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五零章 那是我的祖国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本来妮娜听到张小莫说三个月的时间时,眉头是皱了起来的。可是在听到她提到巫术治疗这件事,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我已经命人把他送回部落了。我们这里不需要这样的人。”

    “可是有人却觉得这样的人是很有必要存在的呢。”有些话,不用说得太过明白。她相信妮娜能被别人称为女武神,一定不仅仅是靠她的武力值。与聪明人说话的方便之处,便是一点就透。

    果然妮娜恨恨的做了两个深呼吸后才开口:“放心吧,布拉罕的伤没全好之前,我是不会让别人动你的。但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听到这里,她的脸上带上了微笑:“已经足够了!将军,谢谢你!”

    “照顾好布拉罕,别让他再出任何意外。不然我将无法保证你的安全。”说完,妮娜生气的离开了帐篷。

    等她离开后,一直闭着眼的布拉罕睁开了眼睛:“你不该激怒她。”

    “为了你以后的安全,有些事,她必须面对。”

    “她不傻,只是有些左右为难。”

    看着病床上的家伙,张小莫突然笑了:“这种情况,在我们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引狼入室。”

    引狼入室?这句话倒是也没错。布拉罕苦笑了一声:“可是狼已经进来了。”

    “想办法把狼赶出去吧,不然他们迟早是要吃人的。”虽然说不应该干预别人家的事情,可是眼前这些事与她自己有关,她也就不得不说了。

    布拉罕听到这里却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知道他有他的顾忌,张小莫也不再逼他,重新拧了一条毛巾为他敷在额头上。

    当她柔软的手再一次轻触额头上时,布拉罕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她怔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谢谢。”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现在的她,有了妮娜和布拉罕的庇护,安全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接下来就交给龙成轩吧!这种体力活,当然要交给她男人来做,不然要他何用?

    就像张小莫说的一样,布拉罕会发烧,只是因为身体机制与外界病毒对抗的原因。一个晚上过去,烧总算是退了下去。发现这一点后,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张小莫却说还要看看晚上的情况才能确定。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又开始担心起来。而本来准备上前的雇佣兵则是恨恨的退后了。看到他们这模样,她笑了笑,继续开始忙起手中的事情来。

    虽然说布拉罕的烧退了,但是伤口因为之前的原因,想要痊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加上手术的原因让他的身体更是虚弱,所以哪怕是他醒了,烧退了,也只能是老实的躺在床上打点滴。

    这还得亏是有了张小莫这个厨师,做出来的东西味道不错还营养,让他不至于在生病时还吃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

    等到晚上,布拉罕没有再发烧,大家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妮娜一开心,宣布晚上要开一个篝火晚会庆祝,除了哨兵外,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为此,她甚至放开了禁酒令。

    一切准备好后,妮娜甚至把张小莫也叫了过来参加,说是让大家一起感谢这位中国医生救了布拉罕。士兵们也高举手中的酒杯说着感谢的话。

    看到眼前这场景,那几个雇佣兵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现在他们提出要杀了张小莫,肯定大家都会反对。看来,他们需要再想一点别的办法了。

    其中一个看着篝火旁冷艳的张小莫,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把大家聚到一起,低声说了几句话后,他们几个人坏笑着开始喝起酒来。

    虽然站在妮娜身边,但是张小莫的注意力并没有从那几个雇佣兵身上松开。自然也就看到了那几个人表情的变化。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比较在意最后那几个人在一起说了什么。

    不论他们在一起说了什么,肯定是针对她的。这些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更不会让她活到三个月后。事实上,他们能忍到现在,都算是非常难得了。

    想到这里,她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妮娜,我先回去了。布拉罕身边不能没有人。”

    知道自己儿子刚脱离危险,妮娜也只是想为张小莫多挣一些活命的机会,现在目的达到,她也不再挽留:“莫利,你送张医生回去。”

    “是!”

    在回去的一路,张小莫可以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对她的态度的改变,这是她凭她自己的医术赚来的。对于这一点,她倒是放心,现在她比较担心的,就是那群雇佣兵了。

    回到帐篷,她看到布拉罕还没有睡着,似乎正在等着她:“怎么还没休息?我不是说过,现在的你,需要多休息吗?”

    布拉罕微微笑了一下:“我不放心你。”

    看来,两个人想的是一样了。她坐到了病床边:“我对聚会什么的,向来没兴趣,所以先回来了。”

    “先回来好!”至于是好在哪里,布拉罕没说,她也没问。

    帐篷里安静了一会儿,他又问道:“张医生,等我的伤好了,你会回中国的吧?”

    “嗯。”

    “因为你的丈夫?”

    “因为那是我的祖国。就像你终究会回到这里一样,我终究会回我的祖国。那里有我的亲人,我的丈夫,我的朋友们。”

    这样的回答让房间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之中,布拉罕虽然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答案,但是仍然忍不住有些失落。抛开他对张小莫的感觉不说,像这样出色的医生,也是他们所需要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那一句让她不要走,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就像她所说的一样,那是她的祖国,是她迟早要回去的地方。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出现了一阵嘈杂声,还有莫利的声音:“你们不能打扰布拉罕的休息,他是病人。”

    “嘿嘿,我们当然不会打扰他。我们要的只有女人!这个营地里,除了你们的将军,就只有帐篷里那个女人了。把她叫出来,让我们爽快一下!”

    听到这声音,张小莫感叹一声:“终于……还是来了吗?”

    “这群混蛋!”布拉罕气得脸色都青了:“他们太过份了。”明明是为他请的医生,现在他还躺在病床上没好,对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杀人了吗?

    张小莫只是冷静的从一旁拿起了一把手术刀:“对不起,打扰到你的休息了。我先出去吧。”

    “别出去!”布拉罕知道她是要去做什么,可是对方是强大的雇佣兵,是在生死边缘出卖武力来换取金钱的人,她一个柔弱的女人能干什么?

    但是他的话,换来的也只是张小莫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掀开帐篷的布帘,她看到了莫利脸上的慌乱,也看到了那几个男人眼中的得意。面对这群酒气冲天的人,张小莫仍然保持着平时那淡定的表情:“里面有病人不知道吗?”

    “当然知道!要想病人好好休息,张医生就乖乖跟我们走吧!我们保证今天晚上让你爽飞天。”

    “对不起,我对种#%¥马没兴趣。而且,也别用这种拙劣的演技来侮辱佣兵。你们的抗干扰训练是白做的吗?这种低度数的酒精就可以让你们失控?真当周围人是傻子?”

    一番话,直接将对方的伪装给狠狠的撕了下来,顿时让几个人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他们见张小莫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计划,索性也不再装了,一步踏过来,靠近了她:“既然知道,那你最好乖乖的配合,不然我们很可能会用暴力将你带走。今天晚上,不管你答不答应,都没办法活下去。”

    这样的威胁,换来的也只是她轻蔑的笑:“只是这样而已?”

    “操!和她说个屁啊?直接带走!”一个看起来性格暴躁的男人直接伸手就要来拉张小莫,可是寒光闪过,凭着他多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直觉,他飞快的收回自己的胳膊,但是手腕处仍然是一凉,等他收回来一看,一道细细的刀痕已经出现:“操,你敢动刀?”

    张小莫持着手术刀看着他们,丝毫不畏惧眼前这几个看起来要暴怒的人:“有何不敢?另外告诉你,你手腕上已经被我伤了,如果没有手术的话,你就准备退役吧。”

    最开始说话的男人一把拉住了自己受伤的同伴,阻止了他继续上前:“小伤而已,你以为我们应付不了?”

    “你可以试试,只要你敢赌。”说完,她亮了亮自己手中还沾染着鲜血的手术刀:“这种伤口,不是谁都能处理得了的。而且,手腕算是人体最复杂也最脆弱的地方之一。”

    再一次拉住了同伴,那人说道:“我无法信任你。”

    “那你们可以继续!最多不过你们得到的就是一具尸体而已。杀死我,就等于害死布拉罕,你们潜入反动军的计划很可能会因此失败,这样也没关系吗?”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压低了声音,用英语说了出来。

    这一句话,让几个人都怔了一下,最后他才说道:“马上给他治伤吧。”

    “你知道我有要求的。”

    “没现在杀你,就是我们最大的让步。”

    见对方丝毫不退让,张小莫也耸了耸肩:“行,那你们现在杀了我,然后再损失一位同伴吧。能让我的仇人比死还痛苦,我觉得我可以闭眼。”

    这时他们是真的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女人。只要她觉得不亏本了,什么事她都干得出来。

    就在两边僵持着时,张小莫用手术刀点了点受伤的人:“手再不快点治的话,会废掉喔,不信你动动你的手指。”

    那人一听,赶紧的动了动自己手指。虽然手指能动,但是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不像平时那样灵活:“操!”

    知道张小莫所言不假,为首的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你找死!”说完,他就直接拨出了手枪顶在了张小莫的眉心:“快点给他治!”

    “没有我的允许,我看谁敢动张医生!”一个声音从后面急急的赶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张小莫才算是真的松了一口气:“现在,我能够给你的同伴处理伤口了。”

    恨恨的看了她一眼,那人收回了手枪:“快点给他处理伤口,如果这伤对他以后有影响的话,你们谁也救不了她!到时别怪我没提醒你。”

    面对对方的威胁,张小莫也只是冷漠的回答:“别吓我,你知道的,医生处理伤口是需要平静的心情的,如果吓到我了,我很难保证他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