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二十七章秘物初揭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听着血无影的询问,副将明显脸露难看之色,因为他是韩王派来的人,以前对于这支恶魔军队还不是很了解。

    但是在过来后,他才算明白,什么是“恶魔”,因为这些人对于人命根本没有个在意,因为杀人,不过是他们的乐趣所在,甚至根本就是一群亡命徒。

    “第三波了,大人,我们这样不怕挑起两国战事吗?”副将一切以韩王的命令为主,对于血无影他们的所作所为,是痛恨万分,甚至对那些被他们迫害的人,有着不忍。

    听着副将的话,血无影那里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只是他懒得理会而已,要不是对方是维持他们与韩王唯一的关系纽带,他都会忍不住将他给宰了。

    “第三波啊,嗯……王安那里还有几波在路上,不急,慢慢来。”血无影轻笑着说道,眼睛却是看着前面被赶往送死的战俘,忍不住嘴角露出残忍的神色。

    而这一幕,正好落在副将眼中,使得他打了个寒颤,为那些被俘的人,心中哀悼。

    不过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鹰啼,使得血无影意外的看着天空,然后露出笑容说道:“原来是血鹰啊,看来是王都那边传来消息了。”

    随即发出一声奇特的声段,使得血鹰目光盯了下来,然后确定是血无影所发出的,闪电般的飞扑而下,落在披着铁甲的战马上,惹得战马发出不安的鸣叫,不过血无影立刻将其安抚。

    在血鹰的爪子上,取出一道秘信,打开一看,上面赫赫写着几个大字:主已回归,速回王都。

    看着这几个大字,血无影忍不住大笑起来,眼中的疯狂更加的痴狂,然后转头看着后面的弟兄,高声喝道:“弟兄们,回王都……面见公子。”

    而那些士兵,听到这话时明显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眼中的渴望都快化作实质了,欢喜的大声叫嚷,高喝,为之欢喜。

    不过不同的是,那个副将却是明显脸色一变,如同吃了死蚊子一样,赶紧对着血无影劝阻道:“血无影将军,我们不能回都啊!这是违抗韩王的交代啊,属于抗旨啊。”

    副将那里还有那种闲工夫墨迹,直接扯上韩王的大旗,毕竟这样也能给人反应的机会,不至于走向迷途。

    然而……

    血无影眼中血芒一闪,嘴角一冽,歪着脑袋看向副将,透露着不屑,缓缓说道:“韩王?他是谁?”

    副将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毕竟他跟着对方也有几年了,那里还不熟悉对方的性子,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还是要硬着头皮说下去。

    “韩……”

    噗——

    一颗头颅冲天而起,然后在高高抛起后,落在地上滚了滚,其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还保持着开始的说话的样子。

    只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将口中话语说完全了,因为他的尸体随着他的头颅落地,从马背上摔落下来。

    脖颈处的鲜血才缓缓喷出,而血无影则是将手中刀缓缓插回刀鞘,对于杀了这个副将,他根本没有放回事,因为从王都来信的那刻起,他们做事,再也不需要束手束脚,也可以恢复当初无法无天的性子了。

    “切,韩王啊,好大的威风啊,哈哈,来几个人收拾一下,毕竟副将也算为国捐躯了,我们可不能慢待了他啊。”血无影明显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眼神平淡。

    而他的话语,却是引得那些与他一起的士兵们哈哈大笑,对于这个副将的死好似理所当然一般,根本不在意。

    甚至有人建议能不能在砍上几刀,让对方功绩给夸大一点,别人好歹也算是在他们血杀军中待过。

    不过这明显不是好心,其中的恶意却是浓烈。

    “将军,另外几波人还需要给弄上去吗?”一个小将模样的存在,这时发出询问。

    血无影看了看他,露出残忍的笑意,缓缓言道:“不用了,都宰了吧,尸体就抛给这城中之人作为粮食吧。”

    血无影的话,却是让人遍体生寒,因为他开始就命令了下属,在其后方捣鬼,而现在正值立秋,了解了他们禾稻所种植收获的时间,现在这个时刻,还差一段时间成熟,而这个时刻,刚刚好。

    他要烧毁他们的庄稼,去年楚国发生大面积的旱灾,储备粮食本就不多,连对方王都都不见得好,那里还会管这边境城池。

    而这就是血无影想要的结果,他要这片地带,“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

    ……

    韩毅府下。

    如同白昼的光芒照射,一片空间露出,地面上贴的都是白玉瓷砖,而上面明显有着凹槽,方向通向中央。

    而中央却是有着一个巨大的水银池子,缓缓流动的水银流,不时掀起点点波澜,而水银池子中央,却是供奉着一样东西。

    透露着一股生机,散发着异常的香气,给人精神忍不住一震,大脑明显清醒不少,端是神异无比。

    韩毅看着那东西,脸上露出笑意,因为他知道,供奉了这么久的百越秘宝,终于成熟了。

    房间之中,还有几个暗门,其顶之上,却是别有洞天,这座密室明显建立在湖水下方,使得阳光照射下来,泛起的光芒在水银上更加的刺眼。

    而这格局还有着其他的奥秘,尽然使得上方根本无法看出其下有着暗藏。

    韩毅向前走去,不过就在这时……

    嘭——

    “嗷!”

    一声惊叫,水银池下冲出一条巨蟒,狰狞的身子竖立起来,一双竖瞳透露这寒芒,室中明显气温下降,爆起的水银激射而出,朝着韩毅而去。

    “哼!”

    韩毅冷哼一声,好似早有所料一般,袖袍一扫,一股异力化作屏障,阻挡着水银的的溅射。

    而那些水银落在屏障上掀起点点涟漪,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无法做到突破韩毅的防御。

    随即韩毅右手一抬,一掌压下,整个地下室都是一震,水银池子中的水银流水,顷刻掀起,声音宏大,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而那巨蟒却是在这一掌之下,被拍的伤势不轻,鳞片处不断渗透着血丝流出,而其竖瞳之中闪过恐惧之色,因为它认出了韩毅,接着便惶恐的趴伏在地。

    蛇躯不断颤动,它……害怕了。

    韩毅却是丝毫不加以理会,迈步而去,落在池中央,将那件物品拿起一观。

    上面刻画这一篇奇怪法门,但是在他见到那一刻起,那篇奇怪法门,或者说是武学功法,就好像在他脑海中铭刻一样,想要忘却却根本无法忘却,甚至身体不自然的运转起了这门功法。

    而那一刻,他感觉身体上的伤势,好转了一分,使得韩毅眼神徒然一变,没有谁能更清楚自己的伤势了,竟然在运转这功法后顷刻便好转一分,那里还不知道这功法的逆天之处。

    “有意思,不过应该还不止这一点吧。”韩毅缓缓言道,眼神却是盯着墙角某处正往着门头缓缓爬去的生物。

    那生物畏畏缩缩,好似怕惊扰到韩毅,想要在韩毅目光投向那功法的时候,找机会离开。

    不过在看到韩毅眼神盯过来刹那,绿豆般大的小眼一变,顶着乌龟壳的身子,那里还有那般缓慢,比之兔子还兔子,快的不是一点半点。

    “想逃,逃得了吗?”

    韩毅眼神却是盯着那乌龟一样的生物,刚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只是没在意,不过后来一想,他在这个地下室可没有投入乌龟这类的生物,而他手中的物品,明显有着一个裂痕,显然是被强行沾上去的。

    而这乌龟,也就能说通了,这般灵性,明显不凡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