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七四章 有人闯入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为了爱,所以做出那样的选择吗?孤独,寂寞,无时不刻的面对着各种危险,每天像是行走在薄冰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就坠入深渊了。

    张小莫想到这一点,不由得紧紧的抱住了龙成轩:“还好,我们的爱情不像这样。”

    感觉到妻子的恐惧,他用力的回抱住对方:“别担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这样的。我们会有个安心的小家,有我们自己的孩子。”

    话虽然是没错,可是不管是f市的家,还是c市的家,都不算小家好吗?如果那还是小家,只怕很多人都得气死掉。

    她也是偶尔感叹一下,并不有太多别的想法,被丈夫安慰一下,心情也就定了下来:“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龙成轩也知道自己的妻子,所以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搂着她看着窗外的夜景:“总有一天,我们能够安心的生活,不再让你担心受怕。”

    说起来,丈夫的工作让自己担心受怕,但自己的工作又何尝不是一直忙碌?她笑着将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我们两个都是一样的。所以,你安心你的工作,我也会努力做我自己,照顾好我自己,好吗?”

    她这么一说,龙成轩也笑了:“我倒是忘了,你其实是很会自己打发时间的。”

    “以后有了宝宝,我空闲的时间估计更少了。所以,别担心我。”

    嗯?这话说得,好像是她很忙,别打扰她的意思?某个醋坛子马上不乐意了:“不许有了宝宝不要我。”

    “这句话,不应该是女人跟男人说的吗?我生了宝宝以后,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说完这一句话,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两个的性格啊,还真是……

    就在这时,苏华走了过来:“先生,夫人,佐藤先生递上拜贴,想约您明晚相见。”

    看了一眼拜贴,张小莫说道:“明天晚上有酒会,我也要参加,如果他愿意等,可以十一点钟到这里来。如果不方便的话,后天晚上八点吧。”

    “是,夫人!”

    等苏华离开,龙成轩歪着看向妻子:“需要什么吗?”

    “陪我出去走走可以吗?”现在还早,因为今天过来,所以并没有安排太多的行程,晚上倒是闲了下来。再加上夜色正好,她倒是很想在这古都散散步。

    龙成轩笑了笑:“好!”

    两个人也没带别人,叫上苏华和莫婉容就出去了。这一路,吃点小吃,逛一下民俗店,张小莫倒是淘了些东西。一个中古店里淘来的捣药的小石臼,花店里挑了几束花,还有一条漂亮的西阵织腰带,另外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到这一堆,龙成轩有些不明白:“买这些干嘛?”

    “有用。”说话间,她又买了一套笔纸墨砚:“你的书法怎么样?”

    “还行。”这是他谦虚的说法,要知道,他可是入了中国书画协会的,这个协会,没点水准可进不去。

    看丈夫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客气的说法,所以她也不再多说:“好啦,东西备齐了,回去吧。”

    不知道妻子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但是只要她开心就好,龙成轩可不会去多问什么。

    回家后,张小莫要苏华寻来一个华丽的花瓶,开始插起花来。不一会儿,一个富贵大气的插花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打量了一下这个插花,她要苏华将花瓶摆到了玄关的壁龛里,然后又重新开始用那个陈旧的药臼开始插起花来,这一次的插花花了些时间,但却比上一次的要精致,也更适合东方人的审美,不多的花枝,再加上经历了岁月的药臼,有一种枯禅的美感。

    “这一个,摆到客厅的茶几上吧。”张小莫笑着看向了一旁的文房四宝,然后转头看向了丈夫:“我帮你磨墨,你帮我写一幅字画好吗?”

    龙成轩笑着点头,拿起毛笔开始轻碾笔尖:“好,要写什么?”

    “我记得曾经在哪里看过一幅对联,就写它吧。醒无醒处求吾乐,材不材间过此生。”

    这个吗?龙成轩笑了笑,将碾开了笔尖的毛笔泡在了温水里:“狂草?”

    “别太狂了,总得让别人认得出你的字吧?”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不过如果是狂草的话,真的很可能让人认不出写的是什么。

    妻子的话让龙成轩笑着摇头:“你呀!”

    虽然是摇头,但是他还是耐心的处理着新习的毛笔。要想写好字,自身的功底要有,工具也是必须的。不一定要好,但处理是必须的。很多人都是直接将新毛笔泡开,却不知道在泡开毛笔之前,还需要先用手将粘在一起的笔尖给碾开。

    这边处理好毛笔,那边张小莫也磨好了黑。龙成轩看了一下,微笑着抬笔沾墨,在苏华铺好的宣纸上书写起来。

    中国的毛笔字很奇怪,虽然是字,却又因为字体不同而千变万化,再加上毛笔,墨韵的变化,让它可以成为了唯一一种,以文字形成的艺术品。

    看着丈夫一气呵成书写的对联,她笑着将它们铺到地上,再加上砚,笔,随意的洒上一些花瓣,再摆上一个陶制的小酒盏,往里面倒点酒,再放入一瓣菊花花瓣:“你们觉得,这样应付那个佐藤够了吗?”

    最外面的富贵之美,美则美矣,却无神韵。客厅的插花,虽然多了神韵,有些许禅意,却还是有些人工的匠气。只有眼前这个画面,自然,唯美,却又丝毫不做作……

    看了一眼,龙成轩笑了:“大道至简,却又至繁。你让他怎么做?”

    “道,就在这里,如果他懂了,就懂了。如果他不懂,我也没办法。再说了,如果他懂了,要怎么做也是他的事,我又不是他的老师,不是吗?”

    这算不算是一种赖皮了呢?不过如果耍赖的是妻子,他是不在意的。

    龙成轩笑着搂着她对苏华说道:“把这些拍给佐藤,如果他悟不出来,明天也好,后天也好,不用再来了。如果他悟出来了,我们夫妻会好好接待的。”

    “是,先生。”

    晚上倒在床上,龙成轩搂着妻子,看着她微微显怀的肚子:“会不会累?”

    “不会,现在还好。以后如果累了,我就在家休息,不去了。”外科手术很要体力,如果她的状态不好,不但帮不到大家,还很可能会给他们添麻烦,如果是这样,她不如呆在家里养胎。

    听她这么说,龙成轩松了一口气:“也不用太勉强,如果在家里觉得闷,去医院里也没关系。我只是不想你太累了。”

    他们龙家的女人啊,表面看起来都柔弱好欺负,其实骨子里,一个比一个坚强。当初葛兰迪爷爷也说过,老妈怀着他们时,也是一直在画画,没有停过笔。甚至后来还出了画集,开了画展。现在这个妻子也是差不多了。

    不过还好,这次出任务有自己在身边陪着,回国后,也有几个月的假期,可以陪在小莫身边,分担怀孕的痛苦是做不到,但是至少可以在她身边照顾她不是?

    而张小莫则是在他怀里想着:“等我们回去了,想办法把小夏,小郑都给弄回c市?这样野狼和山熊的事就都解决了。”

    这倒不是问题,两个人的专业技术都不错。不过小夏是部队里的,要调过去只怕有点麻烦,倒是小郑,因为最近非洲那边乱得厉害,他们肯定在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去非洲,找一家医院接收他们父女,他们应该还是愿意的。

    不过提到小夏,龙成轩还想起了一件事:“等回去后,我们带着野狼一起去一下夏家吧。不然他真的要对着那几个小舅子,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的,够为难的。”

    别看他平时老是坑自己的手下,但其实对他们的事还是很上心的。

    张小莫笑着点头:“好!好歹我也救过小夏的命,去拜访的话,他们应该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看来,他们两个,为了野狼也算是操碎了心了。

    聊了一会儿,看到妻子累了,他侧过身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了,睡吧。”

    习惯性的缩进了丈夫的怀里,嗅着熟悉的气味,很快她就进入了睡眠。看着她睡得香甜,龙成轩的脸上也带上了一丝微笑,这才是他所想要的小幸福啊。

    可是有些人啊,总是见不得别人幸福。这不,他刚准备闭眼睡觉,手腕上的表却亮起了红灯。他眉头一皱,然后轻轻的抽出自己的胳膊,起床。确定没有吵醒妻子,他才离开了房间。

    来到外面,他的脸已经沉了下来:“怎么回事?”

    “在外面抓到一个人,带着一把刀。”山熊生气的说着:“不是在庭院或是酒店外抓到的,而是到了走廊里。他穿的是服务员的衣服。”

    像这种地方,服务生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查,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更不可能有陌生人。如果这时能有人混进来,还顶替了服务员,只能证明这个酒店的安保有很大的漏洞,又或是有内应。

    龙成轩披上外套往外走去:“婉容,你到房间里守着夫人,苏华,你守着外面,任何人进来,只要是不认识的,一律先条再问。”他说的这个不认识指的是,对方不是他们的人,不管是不是这次同行的,也不管对方是斯卡兰的还是r国的,全部都先打再问。

    “明白。”应付这种事,苏华和莫婉容已经很有经验了。

    龙成轩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放心把妻子交给他们两个:“通知r国没有?”

    “还没。我觉得我们先查一下比较好。”

    满意的点头,龙成轩跟他一起进了一间房。房间的正中间有一张凳子,上面被铐了一个人。看着这个嘴被堵上的,龙成轩笑了笑,抽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对方的面前:“好了,既然被逮了,就没必要做出这样的表情了。自己没死,就肯定会面对这一些。现在,我问,你答,只用点头或是摇头。明白吗?”

    那人根本不理会龙成轩,直接唔唔的叫着,龙成轩也不恼,直接一脚踹到他身上,将他整个人踹得仰面倒地,人都摔得有点懵了。

    山熊走过去扶起对方:“头,我把野狼替过来,和秦峰去守着杰尼。”

    “让秦峰贴身守护。再把格格调过来。”本来以为对方不敢在他们的国土动杰尼,看来,还是他小看了这些极端分子。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了。

    拿着手机给对方拍了一张照,不过一分钟,他开始对着手机念道:“三浦直树。男,29岁,未婚,有父母,姐姐,家住……”

    随着他一条条念出来,对方的眼里开始有了恐惧之色。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