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五百章 改变睡姿就可以了吗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明白了这一点后,东方烨有些坐不住了:“小轩,不行!我不答应让你一个人留下来。”

    听到他这话,龙成轩咧嘴一笑:“叔,是你自己走,或是我打晕了你,让别人把你带走,你自己选吧。别忘了,我妈还在法国等你。”

    一提到田甜,东方烨心中一紧,但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哪怕是为了甜甜,我也不可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见他这样说,龙成轩无奈的开着车:“叔,你又想见我妈,又不想让她伤心。太贪心了!再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事?在这边做的安排可是这一两个月,而是有二十多年了。你真以为那些人奈何得了我?”

    东方烨还准备说什么时,却觉得自己全身麻麻的,已经没办法动弹了:“你做了什么?”

    “早知道你不会答应了,所以副驾驶座上有一根很细的针,麻醉剂要不要了解一下?”龙成轩脸上的笑容明媚如夏天的阳光,一如当初田甜在夏日的阳光下对着他微笑一般。

    可惜,当他还要说什么时,却抵不住越来越沉的眼皮,最后只能抱着不甘的心情睡过去。

    当龙成轩将车开到海边时,已经有人在那里等他了:“你迟了两分钟。”

    “要搞定一个这么固执的人,是需要花时间的。”龙成轩将东方烨交给对方后对他敬了一个军礼:“拜托了。到法国后,会有人接应你们。”

    那人同样的对他回了一礼:“这边就交给你了。等你到了法国,我请你喝一杯。”

    “好!到时不醉不归!”说完,他干脆利落的上了车,头也不回的将车驶向了远方。

    那人也不耽误,直接指挥手下将东方烨抬上一艘破旧的小渔船,然后向着大海出发。

    这边龙成轩将车往前开了一个多小时,进入了某个小镇。等他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辆车了。如此反复,等他将车开到京都时,不但车,就连人都换了模样了。一头飘逸的长发不用说,穿着也变成了一套中规中矩的男式和服,甚至脸上还化了淡妆。不知道的,甚至会以为他是传统的能剧表演者。

    就靠着这样的妆束,他来到了祗园一家看起来有些历史的居酒屋里。

    没人知道他在居酒屋里干了什么,过不久,居酒屋的老板恭敬的把他送了出来,而他则是在小街尽头的停车场直接上了另一辆车,又离开了。

    就这样兜兜转转,有好几次,别人都以为可以抓住他了,却没想到又被他逃走了。本来以为哪怕抓不住他,可以抓住几个他的同伴也是不错的,可是最后他们却发现,那些所谓的同伴,要么根本就不是,要么就是他们以前布下的暗钉。

    这一场追逐下来,让那些人都不由得冒起了冷汗,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些暗钉,龙成轩都可以知道得清清楚楚,那么,他们国家的机密,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这种猜想,在龙成轩出现在了负责这件事的课长的家门口时,完全的被证实了。录相里,龙成轩礼貌的问课长夫人问了一下路,然后讨了一杯水,又讨论了一下天气,最后才客气的离开了。

    之后他又出现在了小学的校门口,在跟课长的孩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又拿了一份鲷鱼烧递给孩子,说是课长让他带过来的。做完这一些后,他才笑着开车离开了。

    当所有人看完这份录相后,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了上来:连课长家的人,他都清楚,那其余这些打杂的手下们家里还有什么保密可言?如果龙成轩真的要做什么,只怕他们家里可能真的会一个人也不剩了吧?

    其中一个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转过头看向了课长:“课长,我们还要继续追吗?”

    课长气得大怒,一下将手中的东西摔了:“追!为什么不追?我就不信他真的敢!”

    其实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他自己心里也在发虚。但是现在团队人心已经动摇,如果他再说丧气的话,他们是真的不用再做事了。

    如果这次追击失败,他是首当其冲要倒霉的,只怕他这群手下也没有一个能有好日子过的:“他一个人哪里应付得过来?也就是吓吓我们罢了。为什么早不吓我们,偏偏选在这个时候?那是因为他已经无处可逃了。追,只的把他抓住了,我们才能让家人真的安全。”

    被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大家虽然心里还有些发毛,但还是硬起头皮开始努力工作起来。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去见课长妻子和儿子的人已经不是龙成轩,而是换成了别人。

    真正的龙成轩此时已经登上了一艘黑船,目的是东南亚的某国。都说黑船上是生死自负,而且生存环境相当不好。但那是原来,现在所有的船都配备了高动力,只要肯花钱,自然是有好日子过。现在他就舒服的呆在自己二楼的舱房里。再有半个小时他就离开日本海了,在公海上,他可不怕任何人。

    能平安到东南亚最好,如果不能。最近中国海军好像有不少行动,发个消息让他们把自己捎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从东南亚那边还不能直接回国,还得转道法国才行。只有亲眼见证东方烨的平安,以及可以确定他不会有任何破绽了,龙成轩才会以龙成昂的身份带着这位贝特朗伯伯的弟弟,小贝特朗爵士回到中国参观。

    就在他出神的这点时间,黑船已经趁着黑夜离开了日本的国境往东南亚开去。至此,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一半了。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而这脚步声正在小心的往他的舱房靠近。

    一个警醒,他手中握着一把小餐刀,然后飞快的挪到了舱房的门后。

    过了一小会儿,那个脚步声果然停在了舱房门口,又足足过了三分钟,才有极细的声音从门锁上发出。看来那些人是想黑吃黑?竟然有他房间里的钥匙。所以,现在对方是想干什么?

    显然对方很有耐心,开一个锁,足足花了十多分钟。当门锁被打开时,一个人小心的摸了进来。等他整个人进来后,龙成轩一手捂住他嘴巴的同时餐刀也贴上了他的脖子,顺便用脚把房门重新关上:“兄弟,是不是走错地了?”

    那人被捂着嘴,说不出话,又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刀锋,更是乖乖的不敢动。手慢慢的举起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没有恶意,只是过来给你带句话。”

    龙成轩将刀锋稍稍的离开了他的脖子一丝丝:“什么话?”

    “你不能和我们一起去东南亚。今天晚上我会给你一艘小船和一些食物淡水。你往东南方向开,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话说得很清楚,但是龙成轩却没打算就这样相信他:“理由。”

    “这是你父亲的安排,至于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对了,他说了,有一句话跟你说,你就明白了。”说完后,对方飞快的说出一句话来。

    听到这句话,龙成轩才松了刀子:“兄弟,抱歉了!”

    那人摸了摸脖子:“是我要谢谢你手留情,不然只怕我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面对这样的话,龙成轩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把话题岔开了:“为什么不可以直接去东南亚?”他的安排应该不错,不至于被人发现才是。

    那人耸了耸肩:“这就得去问龙王了。不过我的意见与他的差不多。哪怕这是黑船,也是日本人的黑船。呆在这上面,还真不如换个地方。”

    这一点倒是不假。只是龙成轩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为他安排后路:“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就拜托你了。”

    “没事,祝你好运。”说完后,那人也飞快的离开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了,但是龙成轩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他离开的方式曾经跟老爸说过,但是确切时间,以及坐哪艘船并没有告诉老爸,现在老爸竟然可以直接在这船上找到人跟他说这些,感觉有些奇怪。

    再联想到他之前与东方烨住的地方突然暴露,他开始意识到一件事。他们这个层面中,有人变节了。现在东方烨或许已经安全了,那是因为他留下来拖住了大部分人。甚至让他们以为,他把东方烨给藏了起来。

    现在……

    他将自己的手表调了调,过了一会儿,便看出了什么。所以,接下来,他需要的是,先把刚才那个家伙找出来,在某些人没有赶上来之前,问出自己想要问的东西,然后还要安全脱身?

    理顺了这些后,龙成轩的嘴角噙上了一丝笑意:“有意思。那就看看这个游戏最后会是怎么样吧。”

    黑暗中,张小莫睡得很不安,似乎是被恶梦给魇住了,哪怕隔着三重纱帐,在外屋的龙成昂也听到了她害怕的呓语声。

    他有些放心不下,最后还是起身来到了张小莫的床边:“小莫,小莫,你做恶梦了吗?”

    轻声的呼唤让张小莫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恶梦:“我没事……”一开口才发现她自己的声音干哑得厉害:“可以麻烦你让婉容给我倒一杯水过来吗?”

    “好的,你稍等一下。”帐外传来龙成昂下楼的声音。她轻叹一声,用力摇了摇脑袋,似乎这样才可以把恶梦完全甩掉一样。

    等脑袋稍清配一些,她才挣扎着坐了起来。四个多月,肚子已经有点大。平躺着的话,有些压迫感,让她无法好好休息。或许就是这种陌生的不适应感,才让她做恶梦了吧。

    “夫人,我来了。”莫婉容安静的声音让她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婉容,麻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揭开纱帐,她来到了床边,先将一杯温热的水递给张小莫喝下后,又拿起了一件干爽的睡裙:“做了恶梦的话,换一件衣服睡会比较舒服。”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睡裙已经全部汗湿了:“麻烦你了。”

    婉容为她换好衣服后才轻声问道:“需要……我在这里陪你吗?”

    “不用了,我没事的。只是有点不太习惯。”

    婉容知道她说的不习惯指的是什么,她微笑着:“没事,开始都会这样的。您只要侧着身睡就会好很多。”

    “侧着身吗……”她低低的说了这一句,只是改变睡姿就好了吗?可是梦里那些可怕的景象真的只是改变睡姿就可以消失的吗?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