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七八章 还是嫩了点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听到这句话,张小莫轻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轻轻舒展开来:“本来只是漂亮,但是有了这一群萤火虫,却是让这个庭院的夜景活了起来。大师不愧是大师。”

    得了她的称赞,八木也是高兴,伸手虚引,请大家入内:“今晚是临时的小聚会,我怕大家不喜欢热闹,所以并没有请太多不相干的人。只有我的学生佐藤,还有我的小孙子修。这两位想必大家都见过了。另外……我还请了一位朋友。”说话间,大家已经到了一间和室的门口。

    就在八木先生打开和室的大门时,一个声音从和室里传了过来:“大师你可算来了,您家孩子真是继承了您的衣钵,现在就已经……”

    看清坐在里面的人,龙成轩的脸直接一沉:“八木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发作,伊藤站了起来:“对不起,昨天受到张医生的帮助还没有好好道谢。今天知道八木大师与诸位有个聚会,所以厚着脸皮过来了。如果有什么令诸位不快的,还请不要责怪八木大师。”

    依着龙成轩的性格,真的会转身就走。可是今天晚上,他是陪杰尼过来的,肯定不可能丢下自己的保护目标离开。

    这时张小莫过来,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没事的,就当是公事就好。”

    当是公事?龙成轩无奈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还是你心大。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这句话一说,就等于是原谅八木这样的安排了。

    听到他这样说,在场的大家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他真的发怒要走,张小莫不用说了,说不定杰尼也会一起离开。真的变成这样,那就不是普通的问题了,会是上升到国际的大问题了。哪怕八木是大师,这个锅,他都不一定背得动。

    话虽然这样说了,但是不意味着龙成轩会有好脸色。他沉着一张脸跟着大家一起走进了和室。

    看到他这模样,张小莫无奈的拉了拉他的衣袖:“既然决定来了,就别再板着那个臭脸了,不然不如回去。”

    竟然说他是臭脸?龙成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用口语说道:“回去家法伺候!”

    对于这样的威胁,她才不会放在心上。现在她怀着孩子,虽然已经满了三个月了,但是因为之前受了惊吓,身体也不是非常好,她才不信龙成轩敢在这个时候欺负她。

    只是她这有恃无恐的模样,看得龙成轩牙痒痒的,恨不得咬上对方几口才舒服。

    这时各人已经落座,考虑到这里有非r国人,还有孕妇,所以虽然是和室,却还是摆上了小几和矮椅。只凭这一点,大家就知道张小莫在八木心中地位有多重。能让一生都尊重传统的人稍做改变,真的是很不容易啊。

    宾主坐定,自然有佣人奉上符合时令的点心,大家随意的吃喝,聊聊天,高兴了,还会奉上几首和歌。听他们说得开心,张小莫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不说话。

    她的安静引起了伊藤的注意:“怎么了?不喜欢吗?还是对和歌……”

    “和歌也是起源于中国的诗歌,虽然不精通,但大学时我选修的是古典文学,其中也有介绍这一部分。”张小莫礼貌的回应了对方。毕竟,在这种友好的气氛下,对方也是抱着善意而来,她也不好太过拂人面子。那样做就不是有原则,而是没礼貌了。

    但是她的话也被佐藤听到:“夫人对和歌也有所了解?不知道您喜欢的是哪一首?”

    “同意山不见山,面面唯松树。暗闻钟磬声,知是僧庵路。”说完后,她又说道:“诸位好像对中国语言都知晓一二,我这里有另一首诗送与诸位。与这首和歌有着相同的境遇,却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是吗?夫人请说。”

    看着眼前这些人,张小莫微微笑了笑,这一笑,将她脸上如冰山的冷漠完全融化,让人觉得如同春风拂过一般舒服。甚至佐藤差点就要开口劝她多笑笑了。而杰尼则是目光轻轻的转向了别的地方,表情也与平时的轻松不同。只有龙成轩的目光一如平时般炙热,像是快要将她看化了一般。

    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开口:“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说是相同境遇,感受不同,但其实两首诗放在一起,高低立见。伊藤不用说,就连对中国语言不算非常精通的八木和佐藤也不由得感叹:“确实,在诗歌方面,和歌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要超越曾经的中国大诗人,太难了。”

    这言下之意,却也是“我们无法超越中国那些伟大的诗人,你们现在也一样。”

    龙成轩冷哼一声,站了起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念完这首诗后,他转头看向了在座的众人:“我朝开国太祖写的,距今,也不过是几十年而已。”说完,他直接坐了下来。

    在他身上,有着的是一种名为中国人的风骨,自傲,自信,自强。而这样的他,才是最让张小莫着迷的。此刻,她的眼里,整个世界也只剩下她男人一个人了,其余的,全都消失不见了。

    被他这一首词,一句话怼得,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了。伊藤轻咳了一声:“张医生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很感兴趣?”

    “小时候爷爷奶奶教过很多,所以大学时,选修了古典文学。主修的是中国古典文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和景天有了交集,不然他们两个,一个学中医,一个学西医,怎么可能凑到一起?

    伊藤笑着点头:“现在喜欢这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张医生这样真是难得。”

    “伊藤先生错了,国学在中国已经是非常兴盛了。毕竟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已经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或许我们有时会忽略它,但却永远不会抛弃它。”

    明明只是在说国学,但伊藤听了却有些刺耳,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时八木修走了过来:“张医生,我试了几次,也折不出你那么好看的塔来。是为什么啊?”

    张小莫接过来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折的塔完好无损,但是小朋友却依原样折出了一个塔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天你帮我折时,我就有注意看了。过程我全记下了,只是折得没有你好看。”

    没想到修这么厉害,张小莫将两个纸塔都还给他:“这其中的区别,就要你自己去找了。如果哪天你找到了,你就可以变得跟你爷爷一样厉害了。”

    “我要超越爷爷!”

    “有志气,要加油了。”说完这些,她微微笑了笑。现在的她,真的很喜欢孩子。

    见到这模样,八木也觉得,大家如果继续呆在和室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到庭院里去走走吧。”

    这个建议马上得到了大家的赞同。看来,和室虽好,但还是压抑了一些,不如外面的自然风光来得舒服。

    不过在到外面后,伊藤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张小莫:“张医生,这个请笑纳?”

    有些莫名的看了伊藤一眼,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伸手接过了盒子:“这是什么?”

    “我看蓝宝石很适合张医生,所以特意寻了一枚胸针想要送给你当谢礼。”

    正好打开盒子的她,看到里面雪花造型的胸针和上面那颗硕大的宝石。她马上合上了盒子,然后递还给对方:“对不起,这份礼物我不能收。”

    “可是……”

    龙成轩也走过来一把搂住了妻子的腰:“伊藤先生,如果我妻子缺少什么首饰的话,我会为她准备好的。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我龙家,不缺这一枚胸针。”

    听到他这样说,伊藤的眼光黯了黯:“小轩,你知道的,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

    “我对您怎么想没有兴趣。但我可以确定,不管是我还是小莫,又或是龙家任何一个人,应该都不会想与伊藤先生有任何的关系。这一点,在二十多年前,您应该就要明白的。到今天,我再提醒您一次,不要再来骚扰我们!当年我认识的东方叔叔已经死了,现在您是伊藤先生。”

    听丈夫说得这么过份,又看到伊藤的脸色不太好,张小莫赶紧的拉住了他:“阿轩!够了,别再说了!我们现在是客人。”

    或许是妻子的劝比较有效果,又或许是考虑到现在的身份,龙成轩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杰尼的身边。

    有些为难的看着伊藤,张小莫轻轻说道:“对不起,我的丈夫失礼了。但是,他是一个军人,希望您能明白的。”

    面对她的话,伊藤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呢?现在这种情况,他再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跟八木打了一声招呼后,直接就离开了。

    好不容易进行完这次的晚会,大家回到了酒店。龙成轩屏退了所有的人后,跟张小莫将拿到手的两个极小的记忆芯片装到了她的耳钉里。

    这些事做完后,她轻叹一口气:“虽然是为了任务需要,也是为了保护东方叔叔。可是说出那样的话,终究是伤了他了。”

    听到她这样说后,龙成轩脸上也没了笑意:“是啊!”

    现在只能希望任务早点完成,两年的时间早点过去,然后东方烨可以以一个新的身份活下来。

    一转眼,访r的所有行程都结束了。这一天晚上,龙成轩没有像平时那样让张小莫去洗澡准备睡觉,而是拉着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在他们的面前,甚至摆上了上好的茉莉花茶。

    虽然她很奇怪丈夫的行为,但是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静静的陪着他。因为她可以感觉得到,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人安静

    的陪着他。

    到了半夜,龙成轩突然举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将杯子里的茶水一口软尽:“东方叔叔,敬你了。还有,对不起!”说完这些后,他站了起来,对着前方的空气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他拉上了窗帘,带着张小莫回房间去了。

    在离酒店不远的一栋房子里,伊藤放下了望远镜,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太嫩啦,这样下去可不行!你比你老爸当年,可是差远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