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大乱斗 第八章 暗处之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唱笔

    两人询问事情缘由,紫女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他们明言。

    卫庄忍不住皱眉,而韩非却是闷着不说话,一时间气氛很是静异。

    而紫女则是等待他们的态度。

    最后还是韩非说话了,毕竟他们之中也就他对韩毅有所了解,三人分析,总比一个人瞎琢磨强点,所以他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我十弟,他的母亲是当年百越的圣女,也是王后,但是在一场战役中被我父王俘虏回来的。”

    一句话道明了韩毅的身份,而且还是王室秘闻,属于密传不宣的。

    “战争之中的附庸而已,很正常,这便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卫庄一手酒杯,一手撑住桌子言道,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毕竟这些事算不得台面,那些王室可是没有少做,在战争中的女人,话语权根本没有。

    听着卫庄的感慨,韩非和紫女赞同的点了点头。

    随着话题的深入,他们了解到。

    韩毅,是那百越王后与韩王的子嗣,而且很得韩王的疼爱,至于这个疼爱多真实,就不是韩非所能够了解的了,毕竟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久远之前,那是他童年时代,记忆早就忘记了个大概。

    但是有一点他没有说,比如,他对于韩毅的忌惮,便是在他童年时代就有着的,而这就关乎到了另一个事件,埋葬在他记忆深处的梦魇,曾经陪伴他度过童年每个夜晚。

    咔拉、

    门打开了,一位儒袍小生走了进来,对着韩非还有卫庄几人行了一礼节然后说道:“卫庄兄,韩兄,还有紫女姑娘,张良在此打扰了。”

    看着这人的进来,卫庄还有紫女皆是疑惑的眼神看着韩非,期望他给个解释,毕竟这中途参加他们的同盟中,总的有个理由,而且还必须要有那个资格啊。

    而韩非则是起身,将一杯酒递给张良然后嬉笑道:“子房来了,不过你来的可是慢了啊,来来来,必须自罚三杯。”

    典型为张良的冒失开脱,这一举动也让卫庄和紫女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其意,他们两人算是明白了,这韩国九公子也不简单啊,这就开始笼络人才了。

    而张良张子房也不推脱,直接接下一饮而尽,示意杯中以完,也算纳了这个情,毕竟这次前来,他是有要事请求于韩非。

    而显然,韩非必定给他做过介绍,将其拉为既定阵营。

    “韩兄,子房这次可能辜负了韩兄的期望了,我父那边采取的态度明显很坚定,立场倒戈显然不行,哎……”

    张良叹道,只是谁又明白这其中的原由,而显然,张开地那边还在观望,毕竟站队这件事,可不是那么简单,有时候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都不一定,这也是他们这些人这么多年以来习得的生存方式。

    听到这话,韩非表示理解,如果真直接就这么轻易站在他这边,他还不一定会敢招待呢。

    张良也在紫女的招待下坐了下来,然后眼神看在了案桌上的纸上,露出疑惑,但是他也没有问,毕竟才来,对于情况的了解不够彻底,现在只能尽量采取观望,在关键的时刻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就好了。

    “子房啊,不知道你父对崔文子这个人,可有所了解?”韩非问道,毕竟他才回到韩国,消息对比其他人来说明显落后一些,或许在这韩国之中,消息最灵通的便是姬无夜与张开地了。

    而这大将军姬无夜,他的私人卫队还有暗中布置的棋子,可是不少,收集信息对于现在在韩国中只手遮天的他来讲,还真不是事。

    而另一方,便是张开地了,代表着韩国张氏一族,其势力分布,底蕴无数,也正所谓无永远的王朝,有的只有万年的世家,因为他们不会将鸡蛋全部放入一个篮子,而是采取分别方式。

    因为这样不管是那个当权者胜利,他们张氏也不会成为彻彻底底的败落者,甚至还可以由此而获得难以想象的权利把柄,而这也需要他们正确的眼光。

    而张良会与韩非交好,而却还不被张开地阻止,这其中意味明人心中都明白,只能说明,他的内心也开始为以后的存亡做准备,而张良的作为也是他默许了的,不然世家子弟的骄傲,怎可因此而动摇。

    “这个子房不是很了解,不知道韩兄何故有此一问?”张良想了想,给了个不清楚的态度,然后反倒询问情况。

    喝了一口酒,韩非还想有所动作,但是惊见卫庄这个时候将手抬起,做出一个奇异的姿态,然后在桌案上用酒水沾了一点,画了一个箭头,指向门口。

    先是疑惑,然后便是……

    惊!

    几人瞬间明白过来,竟然有人在此偷听,而且看其情况,显然对方已经听到了他们所交谈的内容。

    而韩非与张良开始聊起了话题,只是没有深入,而是在吸引这偷听者的注意力。

    卫庄瞬间而动,直接冲了出去,手中倒提青锋,整个人出现在走廊上,却还是慢了一步,于是四处张望,看到从拐角处一闪而过的身影,赶紧跟了上去。

    而在卫庄离去后,现场气氛明显显得有些凝重。

    毕竟有人竟敢踏入紫兰轩这里来打听情况,而且看其情形,对方明显在此地已经听了很久,如果不是张良的突然到访,可能他们还不一定能够发现对方。

    “紫女姑娘,不知道这韩国多久又出现如此人物,竟然能在这里潜伏而下顺利偷听我们的商议,可否有所映像?”

    这时候,韩非明显面色开始严峻起来,果然不可小觑天下人啊。

    紫女脸色也不好看起来,而且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竟然有人能在她的紫兰轩中肆意探访,根本让人难以寻到其踪迹的情况,就连卫庄都在一开始没有察觉,潜伏者的可怕不言而喻。

    “看来我这紫兰轩有一定时候没有出名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此放肆了。”她动怒了,这段时间才刚刚在韩非面前展露他们的威信,就这样被打脸,而且还是双倍啊。

    韩非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很快就察觉到了紫女的不妥,于是半自嘲半开玩笑的说道:“看来我这一回来,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了,哎,果然如我这般美男子在那里都是关注的焦点,不知道我是要高兴呢,还是悲伤。”

    说完,富有感染力的笑了笑,将美酒满上,再次饮用起来。

    气氛开始放缓,紧张气氛也微微下去一点,紫女开始回答上一个问题说道:“韩国之中有四人轻功了的,分别是跟随姬无夜下属的百鸟组织,其中就属墨鸦还有白凤,此二人轻功了得,但是在我这里也不一定能够暗查这么久而不被发现,而另外两个~”

    “一人三年前就离开韩国了,至今都不曾回归。而这最后一人便是被道上的人称为百盗妙手的齐妙空,这人的话,倒是有可能啊。”

    分析了一下,简单的概括这情况,而这一些也将线索指向了齐妙空这个人物,这不是紫女没有概括更多,而是在韩国中混道上的人,他们大多数都会在韩国的灰色圈子中彼此认识,就算不认识的也会通过关系网进行了解。

    “这么说,除非卫庄兄将那人追回来,不然这齐妙空是最有嫌疑的了。”韩非把玩这酒杯,眼神看向张良,希望在他眼中看到“确认”的眼神。

    张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齐妙空这人倒是有所了解,是一名不简单的窃贼,前年据说在守卫森严的王宫都出现过好多次,为此韩王也是对之无奈,如果是他的话,倒是有可能。”

    紫女为此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毕竟能在王宫中来去自如,使得韩王对此都无奈的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一个人。

    但是就在他们想要继续深讨的时候。

    门开了,卫庄眼神冷厉的走了进来,其情况已经很明显了,那个人他没有抓到,让他给跑了。

    而进来的卫庄明显听到他们的讨论,于是发出一语,但却宛若泼了一盆冷水在他们身上。

    “今晨在城南发现了齐妙空的尸体,他死了。”

    话语简洁,但是却让几人心中的线索直接绷断而开,死了,齐妙空死了,这也代表着来者不是他,但是这又会是何人,难道是离去的那人回来了,但是也不可能。

    毕竟那人远在楚国地界,难道是墨鸦和白凤其中之一,但是这更加的不可能,因为他们不管如何隐藏气息,但是在卫庄的武者感应中却是逃不掉的,隐蔽不了。

    “卫庄兄这消息当真?”

    但是卫庄却不在言语,而是点了点头,示意他所说的绝对是真的,无故被质疑,这使得他态度也不可能太好。

    韩非讪笑一声,为此做出道歉,然后开始分析,但是获得的信息有限,难以真的了解,于是开始向卫庄询问一些细节,比如那人对于他的感觉。

    得到的答案却是,两人交过一手,左撇子,使剑,很强,而且轻功非常高,短暂交手后对方就撤离了,而且对方明显易容了的,加上对方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纠缠,所以便没有个结果。

    了解了这些信息,韩非为之震动,能与鬼谷传人交手者的实力,而且还得到他的承认,想必其武艺一定到了一种可怕的境地,这显然不会是墨鸦与白凤,毕竟两人手段侧面在紫女那里了解了一下,就让他给排除了。

    “卫庄兄可有齐妙空的死因?”

    韩非故此一问,毕竟就算是死,也会留下线索,不管是仇杀,还是比斗被杀,其死因绝对会留下,比如身上的伤痕,那一处为致命之伤,还是被人枭首掉的这些都是情报。

    他可不相信无缘无故这人就这么死去,而且他的心中隐隐觉得此事没有这么简单,这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第六感,而这种特别的灵感,使得他多次逃过致命危机。

    “死因吗?如果我说是,鬼杀的呢!”

    卫庄为此也是疑惑不解,因为这太荒谬了,即使以他的见识,在得到消息后过去观看,直到现在也还是觉得诡异的让人发毛,因为在齐妙空的身上,有着无数的黑色手掌印,但是却没有一处致命伤,以他对人体的了解,这些不算伤痕的伤根本不会对其造成伤害。

    但是他就是死了,死的诡异,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手掌印,小孩的,女人的,甚至是枯瘦老者的,而且其尸体面目上还保持着一脸诡异的让人发瘆的笑容,面部都带着扭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