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二六章 怎么比得过你?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小莫,以后小轩就拜托你了。”

    突然听到田甜这句话,张小莫有些不明白:“妈?”

    “在今天以前,我会把你当成我的儿媳妇看。但是今天以后,或是说,这件事情以后,你就是龙家儿媳妇,龙家未来女主人了。你身上将会要背负更多的责任。”

    原来是这个,她松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田甜:“妈,放心吧!我会努力做得更好的。”

    倒是这时田甜却一下笑了:“也不用太努力。平时的话,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丢给他们男人去做就好。你喜欢干嘛就干嘛,不用太在意。只是当你的男人出事时,你的家就要由你一个人撑起来了。有些事,是你爸和我都不好插手的。”

    这时田甜想起了上一次龙成轩在联合军演失踪的事,当时她身边有许多人在帮她,但龙泽霆与田甜却始终没有出现在她身边。就像这一次也是一样。她遇到下毒,暗杀,甚至还有更多她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龙泽霆和田甜都没有出现。

    所以,他们是在用他们的方式教会她,如何才能做好龙家女家主这件事吗?

    “妈,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确定她是真的明白了,田甜才点头放下了杯子:“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去吧。明天,小轩可不会睡一整天了。”

    想起龙成轩今天的撒娇,她也笑了:“嗯,好的。妈,你也早点休息。”

    回到了房间后,她算是松了一口气,稍稍的洗漱一下,这才倒在了床上。今天虽然没做什么,但是因为一直守着龙成轩,也没怎么好好休息,现在的她,确实是有些困了。

    或许是睡前与田甜的聊天吧,这一晚上,她并没有睡得太好。一直在做梦,等到清晨,按生物钟的习惯醒过来时,她发现,除了头疼外,自己已经不记得昨晚做过什么梦了。只是梦里那种悲哀与无奈的感觉,却被她深深的记住了。

    拿了一条干爽的浴巾,她来到了浴室里,打算冲个澡,以便让自己放松一下。当温热的水冲在身上,她也开始慢慢的想开了。既然她不打算放开龙成轩,那么不管前方会面对多少麻烦事,她只会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迎难直上。

    不管是龙成轩受伤也好,还是以后孩子们要走的路也好,这些痛苦与离开龙成轩相比,都根本不算什么。既然是这样,那她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是的,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只要想清楚了,就无所畏惧。

    擦干身子,换了一身舒适的长袖棉裙,她慢慢的下了楼。先去病房里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丈夫,然后才开始在花园里散起步来。包括之前的养生操,因为景天说过孕妇也可以练,她这些天就没有断过。抛开自己的工作不说,哪怕是为了宝宝们,她也需要一个非常健康的身体。更别说现在还有一个大宝宝需要她照顾。

    做完了操,她感觉到身边不远处有人,回头一看,正好看到王哥提着早餐站在不远处:“王哥,早!”

    看到她的笑容,王哥也微微笑了笑:“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不用啦。宝宝醒得比我还早,踢着肚子要我带他们下来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呢。”

    王哥这时已经走过去扶住了她:“你这月份也大了,该小心着点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在花园里还行,不能再一个人去外面了,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王哥。”

    回到餐厅,她刚坐好,王哥就已经把她的那份早餐摆到了她的面前:“这是你的,婶子的和成轩的早餐我放在那边温着,呆会他们醒了,你拿给他们吧。”

    看到王哥要走,她叫住了对方:“王哥,从昨天阿轩醒来后,你就没怎么在这屋子里呆呢。除了送饭,你都急着走了。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

    “你……在介意?”

    王哥抿了抿嘴,最后摇头:“成轩不是小气的人,他的老婆有几个爱慕者,只会证明他的老婆出色。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静华而已。”

    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张小莫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对方了。毕竟感情这种事,不是别人可以插嘴的,尤其是现在,她的身份更加尴尬。

    这时田甜倒是走了进来:“尉波,早!”

    “婶子。我……”

    “一起吃个早饭吧。”不等他说完,田甜已经先开口了:“再有天大的事,也得吃饱了再做。而且,如果肚子饿的话,脑子也会不清醒的。”

    听到这话,王哥就知道,田甜已经听到他刚才的话了。可是他又不好拒绝,只能是乖乖的跟着坐了下来:“婶……”

    “知道当初我生小轩小昂时难产,我是怎么想的吗?”田甜慢慢的喝了一口粥后说道:“事后我跟他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让他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稍稍的想我一下下,然后就另外找一个他喜欢的女人陪着他。”

    “……”听到田甜这番话,别说王哥了,就连张小莫都傻眼了,他们一时之间都搞不懂她要说什么。

    但田甜并没有解释,只是转头看向了她:“小莫,如果哪天你出了什么事,你是希望你家男人想着你孤独的过一辈子,还是希望他在记着你的同时,再去寻找属于他的幸福?”

    在脑袋里仔细想了一下,她发现这个问题很纠结:“我……如果是阿轩问我,我会捶他一顿吧?我还活得好好的,他就想着我死了他去再找一个?可是……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还是希望,阿轩能够开心的活着。我不想他像王哥以前那样,一个人活在西湖上。太孤单,太寂寞,也太痛苦了。我舍不得。”

    说到这里,她算是明白田甜的意思了:“妈,你说得没错,男人有时就是一根筋。有些事,如果不事先跟他们说清楚,只怕他们永远都会想不通吧?”

    田甜跟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尉波,你自以为天天呆在西湖上陪着静华是对的吗?你想想她以前跟你在一起时,喜欢的是你哪一点?她真的忍心让你一直痛苦下去?”

    王哥怔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低下头:“婶,你说的我都懂,可是……”

    “可是就是转不过那个弯。这个没办法,你自己想不通,谁说都没用。再说了,我干嘛要劝你?”

    田甜这么一说,大家才反应过来,王哥现在是对张小莫动心了,而张小莫是她儿媳。她劝王哥想开了,寻找幸福了,不就是在劝他来挖墙角吗?

    被她这么一说,王哥倒是不好意思了:“婶,我不会……”

    “知道,逗你玩的。快吃吧。吃完了,也去看看你兄弟。都醒了大半天了,一直没见到你的面,他心里也该郁闷了。到底什么事让你忙得连兄弟也不顾了?”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王哥,他只一味的想着避嫌,却没想到他这样做,反而是欲盖弥彰:“婶,我知道了,呆会我就带早饭过去塞他嘴里。不吃完不许见弟妹。”

    “那估计他会吃得飞快的。”

    就这样说笑着吃完了早餐,田甜说是去外面办点事离开了,而田甜和王哥则是去了龙成轩所在的病房。

    刚一进去,就看到龙成轩睁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干嘛呢?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瞪着眼睛数蚊子吗?”

    “老吴回头听了该骂你了,这里虽然是山里,但是房间里绝对没有蚊子的好吗?你这是在质疑他们的工作。”

    “少来,有没有蚊子又不归他管。”说完,王哥已经将早餐放到了床头柜上,一屁股坐在了一边的椅子里:“感觉怎么样?听说你很牛啊,和鲨鱼打群架,是鲨鱼群殴你一个还是你单挑鲨鱼一群?”

    知道对方在开玩笑,可是看到他眼里关心的目光,龙成轩也笑了:“我可是有帮手的!跟海豚并肩作战的经历有过没有?没有吧?你呆在西湖,最多也就是捉一两只大王八而已。”

    “滚!一醒来就埋汰我,就该让你小子继续饿着,把你饿得没力气了,也就消停了。”

    或许男人的感情就是这样表达的。明明关系很好,见面总是忍不住要吵几句,怼几句才会舒服。这时王哥也把早餐盛了出来:“知道你是个无肉不欢的,昨天晚上就磨了洪师傅一个晚上,许了他一箱特供的黄酒,他才给你煮了这碗鸡丝粥。”

    知道王哥不差这一箱特供酒,可是以他那种不喜欢跟别人打交道的性格,竟然也会去磨了别人一个晚上,就知道这有多难了。龙成轩笑了:“这粥得我老婆喂,我才能喝得下。如果换成像哥你这样三大五粗的汉子,画面有些太美,无法直视。”

    自己的好意不但没人心领,还敢取笑自己,王哥顿时怒了,直接将粥碗放床头柜上一放,就站起来要掐人了。

    哪怕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张小莫也有些担心:“王哥,阿轩还打着针的,别闹得呆会他滚针了。”

    “就你心疼他,所以他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王哥郁闷的把位置给让了出来:“行了,你喂吧。我也不在这里吃狗粮了。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就好,我就在屋里。”

    龙成轩更是乐了:“放心,如果有跑腿的事,肯定不会忘了你。”

    回答他的,当然是毫不客气竖起来的一根中指。

    等王哥走了,张小莫无奈的给他垫好餐巾,然后一口口的喂着他喝粥:“下次别这样欺负王哥了。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费心我们的事。”

    “看来,还是要找些事给他忙着比较好。”龙成轩笑着咽下了嘴里的粥:“记得刚开始见他的模样吗?没人刺激一下,估计他就得那样闷一辈子。现在他这模样好多了。至少,会跟我斗嘴,会跟我生气了。”

    现在想起来,张小莫也觉得,这样的王哥比较有人味一些,以前的他,太过冷漠了:“毕竟是深爱过的。会伤心也是难免的。有你们这群兄弟在,也不会让他一直这样消沉下去的,不是吗?”

    “那是!不过我们这群臭男人怎么比得过小莫你?”

    看到妻子的表情有点不高兴,他赶紧的解释:“当过兵的,对兄弟的老婆都会比较客气。哪怕性格再冷漠,也不会表现得太疏离。再加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肯定有些人是想报复‘龙成轩和他的妻子’的。让他运动一下,把心里那股气散出去,人自然也就恢复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