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五二章 李敬元的报复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

    这边刚开车回到家中的李敬元并不知道龙家对他的情况了若指掌,他刚从车上下来,家中的老管家就已经站在了车门前:“少爷,老爷叫您过去。”

    看了一眼手表,李敬元的眉头轻皱了起来:“这个点,他不应该睡了吗?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不肯去医院,大半夜的还这么折腾,不要命了吗?”

    他不满的表情落到了老管家的眼里,老管家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李敬元看到他这模样,停下了脚步:“李叔,你也算是家里的老人了,现在家里是什么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还不站在我这一边,就等着李家完蛋吧!”

    这番话倒是让老管家心中明白了什么,他低头说道:“少爷,今天……敬承少爷强行闯开了房门,去见了老爷。”

    是这样吗?估计是家里那个老家伙知道他囚禁了那对母子,所以想要发脾气吧?只是……原来的他,尚且不怕老家伙发脾气,更别说现在了。

    之前因为老家伙不愿意去医院,他就交待过医生了。以后老家伙只怕都只能躺在床上,哪也去不了了。没想到这样情况之下,老家伙还想护着那对母子。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冷笑一声:“还真是小看了他,没想到他也是一个情种。行了,我过去看看他吧。不过,李叔,既然上面关不住他们,那就让他们去下面住吧。”

    下面?听到这里,老管家突然明白了,这栋老宅子里确实是有地牢的,但那只是在仆人犯错后,才会被关上几天的小石室。那里终年不见阳光,而且阴冷潮湿,如果将那对娇生惯养的母子关进去的话,只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得废了吧?

    不过再看李敬元的表情,老管家乖乖的弯腰行礼:“是,少爷!”

    没有理会老管家会怎么做,他直接上了二楼,走进了左边走廊,推开了一间屋子的大门。

    站在客厅里,就听到卧室里自己的老爸在那里发脾气,大声骂着身边的佣人,骂着他。再看地面上,全是砸碎的瓷器和玻璃碎片。看来,老家伙虽然躺在床上,但精神还不错。

    冷笑了一声,他懒散的走进了卧室:“爸,我回来了。李叔说你要见我?”说完,他对着还在屋里的两个佣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

    佣人看到他的手势后,如获大释般的松了一口气,赶紧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李敬元没有在意佣人的表情和反应,只是走到了床前:“听李叔说你下午发脾气了?医生说过,你现在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这样对你身体的恢复才有好处。不然……你的高血压很可能会要了你的命的。”

    明明是一番关心的话,可是从他口里说出来,就是气人。李云益气得用手指着他:“你个不孝子,你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

    “气死你?怎么会?你可是我老爹,是李家现在的家主。我可是盼着你早点好起来,然后我可以继续我逍遥自在的日子啊。”李敬元笑着从一旁拖过一张椅子,坐在了李云益的床边:“你看,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在给你用,为了让你安心养病,我这个纨绔子弟都开始负责家族事务了。像我这样孝顺的儿子,哪里去找啊?”

    孝顺?床上的李云益气得恨不得一巴掌糊过去:“你还敢说?你,你是怎么对朗灵和敬承的?那也是你小妈和你亲弟弟。你,你竟然敢软禁他们!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看到老爸气得额头上青筋突出,李敬元却是笑着跷起了二郎脚:“小妈?亲弟弟?”打量了一下四周,他起身从一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书来,然后来到床边,翻开一页放到了老爸的眼前:“老爸,族谱上我没有小妈,也没有弟弟。你的儿子,只有我一个人。记住了!李家的族谱,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添上去的。”

    “你,你这个孽子!”

    “还有,你可没娶曾郎灵那个贱人。就算娶了,她也只是一个填房,搞清楚了。妾不如妻,续不如妾!至于那个野种,在李家没有承认之前,他只能叫曾承,不能姓李,也不能按李家敬字辈来取名字。你是族长,族里的规矩要搞清楚,千万别让其它叔叔伯伯们取笑了。”

    说完这些,他还好心的将族谱放到了李云益的手上:“如果不清楚,就好好看看族谱和上面的规矩。还有,早两天族里已经开过会了,考虑到您现在的身体,现在族长的职责由我全权代理。三个月后,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的话,将会由我来继承家长的位置。”

    “你,这个逆子,你是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本来李云益也不是多喜欢那个女人,但是为了他那个儿子着想,他才想要扶正曾郞灵。只有这样,李敬承才能名正言顺的入族谱,才可能成为他的继承人。

    可是哪怕是他不喜欢,那也是他的女人。既然是他的女人,他又怎么能忍受别人这样看低她?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也不行:“在父亲床头呆过的,都可以称为小妈,更何况那个人是你的亲弟弟!你怎么可以骂他……骂他是野种?”

    “可不就是一个野种吗?他的母亲没名没份,只是一个会勾引有妇之夫的贱人,生出来的,当然也是贱种了。再说了,您真的要按以前的说法来做的话。别忘了,我才是正室所出的嫡子,那一个,连庶子都算不上。”

    被儿子这句话给堵得,李云益一口气差点没有缓过来:“你,你……”

    “不舒服?不好受?现在,你应该能够体会当年我妈是什么感受了吧?她那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你一点一滴的,活活给熬死的。李云益,你当初可有怜惜她半分?没有,当初我妈病得下不了床时,你甚至都没有去看她一眼,你只顾着你的风花雪夜,莺莺燕语,哪里会去管你的结发妻子病成什么模样?”

    看着儿子冷酷的模样,李云益这时更是怒不可遏:“所以你现在就要报复我?”

    “现在?不,你不觉得,我的报复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吗?”

    这一句话,才让李云益意识到一点,那就是……曾经被族内人都看好的李敬元是在他母亲死去后,才开始变得放荡的。本来以为,他只是因为失去母亲,所以太过伤心,要寻找什么来安慰受伤的心,填补空虚与寂寞,却没想到,他只是为了报复。

    所以,这些年,他因为自己的儿子不成器被外人和族人嘲笑,全是儿子的报复?这时他也明白为什么在他出了事之后,儿子可以很快接掌家中事务,并处理得井井有条:“你那些都是骗人的?!就是为了让别人羞辱我?为了这个目的,你甚至不惜让别人轻看你?”

    李敬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别人轻看我又怎么样?我又不会少一毛钱。而且正是因为他们轻看我,这一次,我才可以赢得这么轻松,不是吗?”

    是啊,因为所有人都看不起这个纨绔大少,所以哪怕他接掌了李家家主的位置,也没有任何人将他放在眼里。也正是因为这份轻视,才让他那么快挽回了颓势。

    原来是这样,原来竟然是这样!李云益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他知道一切已成定局。他的儿子,终究是有实力掌控整个李家的,所以曾郎云和李敬承的命运已经可以确定了。

    明白了这一点后,李云益终于是冷静了下来:“所以,你打算怎么对我?”

    嗯?明白了?李敬元微笑着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您毕竟是我的父亲,哪怕再恨你,我对你的报复也仅限于那些孩子气的手段而已。放心,你会享受到你该享受的一切。只是,医生说这次车祸对你的身体造成的伤害太大,以后你估计都只能躺在床上了。”

    所以,他是废了?李云益明白了自己的情况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勾引有妇之夫,按族规应该是沉潭吧?不过现在是法制社会,所以我不会做得那么狠。卖去东南亚吧,听说那边有很多人有特殊的癖好,应该可以很好的满足她了。至于那个野种……说实话,我很为难。或许……我该把他交给龙家?”

    听到这里,李云益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我们最近发生的事,全是龙家做的?”

    “不然你以为呢?”李敬元微笑着看到自己父亲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你觉得,以龙家的实力,要查清楚是谁在袭击龙成轩很难吗?以龙家的实力,要报复你们很难吗?你应该庆幸,庆幸我跟张小莫的关系一直不错,庆幸她刚好生了孩子,心情不错,也庆幸那颗子弹没有击中龙成轩,不然……李家全部人,都会为你那个愚蠢的野种陪葬。”

    李云益苦笑一声,果然,他们还是小看了龙家:“钱家怎么说?”

    “钱家?”李敬元冷笑一声:“虽然我不知道龙成轩是为什么受的伤,但是敢在背后支持别人狙杀在役军官这种事,换成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也不能容忍吧?现在他们自身难保,你还指望着他们会分出精力来管我们李家吗?”

    所以,他们站错了地方,选错了阵营是吗?

    这时李云益才明白,原来家中最聪明的人,最有远见的人是谁:“放过他,然后我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你。好歹,他也是你弟弟。”

    面对父亲的恳求,李敬元摇了摇头:“我拒绝!”

    “为什么?”

    “他太聪明,太有野心,太想得到什么和证明什么。这样的人,我不会放他离开,哪怕是把他卖到东南亚那边去,我都不敢!因为……他太危险了。”李敬元看着躺在床上,面露哀伤的父亲说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你不该给他希望,不该把他培养得那么优秀。像这样的人,我是不会允许他继续活下去的。”

    听到这番话,李云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求求你,看在……”

    “看在谁的份上都没用。”说完,李敬元站了起来:“今天晚上,我就会把他送去龙家。龙成轩现在受着伤,或许把他交到龙家二少的手上会比较好?”

    看到父亲眼中的恐惧后,他咧嘴笑了:“其实你应该庆幸,用你一个野种换整个李家的平安,很划算的。这就算是你身为家主,为李家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