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二十五章人生为迟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天空中下着小雨,微弱的雨滴落在地上,树上,树梢上茂密的叶子生机盎然,郁郁葱葱。

    不远处有着一个湖泊,细雨落在湖面上,泛起一片片波纹,而岸上有着一个披着蓑衣正在垂钓的老者,正是玉厉云,不过他却是平静的望着湖面,等待鱼儿的咬钩。

    不过在这个时候,雨滴打落在在油纸伞上的声音打扰了他,眸子中闪过一丝的了然,也不回头。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问吧。”

    玉厉云平静的说道,对于来者明显知道其身份是谁。

    来者是一个中年男子,正是与他齐头并进在韩毅宫殿参见者之一:唐季。

    也是那位刀者,给人无尽杀伐气息的存在,他的刀为杀人而存在,与老者地位对等。

    唐季拿着油纸伞目光复杂的看着湖面,也没有正视着老者,其心中有着无数言语想要对着玉厉云说,但是话到嘴边,却是眼道。

    “这次我就当没看见,你要正视我们自己的身份,我不想失去一个挚友,甚至是我曾经的恩人。”

    言语中却是透露出警告,还有劝解,真心实意的话语。

    这话,让玉厉云抓住鱼竿的左手一抖,神色复杂起来,对于唐季的话语,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两人交事也有几个年岁了,脾性都清楚明白。

    “看啊,鱼儿上钩了,大丰收啊。”

    玉厉云在这时,将上钩的鱼儿钓上,却是转移话题起来,因为他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言,因为他对他这个挚友的性格摸得很透彻,对于情义看的很重,但是这种人,一般很难好好的活着,因为他们他在意别人了。

    看着玉厉云将一条大鱼钓起,唐季叹了口气,将油纸伞收拾起,一挥手便将远处的一块石头给挪动了过来,坐了上去,对于微微细雨落在自己身上浑然不在意。

    “你的性格太不适合做我们这种事,你太在意,或者是顾及同伴的感受了。”玉厉云言道,期望对方能改一改,不然这种性格或许会害死他。

    “改不了了,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话说,传讯应该到了边外了,血无影他们会在几天后赶回王都。”唐季捡起一块石头,将湖面打出无数的水漂。

    听到血无影他们会回来,玉厉云却是慢条斯理的将钓上的鱼收拾起,继续放下诱饵,扔在湖水中央。

    玉厉云根本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所在意的,那里会是这个。

    “唐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要听吗?”玉厉云充满沙哑的声音传出,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听他所言。

    唐季微弱的点了点头,表示他愿意听一听这个故事,而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的含义吧。

    玉厉云轻笑出声,话语却是带着一股凄凉的语气。

    而他所讲述的故事,却是为秀才,姑娘,还有恶霸的故事。

    讲述的是,曾经一位秀才与一姑娘相爱,他们一起许下海誓山盟,姑娘不顾其父亲的反对,坚决要与秀才在一起。

    秀才为了他们更美好的生活,上皇都赴考,满怀信心,在与姑娘交流后,姑娘为秀才送行,亲自为他绣了一双白布鞋与一件布衣,是为她的心意。

    但是这一去,却是两年都没有个回信,姑娘却还是傻傻的等待,盼望着秀才回来娶她,秀才那里知道,姑娘想要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情郎的陪伴啊。

    而那傻姑娘为此共在等待中,耗费了十年的青春,人生又有几个十年,而姑娘却是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给荒废了。

    直到有一天,秀才回来了,带着迎亲队伍回来了,他是来允诺的,是为接姑娘去皇都成亲而来,他守约了,只是太迟了。

    姑娘死了,割腕自杀的,她太贞烈了。

    村中恶霸,看上了她,而她那父亲又不知道何时染上了赌瘾,姑娘父亲为了赌博,输得倾家荡产,负载累累,甚至欠下了一大笔债,而这也是恶霸所要达到的目的。

    恶霸上门强硬的提亲,姑娘答应了,但是却在新婚之夜,割腕自杀,她还是忘不了秀才,于是用最贞烈的方式宣告自己与秀才之间的爱情。

    而回来的秀才,宛若晴天霹雳,要知道他为了给予姑娘美好日子,在皇都吃尽苦头,只是为了有朝一日高中,好不负他与姑娘离去时的许诺。

    但是现在太迟了,姑娘死了。

    ……

    “那秀才就是你吧。”唐季侧头看向玉厉云说道,他原本可没有想到其竟然还有这种故事。

    不过人生中,谁的经历不是一则故事,只是长短而已,有着故事精彩,而有着故事索然无味罢了,而他自己的经历,也不是那么简单。

    听到唐季的话语,玉厉云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我是那个恶霸。”

    惹得唐季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不过也没有言语,就等着对方接着说。

    而玉厉云也往着下面接着说,而他所说的,却是另外一个版本。

    当年那个恶霸是逃难而来的,被人追杀,一身是伤,成功逃离到了姑娘所在村子外面。

    村子中的人,对于这个浑身刀伤,剑上的男子忌讳无比,毕竟以当初那个社会,换谁也不会救治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那个恶霸也对此理解,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不会去救,他躺倒在村外,浑身是血,等待死亡的那一刻的到来。

    但是等来的却是一个姑娘,给他包扎伤口,处理一身的伤,这一下,让恶霸很是意外。

    “你不怕我?”

    姑娘却是笑了笑,然后说道:“救治一条命,再说,你伤这么重,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我呢。”

    看着姑娘那小模样,虽然恶霸做出无所谓的模样,但是他的心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了。

    恶霸也不是开始就是恶霸,被救治后他离去了,他去了城镇中发展,很快就有了起色,毕竟当初也是世家子弟,底子在那里。

    但是他始终忘不了那姑娘,他回去村中,看到的却是姑娘喜欢上了村中的那个酸秀才,虽然不屑与那个酸秀才比较,但是看着姑娘开心的笑容,他祝福她。

    但是却也埋下了嫉妒的种子,嫉妒那个秀才,何德何能会得到姑娘的整颗心,为什么不是自己,如果自己能够早一点抢在前面,那么代替秀才的便是自己了吧。

    不过,一切的转折还要从秀才上皇都赶考说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