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三十五章这是骗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王都城中正街。

    商贩林立,一副百家生态浮现于表,叫卖声,争闹声,繁杂声不断。

    而韩非与卫庄二人一路走着,看着这副人生百态景色。

    卫庄忍不住好奇的询问,或者是质疑的说道:“你带我来这,所谓何意?”

    听着卫庄的话语,韩非那里还不知道,只是现在时间尚早,先来这里一趟也是好的,或许可以用心血来潮以做形容。

    “卫庄兄不必如此,此时时间尚早,那人约的是正夜十分,现在去也是一个等,既然左右不过一个等,让别人等我们,不是更好,这也能看出对方的诚意,以及对此事的态度。”韩非嘴角微微勾起,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毕竟对方那态度,让他拿捏不准,先在事度上占据上风,有利于两方的交流,如果对方离去,那么说明对方的诚意也不过如此,谈不谈,还有必要吗?

    卫庄眼神微微撇了韩非一眼,思索了一下,也就猜到了韩非打的目的,反而开始思索上次来紫兰轩窥视的那人,竟然在他手中轻松逃走,而且对之的一招,明显仓促,但是却能不落秋毫。

    剑术修为非一般人。

    不过就在两人游逛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俊逸公子,而那公子在看到韩非的时候眼神明显一亮,在韩非错愕的时候,将其拦住。

    那俊逸公子则正是刚从南宋追过来,跟随王语嫣而来的段誉,大理段氏的继承人。

    大理为一方小国,但是却能在几方大国的夹缝中挣扎求存,其必然有着一些手段,还有,对方与南宋交好,加上地理位置,也免于战火纷扰,段氏也算是混杂在武林之中的一族。

    而此次段誉,便是追着那位他眼中的神仙姐姐而来,毕竟对方是为寻找其表哥,才来到这韩国,而他也因为一些奇遇,方才能在一路上安然无险的到达。

    只见段誉掏出一副画卷,张开了来,画面上的一位姑娘,活灵活现的跃华在纸张上面,天然灵慧与其上,使得韩非也是眼神为之不断在画卷上不断观望。

    “这位兄台留步,请问兄台可否见过画卷上这人,还请指点迷津,在下不胜感激。”

    段誉神态自然,温雅异常,其身上的书卷气息格外浓重,让韩非先天就对其带着一股好感度,毕竟读书人之间的交流,或许就是顷刻之间,便以深交。

    韩非嘴角轻撇,对于这个有点憨的小子,也觉得好笑,如此就在集市上贸然拦人,谁会高兴告诉你,没将你当傻子就不错了。

    “这位公子,看你不是本地人,却在集市上拦住我等问话,还如此焦急,想必这姑娘与公子你关系一定匪浅。”

    韩非刚说完,就见对方竟然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手掌不自然的摸着自己脑袋,脸色尴尬。

    “这位兄台,我……我,只是这位姑娘的追求者……我从南宋一路追到这里,嘿嘿……”

    这一下,连卫庄也是眼神微微移了过来,更别说韩非,对于这家伙竟然为了一女子追了这么远,报以无语。

    “这位公子如果想要找人,可以去紫兰轩看看,那里应该~或许能找到也说不定哦!”韩非说着话语,不过眼神却是不自然的飘了,因为他想要看看,这小子的糗样,于是不怀好意,想要作弄一下对方。

    段誉赶紧道谢,话语诚恳的让韩非都不好意思起来,不断的打哈哈,以此糊弄过去,只是不知道对方去了之后,又将是何般模样。

    而卫庄则是看着这一切,对于韩非的恶作剧,表示不屑,不过眼神深处也是露出一点恶趣味,毕竟观这小子德行,必定是没有去过烟花之地的嫩头小子,不过想到紫女~以紫女那性格,这小子铁定会被其整蛊一番。

    摇了摇头,不语,看着段誉离去的背影,忍不住为其默哀。

    在段誉走后,却不知何时,前方来了一个老者,顶着个算卦化灾的小旗子,正站在了韩非与卫庄面前。

    然而卫庄却没有丝毫感觉其出现的时间,虽然大街上不可能有人敢对韩非动手,可也不得不防。

    手掌默默的扶持在了“鲨齿剑”的剑柄上,以备对方的出手。

    而韩非却默默的拦在卫庄身前,摇了摇头,开始打量起来这老者。

    一身黑白道袍,眼神暗淡无神,却又不时透露着一股智慧的光彩,一头掺杂着白色的束发,手上提着一根槐树枝桠。

    韩非不由问道:“不知道先生。为什么拦住我二人去路?”

    前脚刚走一个段誉,后脚又来一个老者,而且后者的突然出现,让人觉得很压抑,但是体内血脉力量的感应,却也知道……对方绝不是对他不利的人。

    “贫道槐禾道人,今天一时心血来潮,特此出来一行,没想到见到公子你二人,不过贫道略精算法之道,此时见公子二人眉头黑气交然,身上天星暗淡,却怕近日恐有厄难临身。”槐禾道人一语接一语,却是让韩非心头狂跳。

    经过此人提醒,他才惊觉这几天心神不时恍惚,心神之中总有一股想要逃离韩国的想法冒出,因为那股窒息的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而卫庄却是皱眉,想要反驳,但是看到韩非脸色顷刻大变,在一思索,这神州大陆奇人异事多不胜数,能算出别人有灾祸临身也不奇怪。

    “不知道先生可有解决之法?再此非谢过先生。”韩非明显知道事态严重,弓身请教起来。

    槐禾道人却是一笑,指着韩非腰上与卫庄腰上的玉牌,然后说道。

    “可,你二人取其腰间玉牌,与我这两张木牌交换,带在腰间,或许能够化险为夷也不一定。”说完,便没有了言语,让韩非和卫庄自己斟酌起来。

    韩非想都没想,直接取下,然后看着卫庄,在道人面前微不可查的时候,对卫庄点头示意,示意他取下腰牌,给他交换。

    卫庄叹了口气,左右不过一腰牌而已,换一下也成,不过这玉的换成木的,让边上不明情况的人,纷纷投以看傻子的眼神。

    在两人与槐禾道人交换后,槐禾道人便转身就走,将玉腰牌悬挂腰间,然后继续掏出几枚木腰牌开始向走过的人开始兜售起来。

    而且连同话语都没有一点变化,全是对方眉头黑气交然,天星暗淡,恐有厄难临身,而且那股世外高人的形象,要不是韩非他们注视着,在加上刚刚就上过当。

    还真就看不出来。

    卫庄脸色一黑,握在手中的木牌传出咔咔的声响,要不是韩非提醒,估计就会被捏碎了。

    一把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向着城门方向离去,惹得韩非苦笑不已,这算是真人不露相,还待在被害人面前继续行骗,要不要这样啊。

    眼神看向那自称槐禾道人的家伙,摇了摇头,心中对于这次自己的看走眼,有点无语,不过还是将卫庄摔在地上的木腰牌给捡了起来。

    擦了擦,放在袖袋中,算是对于这次自己看走眼做一个警戒吧,然后追上卫庄的脚步离去,毕竟今晚还要依仗对方啊。

    ……

    看着韩非与卫庄的离去,还在兜售木牌的槐禾道人,露出一个别有意味的神色,以微弱的话语言道:“哎……我这算是破坏规矩了吗~”

    不过转身继续投入卖木牌的大业之中,但是却很少有人会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