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十六章何为生存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听着韩毅的话,明珠夫人却是冷汗之冒,她知道,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这话,这话“也算”是说给她听了,不过却是让她喜不自禁。

    因为,这说明了,她还有价值。

    而她确实有一定的价值,比如,她的能力。

    她能够引响人的梦境,甚至编制一个梦境,而这种能力,或许就是韩王安,没有点破她的原因。

    因为她每次都能够将韩王安拉入梦境,而在梦境之中,她可以逐渐探索人心之中的秘密,而对方却会沉寂在梦境之乡无法自拔,挖掘对方心中隐蔽的内心。

    这种能力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拥有,好似天生便拥有一般,以前她还为此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

    但是,在那一刻起,她明白了,这个世界很广大,在一次进入韩王安的梦境之中,她明白了,不是她多有魅力,而是她的能力。

    她,见到了韩王安在梦境之中,环抱着一个女子,露出他从来没有过的开心的笑,但是因为她的闯入。

    也正是那一次,韩王安对她露出杀意,因为自己探索到了韩王安埋葬在心中深处的秘密,也是他心中的净土。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知,再次对这些王族产生新的认知,如同魔盒一般,只要打开一个口子,就慢慢的关注起来,而这一关注,使得她发现的秘密越来越多。

    不然的话……

    而那侧殿的气息,可能是在警告她吧,警告她不要踩往禁区,不然其结果可想而知。

    听着韩毅的话,这一刻,她全部想通了,原来啊,她这般的渺小。

    “公子,需要奴家帮忙吗?”

    明珠夫人怯生生的问道,这一刻她将她的一切骄傲都抛弃了,只要活着,一切她都不在乎了,因为得罪面前之人,就算是死,也不见得安宁啊。

    想到这里,她隐晦的注意着四周,因为她的耳边,在进来这座殿的时候,就有着一些零零碎碎的话语响起。

    很是诡异,好像这座大殿之中,不止他们两个人,而是还有这不少的……人。

    韩毅没有说话,而是坐在座位上撑着手臂,靠枕着脑袋,看向大门口,

    明珠夫人惊疑,不过在过了一会后,她感受到脖颈处如同赤裸裸的,暴露在利剑之下,让她浑身一阵冰寒,她明白,来者必定是一位高手,还是用剑的。

    砰!

    大门直接打开,而随之而来的便是两道脚步声,在雨声夹杂的气氛下缓缓走来,给人无声的震撼。

    灯烛中的火光被吹得摇摆不定,好似转眼就要熄灭一般。

    两道身影浮现出来,一左一右。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

    “静无声,听死声,一片愁云惨淡,又有几人生还。”

    出声的是左边的来人,是一位老者,话音虽然苍老,但是架不住其眼中的剑意,摄人心神,好似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

    诡异莫名。

    再接着又是一道不同与其的声音,充满了厚重,还有威严,隐约透露着无边的杀气。

    “听无声,静死声,千秋一片莫名,奈何功绩是非。”

    这次出声的是右边的一位中年人,一身白色布衣长衫,腰间悬挂着一把唐刀,给人锋芒毕露,杀气横溢之感,一张脸写满了严肃。

    两人直接与明珠夫人擦肩而过,但是却让明珠夫人寒毛倒立,命不由己的感受直逼心魂,在他们走到她前方时,她后背已经湿透,两只玉臂不断的打着颤抖。

    因为刚才他们两人,将眼光往她这里瞄了一眼,就是这一眼,她发誓,这一刻距离死亡太近了,如果这里不是在韩毅的行宫的话,可能她就是一具尸体了。

    而两人走到台阶前,直接单膝跪地,缓缓而庄重的言道:“奴,玉厉云(唐季),参见主人。”

    听到俩人之言,韩毅眼眸环视一眼,然后直接看着明珠夫人,阴寒的说道:“跟着她,将我要的东西带回来,另外……我不想看到林家有一个活口。”

    “是!”

    没有多余的言语,有的只有两声干脆利落的答复。

    听到回复韩毅便闭目养神,而明珠夫人这才缓缓动作,从刚才的阴影之中走出,然后看着面前两人,心中却是震撼于韩毅竟然有这种高手的效忠。

    “是,奴家必定不负公子所言。”

    明珠夫人适时候说道,但是韩毅却是随即再次说道:“我不要经过,再给你半个月,还没有消息的话,我想你就只剩下最后余热的价值了。”

    而这话,却是引得玉厉云还有唐季心头猛颤,因为他们知道韩毅最后那句话的意思,而就是因为知道,所以用着一股怜悯的眼光看着明珠夫人。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且短,但是想要在半个月获得那消息,显然困难无比,不然她也不会拖到现在。

    苦笑着回道:“是!”

    “你们离去吧!”韩毅直接令命道,三人随即行了一礼,两人跟在惶惶不安的明珠夫人后面离去。

    而在他们离去后……

    “她,发觉到了我们。”韩毅身边传出一道女子声音,缭绕回荡于殿中,清冷无比。

    听着这道女音,韩毅却是丝毫不感到意外,眼神也渐渐变得温和,透露着热切。

    “是啊,不过那又如何,左右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一步闲棋,以我那父王的能耐,想必已经发现了,只是没有点破而已,不过他还真是对母亲您恋恋不忘啊。”

    韩毅温和的说道,眼中透露出莫名色彩,好像里面的歪歪拐拐,他都能够明白一样。

    但是这话,却引得女子的不满,还有强烈的反驳。

    “哼,恋恋不忘?他只是对他的王位恋恋不忘吧,百越王,韩王安,为娘只怪生前跟错了人,太过有眼无珠。”

    女声透露着一股恨意,那种怨恨的气息环窜殿中,无限的凄凉,恶毒。

    韩毅听着这话,他微微闭上眼睛,果然是化作恶灵后的后遗症,毕竟当初母亲的秘术,也就能安然保持住十年而已,现在早就过了,不过是他通过一些手段,才使得其不会进入疯狂状态。

    但是这办法也不是一个长久保持下去的办法,给过一次就会发生“魂悸”,而他每一次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都是海量的,而最近一次的“魂悸”是在三个月前。

    “现在既然知道了“麒麟玉”的下落,便将计划改变一下了,母亲,这件事完了,我就没机会陪伴你了。”

    韩毅温和的道。

    ……

    “孩儿,你……怪为娘吗?毕竟她……那件事情上,是……”

    说道这里,女声渐渐的放低,充满了懊悔。

    韩毅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悔恨,想起了当初的事,一边是自己所爱,一边是自己生母,每当想起自己生母那时陷入“魂悸”时错杀了她,韩毅就是悲从心来。

    “我恨我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与母亲无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