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二十六章嫉妒为祸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在那一年的夏天,秀才走了,允诺姑娘说,他会来娶她,叫她等这自己。

    傻姑娘相信了,恶霸却发现了姑娘眼中的眷恋,他知道姑娘想要的是什么,但是那秀才却不理解。

    毕竟寒窗苦读那些年,就是为了这种时刻,上皇都赶考,获取功名利禄,为的就是施展自己的满腔报负。

    恶霸每次都会来秀才与姑娘离别的地方看看,因为在那里,他总是会见到姑娘的身影。

    一年,两年,恶霸暗中陪着姑娘等待了两年,看着傻姑娘那盼望的眼神,他不忍心伤她的心,他有多少次想对她说:“不要等了,他不会回来了。”

    但是却止住了,他不想看到姑娘眼中的失落,还有那眷恋的眼神,他怕他自己止不住嫉妒,而做出伤害姑娘的行径。

    年年复年年,一日复一日的等待,岁月在时间中迅速流逝,姑娘也不再年轻,她家门槛都被踏破了,上门提亲的也不少,但是她都没有答应,因为她还不肯绝望。

    每天都会去江边,眺望远方,因为他就是在这里离去的,而自己亲自送其上船离去,带着自己情系于他的一颗心,离去。

    但是却不知道,这么多年来,还有一人,在暗处默默等待,等待她放弃的一天,但是却等来的是这个傻姑娘,傻傻的等待那个酸秀才十年之久,恶霸觉得,是时候让这个傻姑娘别再这般折磨自己了,当然……这也有他的一点私心。

    而刚好,她那个死鬼父亲,在城中不知道怎么的染上了赌瘾,这就给他了借题发挥的机会,以将他父亲的负债还清,代价是将他女儿嫁给自己,而自己也会好好待她。

    不过他那死鬼父亲还是有点良心,给果断回绝了,毕竟那个父亲愿意将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不过在恶霸讲清这些年的前因后果,便不在纠结,随即爽快的同意了。

    因为这些年他女儿的事,他怎么能不明白,他甚至为此劝了很多次,但是得到的却是女儿对于那个秀才的痴情,不然以他女儿的姿色,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没有嫁出去。

    于是久而久之,就放弃了劝说,任其由之。

    而这次却看到了希望,没成想这个恶霸也痴情于自己女儿这么多年,想来以后女儿必定有个好的后半辈子。

    于是他串通恶霸,两人自导自演了一出戏,目的是女儿为之同意,女儿在“孝”字这里,栽了个跟头,同意了下来这门婚事,这也有了男子那恶霸的名号。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那傻姑娘却在新婚时,在恶霸与她爹的对话中,误解了两人的计划,以为是自己父亲贪图荣华,连同恶霸,两人导演的这出戏码。

    自己的父亲竟然这般对自己,伤心欲绝之下,还有对于秀才的思恋之情下,萌生了轻生的念头,毕竟秀才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差也得有个回信吧,然而没有。

    痛思之下,在婚房之中割腕自杀了,等恶霸发现的时候,已经一切都晚了,从那刻起,恶霸的心死了,在看见姑娘死去的尸体时。

    谁能平静而视自己所爱之人的逝去,一切都迟了。

    ……

    听着这段故事,唐季闭上了眼睛,任由雨水落在身上,也从这段故事中,知道了为什么玉厉云做事这般的极端,可是却也有说不通的一点,然而他没有问。

    轻轻起身,将油纸伞夹在怀里,轻言道:“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在他离开后,玉厉云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将怀里的一具玉雕轻柔的取出,玉雕刻画的是一位女子,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仿佛那不是一个死物,而是一个真人。

    玉雕散发着一股黑色气息,隐隐透露着不详,但是他却浑然不在意,有的只有爱恋,眼中还透着一股坚毅,和……决然。

    ……

    楚国边境。

    天石城外。

    喊杀声震天,而城外一队人马,正在冲击天石城,然而战况呈现一面倒,冲击的一方很快就死得所剩无几,根本不能对城墙上的楚军造成一点的伤害。

    但是……

    城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脸上露出喜悦,因为冲击的根本不是敌方的主力部队,全部都是敌方从草原,还有边境驱赶而来的部落人员。

    城上的楚军都是露出郑重的神色,紧张无比,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对于那始作俑者的恐惧,通过这些年来的了解。

    对方根本不将民众当人看,在他们眼中,平民……是用来杀的,军队……是用来练兵的,好像发泄着心中怒火,每次过境,要么行雷霆杀伐,要么也让对方难堪万分。

    被各国边境存在,视为“恶魔手腕”的血杀军,韩国最可怕的军队,曾经击败过各国精锐,不过在被派往边境后,更是被草原中的各部落,视为草原恶魔。

    经常以杀戳为乐,以战养战,甚至不时将那些他们眼中的可怜虫们,驱赶攻城,如果能拿下城池,他们能活,反之则然。

    “他们来了,都做好准备。”一身穿青铜甲的男子,拔出长剑吼道。

    随着他的大吼,视野界限处,无数灰尘席卷,战马声,大吼声,还有惨叫声响起,响彻云霄。

    先出现的是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服饰,各种服饰不一而足,显然都是来之各个部落的存在,但是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面露恐惧之色

    不时有人倒下,成为其他的踩踏而过的可怜虫,真先恐后,生怕落后其他人,眼神都是迷茫,绝望。

    不过在他们看到那壮观的天石城时,他们的眼神随之变了,变得无比渴望,因为他们能活下去的条件是,踏平天石城,不然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的杀戮。

    而在这段路途的时候,是他们最难过的,因为后面那些恶魔根本不会将他们当人看,倒下的存在,就没有了价值,落在后面的,每过一段时刻,就是他们经历死亡折磨的时间。

    不过终于度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刻,因为目的地到了,在这一刻也是他们命运的抉择,成功表示能活,反之他们不能容忍失败的代价。

    而他们后方,一队骑着战马的军队,缓缓逼近,而他们每个人眼中都透露着疯狂,还有对于鲜血的渴望,他们渴望杀戮,他们享受杀戮。因为从他们创建初,就是他们公子手上的利器。

    “哇,真壮观啊。”一青年男子,身穿血色铠甲,骑在战马上,用手抬在眼前,看了看天石城,忍不住发出感叹。

    只是他的感叹,却没有人觉得真实,有的只有彻骨的寒意。

    “这是第几波了?”男子放下手,转头询问他的副将。

    而这男子,正是这支军队的主将,“血无影”,有着血修罗,屠夫,刽子手,等一系列称呼,而这些都是与他较量过的存在,给他取的称呼。

    而这些人,往往都已经下了黄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