩毅恢复淡然神色,泰然处之,毕竟血衣侯的母亲,虽然当初是利用他,不过也算有着一层脆弱的友谊,但是若涉及到自己利益,那么就不好意思,只能送之出局。

    “家母说了,东西她不会动,不过她不动,不代表另外一方不动,这我们不敢保证。”

    韩毅冷笑,动?敢动的话,那么就都去阎王殿忏悔去吧,凡间不适合没脑子的人久呆,因为生活不易,还要自己找死,怪谁?难道怪阎王没给安排一个好命?

    不着痕迹的看了看白亦非腰间的剑,便知道他所目的,想要挑战自己,那么就要有死亡的觉悟,而他却做了正确的决定,没有拔剑。

    否则他绝对不会还活着站在这里,甚至整个血衣堡也会为此付出代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