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四九章 你不害怕吗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有,周安刚交上来一份消息与推断,我看过后,觉得有八成可能性是真的。”

    “八成?”自己的父亲能断定有八成可能性,那就足够了:“小莫在哪?我去救她。”

    龙泽霆对于自己儿子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冷静,心中也是很满意:“我把地址报给你。你们自己小心!如果有需要的话,你知道在哪里可以得到帮助。”

    通话结束,龙成轩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兄弟:“虽然说是上面的要求,但是小莫是我老婆。要麻烦你们了。”

    “头,嫂子救过我的命。别的不说,就冲这一点,哪怕没有上面的命令,我也一定会跟过去的。”山熊性格算是这群人里最耿直的,直接就开口了。

    野狼挠了挠头:“头,先不说我在嫂子那里蹭了多少饭,单单就是她平时帮我照顾小夏,撮合我们两个费心费力的,我可能不去救嫂子吗?更别说上次她为了保护小夏还受了伤。”

    “我老婆孩子还在你家当人质呢,我能说不字吗?”看到气氛有些严肃,一向安静的秦峰总算是说了一个巨冷无比的笑话,惹得大家都打了个寒战:“你这冷气效果比南北极还要厉害啊。你老家哪的?”

    没想到自己好意开玩笑,竟然还被嫌弃,秦峰一挑眉:“黑龙江的,有意见吗?”

    一旁的野狼点头:“黑龙江的温度比南北极还要低,难怪!”

    说到这里,大家都看向了最后一个还没有发表意见的格格。

    格格怔了一下,然后紧了紧自己的背包:“你们要知道一点,嫂子可是拯救了我下半生幸福的人。我可能不救她吗?”

    明明说的是下半生,可是因为格格发音不标准,听起来像是说张小莫拯救了他下半身的幸福,四个人马上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老司机,别动不动就乱开车。”

    格格怔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知道大家是在鄙视他什么。他马上不客气的竖起了自己的中指:“自己心灵不纯洁,就不要怪别人!”

    不过回敬他的,是四根中指,光是从数量上来说,他就已经输了。

    玩笑过后,龙成轩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把大家叫到一起:“今天晚上先休息。明天我们赶路。”

    距离张小莫被人绑走已经有一天多了,现在他们急着赶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了,他们刚经过一场激战,再连夜奔袭的话,就算找到了妻子,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大家虽然心中也着急,但也明白龙成轩这时叫停是为什么,格格先站了出来:“我今天值第一轮班。”

    “两个小时后叫醒我。”秦峰话音刚落,野狼就阻止了他:“你肯定还要和老大分析一下情况,值夜就交给我们三个吧。”

    秦峰想想也是,索性就不再争,直接和龙成轩坐下,打开了地图。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推论是谁出卖了张小莫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要怎么救出她来。

    看着地图,龙成轩说道:“他们的部队人数不少,而且听当时的情况,已经出动了不少的坦克。这样的队伍就算是全速撤退,也不可能在一天内撤离多远。”

    秦峰点头:“而且他们是要找嫂子帮他们动手术。所以这一天多里,他们不可能全是在跑路,很有可能,他们的病人就在这不远的地方,只要把嫂子接过去,马上就可以开始手术。”

    “病人动完手术后也不可能马上移动。所以,我们要搜索的范围并不大。”龙成轩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概的范围:“周安也给了我们一些线索。”

    “可信吗?”

    面对秦峰的疑问,龙成轩点头:“这个时候,他不敢玩任何花招。现在是上面发火了,任何人敢在这个时候玩花招,无异于自取灭亡。”

    秦峰想想也是:“我们要怎么办?”

    龙成轩想了想后说道:“先推断一下对方的情况吧。”

    凭着他们手中现在所有的线索,再加上他们这半年对于附近地势的熟悉程度,他们有很大把握将敌人的大本营找出来。只有先确定了张小莫平安与否,才能继续下一步的行动。

    秦峰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的开口:“老大,你也知道,这一次导致嫂子被绑架,其实主要是那些雇佣兵们造成的。如果他们真的是抱着那样的想法,只要嫂子救完人,他们很可能已经……”

    拿着笔正在看地图的龙成轩心中一紧,一下没控制好手上的力度,竟然就这样生生将手中的笔给折断了。等他意识到时,才知道自己失态了:“暂时不会。如果要劳动女武神出动来抓人,受伤的人一定很重要,而且受伤很严重。”

    “为什么?”

    “反动军中也是有医生的。而且……女武神自己也是懂一些外科知识的。”说到这里,龙成轩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所以,在病人没有康复,或者说,在没有确定病人真的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之前,他们是不会伤害小莫的。”

    结果问题又绕回了原地:“我是怕那些佣兵……”

    再次面对这个问题时,龙成轩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激动,他沉着脸点了点头:“那些佣兵是个问题,但是我说了,女武神肯定会让小莫活着,而且是让她好好活着。要知道,受到伤害的医生是没办法帮她医治病人的。”

    这样说起来也是没错。秦峰这才放心了:“这样最好。对了,刚才上面说给嫂子留的那两箱东西里有一个信号发射器。我们能不能……”

    “上面提了信号发射器却没有提地点,就表示信号没有接收到。”其实在离开时,龙成轩也给了张小莫一个可以发出求救信号的士兵牌,但是他同样没有收到信号。这样意味着什么呢?

    现在的他,只有逼迫自己不再想那些可怕的可能,专注于眼前的地图:“格格,我要你截取那些人的信号。”

    “一直在做。”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格格严肃得连棒棒糖都没有吃,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敲着电脑:“如果有消息,我会马上报告的。”

    虽然说周安有给一些信息,但是真的要从中判断出张小莫现在的位置还是有一定的难度。龙成轩做了许多推断后,最后定下了四个地方:“这四个地方,有八成可能,他们会在这里。”

    秦峰看了一眼地图,最后点头:“这几个地方倒是比较隐蔽,而且离大路也不远。不管是进攻还是撤离,都很方便。只是……”

    “没事,交给格格。”龙成轩将四个地点告诉了格格:“盯着那四个地方,看看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异常。”

    “收到。”

    能做的都做完了,龙成轩心中虽然着急,却也只能逼着自己躺下。经过这几天的奔袭与战斗,他其实已经很疲惫了。后面肯定还有一场恶战,他必须好好休息,以保证自己的身体达到最佳状态。

    只是躺在略有些冰凉的地面,龙成轩却忍不住想到了张小莫:“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做什么呢?张小莫这时已经重新回到了布拉罕的病床前,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她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好像有些发烧啊。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

    看到她皱起了眉头,布拉罕有些紧张:“只是些许低烧,不要紧的。”

    “要不要紧该我这个医生来判断!”虽然说发烧是身体机能与外界病毒斗争的反应,但是现在布拉罕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这样下去,否则对他的身体不好。

    想了想,她走到帐篷前:“莫利,我那一箱药拿过来,我记得里面有退烧药。”

    这一句话,马上让莫利紧张了起来:“布拉罕发烧了?”

    “正常现象,如果不是伤拖得太久,让他身体太虚弱,我都不会用药。”张小莫看着莫利,眼中也有些不满:“还有你们那些巫术治疗方法,以后真的不要再用了。给医生添多少麻烦啊?”

    被她这样一抱怨,莫利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的叫人把那一箱子药拿了过来:“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冷水,酒精。我先试着给他物理降温,实在不行再用药。”

    她说这句话时,妮娜正好赶过来,听到后倒是松了一口气:“又要麻烦你了。”

    “我是医生。”淡淡一句话,表明了她的态度:“你怎么过来了?”

    “我听说布拉罕不太好,所以过来看看。”妮娜挽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道:“我曾经也是一名护士,我……”

    张小莫从莫利手中接过一盆冷水:“我知道。”

    “你知道?”

    “别忘了,我是医生。”之前动手术时,妮娜在一旁帮忙,虽然手法生疏了不少,跟不上她的速度,但也可以看得出来,她以前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就算不是一名护士,至少也帮医生做过手术。

    一边将冷手巾敷在布拉罕的额头上,张小莫一边问:“是布拉罕的父亲教你的吗?”

    本来闭着眼的布拉罕一听说到了自己的父亲,也睁开了眼睛。

    妮娜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的,是跟他学的!他一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医生,医术很好!当初的我很喜欢他,就总是在医院里帮忙。后来他看我聪明,就把我带在身边亲自教我医术。不过我读书少,很多东西学不会,最后只成为了他的助手。”

    “已经很不错了。”这句话倒不是奉成,以妮娜当时的受教育程度,能学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

    布拉罕也有些好奇:“母亲,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很温柔,很善良,总是耐心的帮助别人,结果自己病了都不知道。每次他生病时,都会想吃三明治和牛奶。我也是因为这样才学会做三明治的。”

    这个夜晚,妮娜没有再离开帐篷,和张小莫一起照顾着生病的布拉罕,直到他沉沉的睡过去。

    而张小莫则是在忙碌时,偶尔抬头,看到了窗户外站着的一个欧洲男人。对于那充满敌意的目光,她直接选择了无视。

    忙完了手中的一切,妮娜突然问她:“你不怕吗?”

    “?”

    “你刚才看见了吧?那个男人站在窗外看着你。他就是雇佣兵团的人。也是他们给我的建议去抓你。做为交换,在救完布拉罕后,我会把你交给他们。”

    听到这些,张小莫并不意外,只是看着妮娜:“还好,布拉罕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休养。否则,你也很难保证这营地里会不会又有人用巫术来为他治病吧?”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