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一七章 守护的意义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听到这话,王哥转过头看向了对方:“你那恶劣的性格不也还是一点都没改?哪怕是对着一个孕妇,说话也仍然是那么恶毒。”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一边走了过来:“我只是陈述事实,虽然难听了点,但事实就是这样。如果他们想龙成轩以后留下后遗症,尽管让她去刺激对方。在他很快清醒的同时,失去身体自我保护的机制,也让他失去身体恢复的最佳机会。”

    本来以为这样说会让王哥生气,可是他却只是冷笑一声:“所以,你到今天仍然单身,只配吃别人的狗粮。”

    “那又怎么样?至少我逍遥自在。难不成还像你那样?不过现在倒是不守着西湖了,怎么?看上这个妞了?只要你开口,我保证里面那个人没办法活着出来,然后你就有机会了。”在说话的同时,他飞快的往后一闪,躲开了王哥的攻击:“哟哟,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闭嘴!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脏。”一拳不中,王哥并没有再继续,而是瞪着眼睛看着他:“最好别让我知道你玩花样,不然哪怕是你,我也一样会让你后悔终生!”

    得到这样的警告,对方也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猜我会不会怕呢?又或者你大可以出手试试,被你打死算我输。”

    面对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王哥真的是揍对方也不是,放过他又不甘心,恨不得直接抓着这家伙把他丢到外面去就好。

    看到王哥这表情,对方很欠揍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要不是龙成轩的命握在对方的手里,王哥是真的很想抓着这个家伙揍一顿。

    可是他自己也明白,所谓的为了承诺而守护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借口。他以前不是没有保护过别人,但这一次,他做的似乎已经太多了。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想努力呆在这里保护张小莫。不为别的,只为了不让这个女人变得和他的妻子一样。

    不过他自己心底最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坐在餐厅里,回想着刚才的话,他不否认,自己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同伴真的很了解他,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没有发现,没有想到的事,对方却已经一眼看出来了。

    如果让龙成轩死去,是不是……他就可以以守护的身份一直呆在张小莫身边呢?

    时间久了,张小莫不会再是龙家的人,而他也有很大的可能性,变成她的身边人?

    想到这里,确实是有点让人忍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可是……突然之间,他记起了龙成昂之前的话:“别把小莫当成她的替身,这样对她,对小莫都不公平。如果看不清自己的心,你失去的,将不只是小莫而已。”

    别人都说,龙家的女人不能碰。这句话,不止是震慑而已。除了那些想要伤害龙家女人的人,另一些对龙家女人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人,最后也会被龙家的人收拾得很惨很惨。

    王哥并不在意这一点,他所在意的是,如果他真的跨过了那条线,他和龙家兄弟二十多年的兄弟之情将不复存在,而张小莫,或许也会看不起他吧?

    抛开现在自己还搞不清楚的,对张小莫的感情,他面对那两个像是自己家兄弟一样的家伙,真的就这样反目,他也是不愿意的。这些年,如果不是龙家兄弟一直在帮着他,他又怎么会在当年闹出那么大的事后,还平安无事的呆在西湖上?

    甚至,当年那个水晶棺还是龙成轩花了大力气从国外帮他弄回来的。

    这样说来,龙成轩对他们夫妻,其实是有大恩的,他又怎么能恩将仇报,在对方重伤时,对张小莫起了别样的心思?

    想到这里,他重重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他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他不会因为这种事,让自己的兄弟,让别人为难。他就算真的喜欢,也只用在一边默默守护就好,不需要再做其它让人困扰的事情。

    想通了这一点,对他来说,倒是一种解脱。心思不会再一直左右摇摆不停,他也可以更好的守护。

    伸手轻抚了一下胸口的项坠,他略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好像是迷失自己了。这些年,太想你了,所以想到有些痴魔了。以后,我会带着对你的爱,好好的活下去的。”

    是的,虽然现在他的心已经偏向了张小莫,可是他依然清楚,他仍然在意那个可以为了他牺牲生命的女人。以后,他会带着这份愧疚之情,好好守护在张小莫身边,不再让以前那悲伤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王哥你还没吃饭吗?”

    听到张小莫的声音,他一抬头,正好看到她从外面进来:“散完步了?”

    “嗯,只是在花园里转转,没有走远。”说完,她扶着肚子走了进来:“一直呆在家里,对宝宝也不太好,出去散散步,跟他们说一下话。不然他们就要伤心了,以为我只在乎他们的爸爸,不要他们了。”

    她这样的话让王哥忍不住笑了:“也对,胎教很重要的。”说话的同时,他已经为张小莫把饭菜准备好:“先吃吧,别饿着宝宝了。”

    “好!”

    就这样,两个人坐在餐厅里安静的吃着饭,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会他们是一家人。可是王哥却清楚的知道,龙成轩和张小莫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有他。既然是这样,那他就选择在外面守护着他们两个好了。

    饭吃到一半,田甜过来了:“小莫,尉波,你们也在这里啊。”

    “婶,您的饭也给您打过来了,看你在里面,我就没叫您。”说完,王哥站起来,为她拿来了饭菜。

    虽然王哥是晚辈,但毕竟不是家里人,被他这样照顾,田甜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尉波,辛苦你了。以后这些事,我们自己做吧。”

    “不用,反正我也闲不住,散步一样就把饭打回来了。您要陪着成轩,小莫也不适合走那么远,我来就好。”他将筷子递给田甜后,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放心,等成轩那小子好了,这些事我肯定不跟他抢,到时要让他天天打饭给我吃。”

    听他这么一说,田甜倒是笑了:“行,小轩好了,你也别急着回去,到家里住一阵子。你们兄弟也可以好好聚一聚。说起来。这一次,真的是辛苦你了。要不是你,小莫肯定要吃很多苦。”

    “我没做什么,是苏爷爷家的人比较厉害。而且小昂也没闲着。”

    “你婶没瞎,也不傻。你以为你不说,你婶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s州的事我就不说了,在c市你收拾了多少人我还不知道吗?”

    听到田甜这样说,最意外的是张小莫。那一段时间,她一直呆在家里担心着龙成轩,根本没有在意外面发生什么事。也是因为她没有出去,所以一直以为外面是风平浪静。可是现在听田甜这么一说,看来那些日子,外面也不太平啊。

    想到这里,她看向了王哥:“你都没有跟我说过。”那模样,倒是有点像妹妹对着哥哥撒娇一样。

    王哥怔了一下,然后笑了:“你当时都那种情况了,这种小事情就不用跟你说了。反正,我可以搞得定。再说了,不是还有阿海在吗?”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别人为她做了那么多,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倒是田甜对这方面比较看得开:“没事,尉波也是自己人。小轩他们小时候不太亲近人,倒是跟他玩得来,所以他们三个就像是亲兄弟一样。”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龙成轩会拜托王哥照顾她的原因吗?她听到这里笑了:“嗯,王哥确实很有哥哥的感觉,他对阿轩,对小昂也是这样的。”

    哥哥?田甜看到了她脸上坦荡的笑意,也看到了王哥眼底的失意。对于这种情感,她从来不会去点破,或是阻止。每个人都有爱别人的权利,别人没有权利去阻止。只要他的爱不会妨碍或是影响到别人,就没有人可以说这份爱是错的。

    当初,田甜与蓝龙又何尝不是这样?还有东方烨也是如此。只要张小莫和王尉波摆好他们自己的位置,这份感情,反而会成为比亲情更深的羁绊。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自己这个儿媳妇还完全没有意识到某人对她的感情已经不一般。倒是王尉波,这一路过来,认真的保护着张小莫,却没有半分逾矩,也是难得。都是好孩子,只是希望他们在以后的路上,能走得更好才是。

    吃过饭,张小莫婉拒了王哥后,将所有的碗筷都洗了,这才和田甜上楼去休息去了。王哥拿着饭盒和筷子,准备还回去时,他那犹如阴魂般不散去的朋友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怎么,就这么简单的放弃了?”

    已经想开的王哥倒是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容易被激怒:“你到底想说什么?”

    见他不上当,对方倒是有些意外:“没什么,只是做为朋友,不想你再像以前那样无趣的守在西湖边而已。”

    只是这样吗?王哥冷笑一声:“我守或不守在那里,与你有什么关系?需要你这样费神来关心我?还是说,最近你家里已经死心了,所以你又想试探一下他们的底限?”

    “呸!王尉波,老子的事你少管!别以为当初……哼!”

    看到对方的怒火,王哥倒是不在意:“既然你的事要我少管,那我的事,你最好也别插手。仔细的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不要让我知道你玩什么花招,不然……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一股强大的气势自王哥的身上迸发出来,惊得对方差点往后退一步:“王尉波你疯了吗?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你这样对我?”

    “所以说,不管你对我的感情是怎么样,我对你,永远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你永远不懂我的内心。柳志桐,在你的眼里,是不是对一个人有好感就一定要得到他?或许你永远也不懂守护这个词的意义何在。”说完,他直接转身往外走去。

    柳志桐怔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身为这里最天才的医生,却被喜欢的男人嘲笑不懂守护这个词的意义何在。要不是为了他,当初自己又怎么选择学医?要不是为了他,自己又怎么会放弃外面的自由呆在这个无聊的地方?

    结果那么多的牺牲,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