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乱四十四章乱世为争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一切都近了,不过就在这时,卫庄竖眉反身一掌。

    轰!

    真元波动让那无数苍白手臂无功而返,啪叽啪叽的,落在地上化作虚无,而那些面孔皆是悲鸣起来,声音尖锐入耳,直刺人的脑海。

    卫庄耳洞在这股邪呼的悲鸣中,流出血液,大脑一阵空白,但是后方更有那股死亡阴影缠绕着他,一个腾跃脚在天板上连踩后跃。

    躲过了其“母亲”扑过来的一拥,手掌运转气劲狠狠往扮做自己心中那片神圣,削了过去,没有实物,但却让其“母亲”身影消失不见了,就如同水中的影子一般,人走便消。

    啪……

    鲨齿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就待他想要捡起的时候,他发现他根本不能动弹了,无力,虚脱,僵直,身上都跟着在冒冷汗。

    一条手臂不知道何时搭在他的肩膀上,苍白无力,却带着寒碜,虽然是搭在他肩膀,但是却宛若捏住他的心脏,无论他如何想要动弹,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劲。

    如同一个溺水之人,奄奄一息,无力感席卷周身,一股困意让他渐渐有点迷失,沉醉于这股感觉,他知道,这可能就算是翻船了吧,自嘲的一笑。

    斜着眼他看见了,一张绝非人类的脸,青丝遍布,眼睛是血红色中透露着黑,五官宛若棺材铺里的纸人一般,很假,很诡异,让人心中发渗。

    不过就在这时,腰间的木牌咔的破碎,一股真元波动让鬼物惨叫一声,发出悲鸣之声,然后闯进了墙壁之中,没有再出来,而四周的景气也渐渐消失,露出原本的那不算狭隘的通道。

    卫庄没有支撑的身体一个前倾,差点倒下,要不是眼疾手快稳住身形,调整平衡,可能就会来个前摔。

    蹲下不断呼着大气,喉咙嗓子眼都带着血腥味道,心中那股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庆幸,手臂颤抖的抓在剑柄上,将其当做支撑点来用,想要先离开这诡异的地方再说,太诡异了。

    要不是刚刚那股气机,可能自己就已经变成死人了,或许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份子也说不定。

    而他离开这通道后,后方的眼睛再次浮现,不过透露着阴狠,还有恶毒,怨恨。

    ……

    “呼!”

    终于走出了那段通道,终于忍不住靠在了墙壁上歇息一下,开始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左手在腰间将一件东西抓住,狠狠的拽了下来。

    一块破碎的木牌,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气机,让卫庄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而且很熟悉,就好像是……师傅,所留着的一般。

    等等……师傅?

    想到这里,他也记起了今早韩非是怎么交代的,韩非今早递给他这木牌,他甚至差点没要,要不是韩非再三请求,自己现在或许已经是死尸了。

    而还记得韩非交代过,至于什么,自己忘了,只记得是些无关紧要的,现在看来,这里面却实有不少的联系。

    “槐禾道人,呵……这算什么,偏私吗?”鬼谷上代可是有着算命之法,只是对方明显没有传授他与其师哥,传下来的只有剑法,还有纵横理念。

    纵横鬼谷,扭曲天机。

    想必是他师傅在算法之道输给了扭曲天机的那一派,想要自己与师哥在另一方面取胜吧。

    鬼谷传承至今,与天机一脉斗智斗勇,偌大名声之下,却是辛酸无比,世人皆知其名,却不知道为之付出的是什么。

    两脉每次出山,都会争上一争。

    兵法……争,治世之道……争,阵法之门……争。

    算法之道……争,沦落如今的剑法都要争上一争,而每次争端,却都是天下乱局之时,不止同门之争,更是理念之争。

    不过卫庄更好奇的是,他韩非为何能够知晓,槐禾道人,便是上一任鬼谷先生,也即是他的师傅。

    心中思绪中,体力也恢复了,站起身来,因为时间紧迫,不能再浪费在歇息上面了,还得前进。

    不断前行,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盛放“脉血银”的水银池,

    如同白昼的光芒照射,一片空间露出,地面上贴的都是白玉瓷砖,而上面明显有着凹槽,方向通向中央。

    而中央却是有着一个巨大的水银池子,缓缓流动的水银流,不时掀起点点波澜,而这正是他所要的。

    将一物承放,收集这些水银,或者说是“脉血银”,因为水银透露出一股血腥味,不过很淡,空气中还有一股香味压制着,只是那散发香味的东西明显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残存。

    水银池边,卫庄打量着四周环境,心中对韩毅的财富也有了更深层的了解,这些都是往年掠夺而来的,不过他不在乎。

    因为乱世之中,那里还有真正无辜的人,因为……活着便是罪,而且是原罪,人口在这个世界既是生产力,也是给予那些枭雄发动战乱的原动力。

    不过就在他心绪思索间,就明显感觉气氛开始变了,空气中都凝聚着不安,让他心神不宁,沉重的压力渐渐向他袭来。

    倏然,他终于发现问题的来源,一切都指向……水银池!

    惊心之间,低头一看,就发现水银池中两盏灯一般瞪大,散发凶光的竖眼,洪荒猛兽一般的压力袭来,使得他心中一跳。

    赶紧右手提剑一挡。

    嗷……

    轰!

    哗哗水银声,一条白色巨蟒从水银池中咆哮而出,将卫庄狠狠一撞,本来是带咬的,只是卫庄反应机敏,运转真元后退一步,抬剑横起,让它难以下口而已。

    卫庄身形被抛飞,撞在同为白玉的墙壁之上,白玉壁都裂开痕迹,呈现圆形裂纹,而至于卫庄当时只感觉那股巨力让手掌虎口都开裂了。

    身上也不好受,骨头都差点错位,要不是最后在抛飞后,使用真元卸劲,可能五脏六腑都会受伤,不过更多的是惊悚。

    两个木桶大的腰身,没有底细的身长,一身白色鳞甲,厚实无比,而也正是这天然的伪装色没有让自己第一时间发现这个怪物,想必其平日里是沉寂在水银池中。

    左手握住的皮囊袋,也即是打承的所谓“脉血银”,不过心中却对韩毅更加的忌惮,当时蒙面人可是说过,“脉血银”需要无数人的血液沉淀,加入秘法配料才能炼制而成,量很少。

    但是此刻看着水银池,这那里是量少,明明多不胜数好吧,而为了炼制所谓“脉血银”死亡的倒霉鬼,又会有多少?

    这就是一个让人悚然的事实了,不过现在,他更多的是,要怎么战胜这头异蟒,或者……怎么逃离。

    看着那巨蟒眼中闪过的嘲讽,还有那身为掠食者玩弄猎物的坦然,卫庄知道……这或许将是一场苦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