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四六章 布拉罕的身份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当帐篷里只剩下莫利和张小莫时,她看了看四周,从一旁抽过一张椅子放到了病床边。然后趴在了床边开始打起瞌睡来。

    虽然现在也并不安全,但是她知道,在没有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完全脱离危险之前,妮娜是不会让人伤害她的。所以,现在她要做的,一是要保证布拉罕的伤势能有所好转,二是要保证自己的体力。万一有机会逃跑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犹豫的。

    就这样,一直睡到中午,她被莫利推醒。显然莫利的英文还不太行,只能将手中的餐盘递给她,用别扭的英文说着:“午餐。”

    接过了餐盘,她对着莫利轻轻点头,用本地的语言说道:“谢谢!”

    听到她这样说,莫利有些意外:“你会我们的语言?”

    “我不是军人,只是想来非洲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才过来的。”看着他的表情,张小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过,这里并不需要我们这样的人。你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真正给你们带来和平的人。”

    “和平,平静的生活,这些事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所不知道的。”显然莫利还是读过一些书的,不然他说不出这样的话:“那些人,只会抱紧某些国家的大腿,不断的将国家利益出卖给那些人,为他们换来在人民前的显赫。”

    听到这些,她直接沉默了下来。这个国家的政治她是清楚一些的,但却不是她能开口置评的。不能说谁错谁对,只能说立场不同,造就了今日的局面。当然,这种冲突的局面后面有多少推手就不得而知了。

    见她沉默下来,莫利也没有再多说:“吃饭吧。”

    “谢谢。”

    吃过这餐简单的饭菜后,她又为布拉罕换了药,重新配置了点滴,并在里面加了一些营养药剂。看布拉罕这模样,应该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再不补充点营养,只怕不用等伤好,他就可以饿死了。

    到了下午时分,天气炎热,张小莫索性让莫利打来冷水,开始为她的病人擦拭身体。大量的出汗会对伤口造成不好的影响,除了水份的补充外,身体也要保持凉爽干净才行。

    就这样,忙了一天,到傍晚时分,布拉罕再次睁开了眼睛。

    夕阳从帐篷的窗口洒进来,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位长发轻挽的女人正在床边拧着一条湿毛巾,夕阳给她柔和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色,从毛巾和她修长的手指上掉落的水珠溅到水面,则迸出金色的光芒:“我……死了吗?”

    如果不是死亡,怎么能看到这么美好的画面?

    听到这个声音,那个女人转过头看向了他,然后脸上带着宁静的微笑:“不,你还活着。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在等待着你去观赏,爱你的亲人们,也由衷的祈祷着你的健康。”

    这温柔的声音,还有像是油画里希腊女神般的笑容,让布拉罕有些失神。这时莫利已经跑出了帐篷:“将军,将军!少将军他醒了!少将军他醒了!”

    听到这充满了喜悦的喊叫声,张小莫眼睛里的笑意更甚:“听,大家都在为你的苏醒而欢呼。所以,快点好起来吧!”

    “在我康复之前,你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我是医生,自然是要陪伴我的病人。”她微笑着,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匆匆跑进来的妮娜:“布拉罕,天神啊,你终于醒过来了!”

    虽然让医生远离了自己,但是能看到母校,布拉罕也是很开心的:“母亲!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母亲应该是在西线作战的。现在能出现在这里,为他找来这么好的医生,一定是费了许多心思的:“哥哥呢?”

    “他在应付着那些政府军。别担心,他可以的。只要等你的伤好些了,我就回去帮他。”

    站在一边看着外面夕阳的张小莫,在营地里终于发现了两个欧洲人的面孔。看来,就是这两个人想要她的小命?

    果然,发现她在盯着他们看时,他们一起对着张小莫比出了划脖子的动作。而张小莫则是淡笑了一声,直接转头无视了对方。

    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力量与对方一战,所以为了赌气与对方对着干这种傻事,她是不会去做的。但是……有时候,彻底的无视,反而是比挑衅更让人生气的一种行为。而且还让人拿不住把柄,不是吗?

    果然,外面传来了一声精典的怒骂,可是她却完全不放在心上。走到病床边,她对妮娜说道:“他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说太多的话。你们试着煮一些很烂的肉汤过来给他慢慢喝一点。营养针是无法对他的身体提供太多体力的。”

    显然妮娜也明白这一点,她转头吩咐:“莫利,去办。”

    “是!”莫利对于布拉罕的清醒也是高兴得不得了,在离开之间更是对张不莫鞠了一躬才跑了出去。

    看到这一点,她倒是有些意外。因为布拉罕的身体并不强壮,手指也没有老茧,所以说,他不是一个战士。他的年纪应该也不是很大,要说他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战略家,似乎也有些太过勉强。那么他是凭什么赢得大家的尊重与爱戴呢?

    就凭她刚才在帐篷窗口往外看的一眼,她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听到布拉罕清醒过来,整个营地的情绪都不再像之前那样死寂。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上了笑容。

    “他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妮娜看出了她的疑惑:“他的父亲是一个善良的医生。在生下他后经历战乱而死去。直到他五岁时,他父亲的族人才找到他,并将他带回了欧洲接受教育。是他,将所有先进的思想带给了我们。他是我们这群人中,受教育程序最高的,最了解最新科技的。以后,他会成为我们的领袖。”

    精神领袖吗?听到这里,张小莫终于知道自己救了一个多么了不得的人:“但是在现阶段,没有战功是无法服众的,所以你们才不得已,将他送上了战场?”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那一场战斗,应该是一场必胜的战斗。

    妮娜点头:“是的!我们本来想让他凭这一场战斗成名,却没想到他中了流弹。”

    流弹?听到这个词,她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眼睛的余光看到躺在床上的布拉罕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有内情吗?不过既然当事人选择不说,她也没必要节外生枝:“不管怎么样,现在他能够慢慢脱离危险就是好事。”

    “慢慢?”

    “伤在了腹部,治疗的时间又拖得太晚,伤口的感染让他在一段时间内,身体素质会很差。再加上这边的天气,或许会让他的伤口出现反复感染的情况。而你们又无法提供一个完全安静的地方给他好好的休养。综合这些因素,想要让他彻底复原,或许得大半年。”

    这些都是事实,她没必要隐瞒或是欺骗。她也相信,经历过战斗的妮娜肯定也明白这些。

    果然,妮娜轻轻的皱着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管怎么样,先尽快让他的身体痊愈。至少要让他可以经得起长途车程。”

    “母亲,我不会呆在后方的。你和哥哥在拼死作战,我却呆在后方享乐,这种事我无论如何做不到。”躺在床上的布拉罕听出了妮娜的打算,马上出言反对。

    听到他的话,妮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小莫已经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想要好好的战斗,就必须拥有强壮健康的身体。你觉得现在的你能做什么?”

    “我……”

    “别说上战场打战了,你就连饮食起居都要别人照顾。现在的你,估计连一份战报都没有精力去听完吧?更别说还要针对战报做出判断。这样的你,除了给别人添麻烦,你还能做什么?”

    “张医生,你的话说得太过份了。”

    面对妮娜的指责,张小莫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我说错了吗?还是说,你打算让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儿子马上上战场?”

    “当然不会。”

    听到这句话,张小莫这才满意的点头:“就算你答应,我也不会允许别人这样对待我的病人的。现在,我是医生,我说了算!他,必须静养两个月以上才能够重新做恢复性训练。到时候,他什么时候要上战场我都管不着。但在这之前,他必须严格按我的要求来执行。”

    她这一番话让妮娜很是意外,不过稍想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现在,我相信你真的是一个出色的医生。”出色的医生并不只是医术精湛就可以了,她还必须抱着一颗对病人负责的心才能够在医学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对于这样的评价,张小莫并没有多说,而是继续拧了一把干净的毛巾为布拉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听见我们的话了?想要早点回到属于你的战斗位置,就好好养伤,然后早日恢复吧。”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刚才还满腔不乐意,现在听到她这样说,然后被她柔软的小手轻抚过额头,布拉罕觉得心中的抱怨全都化为了乌有:“我知道了。”

    见儿子被劝住了,妮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行,你休息吧,我去看看肉汤熬好没有。”

    这时帐篷里只剩下了布拉罕与张小莫,本来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的布拉罕突然开口:“你之所以说需要这么久,是因为想活命是吗?”

    对于这一点,张小莫没有丝毫的隐瞒:“理所当然吧?在我救了你的命后,如果再被别人杀死,我肯定会不甘心。”

    “所以才要想办法活下来?你不是我母亲为我请来的医生。你是她绑架过来的?”

    看来,眼前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还要聪明。张小莫点头:“是的,我是她绑架过来的。指使她绑架我的,是外面的雇佣兵。我的丈夫杀死了他们的同伴,他们想利用这个机会报仇。只要救了你,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杀了我,还可以为他们的同伴报仇。”

    “我看……没有这么简单吧?”说了这么久的话,布拉罕也有些累了,说话的声音变得轻了许多:“你是中国人是吗?我们并没有做过任何针对中国的事情,甚至在某些地方,还会给中国人方便。因此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不算太糟。”

    张小莫微笑着接过了他的话:“我的丈夫能杀死他们的同伴,证明我的丈夫很厉害,而我不但医术高超,还能带来这么多药,也证明我丈夫的地位很高。所以……”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