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一零章 让你久等了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还活着?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又或者说是受了多重的伤。但至少知道龙成轩还活着,对张小莫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知道他的工作性质,又知道这次事情的隐秘性有多高,所以她也不多问,直接点头谢过田甜后挂掉了电话。

    看到她一脸轻松的回来了,陈钰知道她心事解决了大半:“放心了?开心了?你啊,还老是说我,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模样了?丢不丢人?”

    或许是因为心情好,她一点也不介意好朋友的打趣:“丢人吗?我没感觉到啊。”

    好吧,不跟这种结了婚还像是谈恋爱一样的人聊天了,因为你会发现,这天根本没办法聊下去。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能开心就好。

    因为这一点,陈钰带着她家宝儿又跟张小莫闹开了。两个女人一个小孩子,在家里的客厅玩得不亦乐乎。

    另一边,田甜挂掉手机后,担忧的看向手术室上那亮着的红灯,脸上没有一丝笑意。龙成轩下飞机时,她是在一旁守着的,看到儿子这模样,她的心疼得像是被揪了起来一样。

    送来医院这一路上,她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可是现在站在手术室外面,却是怎么也忍不住,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这时站在一边的龙成昂紧紧的搂着她:“妈,别哭!哥会没事的。”

    是的,送到这里来没死,就会没事的。这里是号称集中国医疗之最的地方,只要活着进来,就不可能死着出去。

    哪怕明白这一点,可是想到龙成轩那模样,田甜还是心疼:“我……”

    “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小莫吧?她一个人回去没事吧?”知道母亲的心情,可是龙成昂也不敢让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只能是想办法将她的注意力引开。

    果然,田甜点了点头:“我没有告诉她你哥现在的状况。毕竟她也五个多月了,如果受了刺激,担心小轩的话,我怕对她和孩子都不好。”

    对于这一点,龙成昂也是非常赞成的:“嗯,哥这样的情况,休息几个月,说不定正好可以赶上她生孩子时回去。到时也算是给他一个惊喜了。”

    “什么惊喜啊?我现在只希望他们一家平安无事,其它的,我就什么都不求了。”田甜叹了一口气,也终于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总不能她一个大人,还要孩子来安慰自己吧:“你爸什么时候过来?”

    问到这里时,她也是有些怨气的。自己儿子都这样了,老公竟然还在上班,他就一点也不着急吗?哪怕龙成轩以后是龙家的家主,这些事是他必须经历的,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磨练,可是身为父亲,就不该更多的关心一下吗?

    龙成昂显然是了解自己老妈的脾气的:“老妈,你觉得以老爸那种护短的闷骚性格,他会放着这件事不管吗?那你也太小看老爸了。”

    所以说,那个家伙不是不管儿子,而是知道儿子肯定会没事,所以跑去给儿子报仇去了?

    虽然刚才在生气,可是现在田甜却只觉得一头黑线:“他就不能正常点吗?通常不是先照顾好儿子,等儿子没事了,他再去报仇吗?”

    “得了吧老妈,就我们家里这德性。等到哥好了,还轮得到老爸出手吗?要不是现在要陪着你,我也跑出去收拾人了好不好?”龙成昂这番话马上换来田甜一顿捶:“胆子肥了是吧?有出息了是吧?敢嫌弃你老妈了是吧?”

    他哪敢啊?这话要是让他老爸知道,他还有活路吗?

    可就算是这样,他还不敢还嘴,不敢还手,甚至连躲闪都不敢,只能乖乖让老妈捶。没办法,从懂事起,他们家三个男人就一直宠着这个女人了,早就把她给宠坏了。就像网络上那句话一样:“自己选的老妈,跪着也要宠完。”

    嗯,那个虽然是老哥选的老婆,可是做为他的嫂子,以后大概也是属于跪着宠的吧?想到这里,龙成昂不由得苦笑一声,然后说道:“老妈,你别急着发火。我没跟你说吗?这次发现老哥的是蓝叔。你觉得,以他的性格,看到老哥受这么重的伤,他会怎么做?”

    会怎么做?只怕是日本那边暂时不得安宁了吧?

    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田甜无奈的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刚响不久,就马上被挂掉了。

    是的,她的电话被蓝龙给挂掉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是今天却发生了。

    看到老妈又要发火,龙成昂赶紧的安慰她:“老妈,你不是一直说蓝叔他注意力老是在你身上不好吗?难得现在他肯将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你应该开心才对啊。哪怕那个人是老哥,但也意味着他终于走出这一步了不是?”

    想想好像也对,可是她也马上就意识到了,这分明是儿子在忽悠她!明白这一点后,她更是生气,恨不得抓他又是一顿重捶,可无奈龙成昂早就趁她怔神的这一会儿跑开了:“老妈,我去跟医生确定一下老哥住院的床位。”

    这里又不是外面的普通医院,还要确定什么床位?分明就是想跑,问题是想跑也不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和借口。实在是太敷衍了。

    可是气归气,她现在还不能离开,万一手术结束了,她还是要跟着看一下情况的。

    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她一直在手术外面坐到丈夫过来:“甜甜,小轩还没有出来吗?”

    虽然之前被小儿子逗得已经情绪好了许多,但是现在看到丈夫来了,田甜还是忍不住眼泪一下掉了下来:“这都进去十个小时了,还没出来,小轩真的没事吗?”

    龙泽霆轻抚着妻子的背:“我们要相信小轩,他一定会没事的。”可是就算手术成功了又怎么样?万一他因为伤不能再上一线呢?就此退下来吗?虽然以他的才智,哪怕坐镇指挥也是绰绰有余的,甚至国家也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结局,但是对于心高气傲的儿子来说,应该是不能接受的吧?

    想到这里,龙泽霆的心情也变得有点糟,他开始想,或许他之前发出的命令还太温柔了点。那些敢害得他儿子不开心的人,他就该收拾得他们生不如死才对。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对着那群人出手的,绝对不只是他一个人,别人不用说,至少蓝龙呆在那边并没有回来,而最新消息显示,他已经将那两个跟着他一起的学生给送走了,接替学生的,是龙泽霆知道的一些老伙计。看来,他们是打算在那边好好嗨一波了。

    另外,如果自己那不安份的小儿子能老老实实坐在这里才有鬼,要说他没有在暗中做些小动作,下一些命令,他都不相信。

    那么,剩下的,就等儿子醒来后,再决定要怎么做吧。

    抱着这种想法,他与妻子就这样一直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入秋了,天也不像原来那么晚才黑,到了七点多时,路灯已经亮了起来,这时景天带着南宫秀过来了。

    好久没有看到张小莫,南宫秀也显得非常的开心,除了带了一堆的燕窝什么的给她以外,还拿出两个肚兜:“听说是双胞胎,我连夜赶了两个肚兜。时间有点赶,做得可能有点粗糙,你可别嫌弃。”

    看了一眼肚兜,她就喜欢上了:“就这手艺,谁敢嫌弃?就这么决定了,以后我家宝宝的肚兜全由你包了。”

    本来以为别人会嫌弃她的礼物太过老气了,没想到张小莫会这样说,南宫秀一下就开心了:“没问题!只要你喜欢,宝宝的肚兜我全包了。”

    “秀秀你偏心!明明你最爱的是我,为什么我家宝儿没有肚兜?”陈钰不服气的过来凑热闹,却惹得景天忍不住分辩:“不是说了那时秀秀被送去国外了吗?在国外哪进而有这些东西来做?”

    “哟哟哟,我这才抱怨了一句,马上就有人心疼了喔!”陈钰阴阳怪气的话惹得景天和南宫秀两个人都尴尬了起来,南宫秀更是脸都红了:“你,你又瞎说什么。”

    陈钰笑着将宝儿塞到她怀里:“我有没有瞎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管,小莫莫家有的,我家宝儿也得有。你得空了,要帮我家宝儿也做一份。”

    她倒是要求不高,有一份就可以了。

    听到她这个要求,南宫秀倒是笑了:“没问题,下次过来时带给宝儿。我以为你们不会喜欢这种传统的东西。”

    “其实夫人骨子里是很传统的人,在h州和s州时,她还去听了戏。而且夫人唱得也不错呢。”莫婉容笑着为大家端上了茉莉花茶:“新的茉莉花茶上来了,大家试试吧。”

    听说张小莫喜欢看戏,还会唱,别说陈钰和南宫秀意外了,就连景天都很意外:“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些。”

    “也不是不喜欢,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经常听。后来他们没了,一个人听起来,有点难过,所以就不听了。”提到自己逝去的长辈,张小莫还是有些难过的。不过还好,因为老人逝去多年,这点伤感很快就过去了。

    大家见她不开心,赶紧的将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秀秀,你这一手是苏绣吧?”

    “嗯,是苏绣。我奶奶会,从小就教了我。平时有时没事,我也会绣着玩。”

    看着这个简直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古典美人,陈钰忍不住感叹:“我说景天景大少爷,这样好的美人儿,你还不赶紧的将她娶回家,难不成还想打着光棍过年吗?要知道,秋天已经来了,过年也就不远了。”

    这算是什么逻辑?大家被陈钰这番话逗得哭笑不得。南宫秀更是恨不得再捶她一顿才好。

    倒是景天摸了摸鼻子:“快了。这个星期,我爷爷估计要和南宫爷爷碰个头,把事情订下来了。等日子订下来,再给你们送请帖。”

    这话说出来,不但张小莫和陈钰呆住了,就连南宫秀也怔住了:“我怎么不知道?”

    看到她不置信的表情,景天心中也是有些复杂,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我们两个的事拖了这么多年了,我也该给你一个交待了。以前是我的心还没定下来,不确定我能不能给你幸福,现在我已经想清楚了。以后,你的平安与幸福,就交给我来守护吧。”

    这一番爱的告白让南宫秀的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景天,你……”

    景天伸手为她擦去眼泪:“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