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二零章 你疯了吗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见龙成昂似乎要把事情闹大,张小莫赶紧的阻止了他:“小昂,柳医生救阿轩费了很大的心力的。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既然她都发话了,龙成昂也只能瞪了对方一眼:“走吧,还要请不成?”

    柳志桐这时也发现自己刚才太冲动了。既然对方给了他梯子,他也只好顺着梯子往下走了:“我记住了。”

    “你最好记住了。不然下次就不会这么讲道理了。”龙成昂向来性格嚣张,天不怕地不怕,面对柳志桐的威胁还真没放在心上。

    最后柳志桐也只能是恨恨的转身离开了。而龙成昂则是不满的转头看向了张小莫:“对他那么客气干嘛?这里厉害的医生多的是,换其它人过来也能把我老哥弄醒。”

    张小莫却是摇了摇头:“事实是,接手阿轩的就是他,也确实是他把阿轩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我们不能恩将仇报。他对我不客气,就当是恩过相抵。以后再有失礼的地方,我们再重新算帐就好了。我饿了,晚上我们吃什么?”

    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因为王哥陪她去散步,所以没有去打晚饭,田甜在陪着龙成轩走不开。龙成昂也是刚到就出去找她……

    于是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了,大家才意识到,今天晚上的晚饭还同着落。

    王哥这时才笑了出来:“好了,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打晚饭吧。就当是我为志桐赔罪了。”

    等他离开后,张小莫才看向龙成昂:“下次别跟那个柳医生对着干,会让王哥为难的。”

    这时他才意识到柳志桐进来先是针对王尉波,然后才将矛头转向张小莫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他张大了嘴:“ 不会吧?!”

    “取向不同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要他们的感情不会对别人造成困扰就无所谓。”对于这种事,她倒是看得清,毕竟在非洲时,也是被人家公主表白过的。

    经常呆在外面的龙成昂倒是更加不在意这些,只是他没想到这种地方还会有这样的人:“看他那模样,好像还是有些不服气。以后你们都得小心点。”

    “他最好老实点,再敢跳的话,我一定让上面将他直接撸到底。”田甜略有些生气的看着窗外:“这种人,虽然聪明,却是一直被宠到大的。他们太过自我了。以为个个人都是围着他们转,而他们就救世主一样。稍一不顺从他们,就会要倒霉的。”

    是这样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家倒是要小心一点了。

    不过田甜还是笑了:“也不用太紧张。在这里,他是不敢做什么的,不然,受影响的不仅是他自己,还有他家人。放心吧。”

    龙成昂也笑了:“嫂子,别担心,还有王哥和我在呢。”

    这倒是真的,如果有他们两个人,她还真是不用担心什么了:“嗯,要麻烦你们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自己家里人,别见外。”龙成昂笑着很没形象的趴在了桌子上:“我刚才在路上听见你认王哥为哥哥啦?”

    “嗯,这些时间一直麻烦他,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和我畴哥哥很像。所以我就直接跟他说,要认他当哥哥,结果他也答应了。”

    早就看出王尉波对儿媳的感情,但是田甜却一直没有说。因为她相信儿媳会很好的处理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小莫的处理方式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是最安全的。

    没错,哥哥卡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常见的。为什么常见?就是因为它好用。

    不过想想,自己这个性子稍有些冷漠的儿媳,能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已经是极致了,哪里还会再去想更多更好的办法?

    就在大家聊天的这一会儿,王哥已经将晚饭打了过来。四个人分着吃完,张小莫要去洗碗,却被龙成昂抢了过去:“敢让你洗碗,信不信我哥知道的话,现在就能从病床上跳起来揍我!”

    “哪有那么夸张?”虽然这样说着,但她还是松了手。如果对方不是龙成轩,她是不愿意和任何一个人争来抢去的。

    龙成昂并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笑着:“嫂子你还真别说,和我哥在一起后,洗碗,洗菜,洗衣服什么的事,你都没做过了吧?他说你的身体偏寒,这些下水的事,都不能再让你做了。”

    “哪里有那么娇气?我去医疗援助和在非洲时,不也要自己动手?”但是她却知道,只要龙成轩在身边,这些所有的事,都是龙成轩一个人做完了,根本不会让她插手。是的,他就是这样无微不至却又不显山露水的照顾着她。

    而她,也一直这样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对方的照顾……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又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的男人,一直照顾她,疼爱她的男人,现在还在那间冰冷的病房里躺着,只能与那些同样冰冷的仪器相伴。

    想到这里,她说道:“我去看一下阿轩,你们先聊。”说完,就这样离开了餐厅。

    站在重症监护室,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丈夫,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阿轩,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没有你陪着,我吃不好,也睡不好!只有在你的怀里,我才能睡得香啊。睡不好的话,宝宝会生气的喔。”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怎么流泪,玻璃那一头的龙成轩依旧在沉睡着。

    倒是护士走了出来:“龙夫人,大尉他一时之间还不会醒来,你今天已经站了很久了,还是回去休息吧。你这模样,对腹中的胎儿不好的。”

    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可是她心中还是放不下:“让我再看一会儿好吗?就一小会儿!我看一下下就回去休息。”

    见劝不动,护士轻轻叹了一口气,重新回到了病房里。

    呆在这里,像这样的情景她已经看过很多次,可是每一次都还是会忍不住为这样真挚的感情而感动:“大尉,快点好起来吧,不然你的妻子和孩子会撑不住的。”

    又看了一会儿龙成轩后,张小莫才慢慢的挪动脚步回到了二楼的房间。

    今天对她来说,还真是漫长的一天。从早上散步迷路,到见龙成轩,然后被医生提醒不要再刺激他,一直到现在……她走过,站过,哭过,这一会儿还真是有点累了。随意的冲了一个澡,她倒在了床上。

    半夜时,一种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她马上就清醒了过来。像这样的感觉已经发生过许多次,每一次都因为这种感觉而救了她的命。比如说现在,她假装睡着,然后伸手摸向了枕头下的一支尖利的发簪。

    是的,在这里是不允许带枪的。所以她在知道后,便带了一支翡翠的发簪。因为造型别致,她来时,就直接挽在头发上了,所以警卫也没注意到这一点。毕竟女人的饰品多,那些警卫们也不知道哪些是危险的,可以伤人的。

    感觉到有人站到了床边,但她仍然没有动,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来人是谁,但能无声的闯到她屋时来,肯定不是普通人。如果她没怀孕,或许还敢跟对方一搏,现在她的肚子已经六个月了,她可不敢随意的冒险。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那个人已经靠近了她,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是危机感让她下意识的往一旁一滚,手中的簪子已经狠狠的刺向了对方:“救命!快来人啊!”

    一声痛呼和一声低咒让她听清了那人的声音:“柳志桐,你疯了?”

    见已经被识破身份,柳志桐拿着手术刀扑了过来:“我就是疯了,所以才要杀了你这狐媚子!”

    虽然是怀着孩子,但她以前好歹也是练过的,又怎么会被这完全没有章法的攻击给伤到?

    在侧身闪过对方的攻击后,房间的灯一下就亮了,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王哥已经将拿手术刀的柳志桐擒下了:“柳志桐,你疯了吗?”

    被紧紧控制住的柳志桐这时是真的像个疯子一样:“你放手!我今天就是要杀了这狐媚子,让她不敢再勾引别的男人。”

    莫名其妙被扣了这么大一个帽子,张小莫也是有些火大了,走过去,直接一个耳光抽到了对方的脸上:“你自己发骚也别把其它人想得跟你一样脏!就你现在这模样,别说王哥不喜欢男人,就算他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你这模样的。”

    “胡说!尉波明明以前跟我最好了。后来他被一个狐媚子给勾引了,竟然跟我说,我们只是兄弟,他不爱我。后来,后来那个女人死了,再也不能勾引尉波了!虽然尉波伤心,但却再也没有拒绝我的关心。直到你的出现!你和那个女人一样,是狐媚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虽然像是发疯一样的话,但是张小莫却像是听出了什么:“嫂子也是你杀的?”

    听到她这一句话,王哥的手一紧,脸上更是寒了几分:“是不是你做的?”

    “疼!你弄疼我了!”

    “别像个娘们一样唧唧歪歪!说,她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没想到王尉波真的会为了别人这样弄疼自己,柳志桐的眼里出现了更疯狂的神色:“没错,是我做的!当时我们两个被那些人围着,你赶过来时,我告诉她,那些人的目标是你,如果她不出去,他们就会用她威胁你,所以那个傻子就这样傻傻的冲了出去。她真好骗啊!你到底是为什么才会看上这样的傻子?”

    原来是这样吗?王哥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虽然他知道妻子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冲出来被劫匪给杀了的,却没想到这背后的推手竟然是自己的好朋友。

    不,其实在拒绝了对方的感情后,他就应该不再与对方来往的。如果不是这样,柳志桐也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妻子,更加不可能一起被那群劫匪给绑架。所以,其实最后是他害死了妻子吗?

    原来……他才是杀害妻子的凶手吗?!

    看到王哥的情绪不太对,张小莫大喊一声:“哥,不管有没有人怂恿,嫂子是为了保护你才没了的。既然你活下来了,就得连着她那一份好好活下去。别忘了今天下午你在亭子里跟我说的话!好好活下去,不然你对不起嫂子的牺牲。”

    被她这一喊,王哥倒是清醒了一些。他看着自己手中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最后摇了摇头:“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你我……不再是兄弟,朋友!”

    一字一句,像是重锤一样的捶打在柳志桐的心头,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尉波,不是这样的!我刚才只是气急了,所以才会那样说的。你想想,如果这件事是我做的,我会这么容易说出来吗?我真的不是……”

    “就算不是,在你的心里也一定这样想过吧?”王哥轻轻的摇了摇头:“她一直把你视为我的兄弟,对你照顾有佳,你却这样对她。柳志桐,你太让我失望了。走吧。”

    “走?到哪里去?”

    “警卫室。就算她的事我再追究,你今天这件事,也已经不可能被原谅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