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四五章 女武神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见张小莫识趣,那女人也不为难她。叫人搬起那两个箱子,开来一辆车,客气的让她上了车。

    其实并不是她真的那么伟大,甘心情愿用自己换整个车队的平安。而是她知道,如果她不出来,对于对方来说,也不过是杀光车队所有的人,然后抓走她而已。

    与其最后自取其辱,不如主动站出来。在战争中,虽然人命不如狗,但是真的英雄也同样可以换得敌人的尊重。她赌的就是这一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是赌对了。

    在蒙上眼睛后,车子七弯八拐的开了好一会儿,张小莫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们这样没有用,而且是在浪费时间。万一真的让我晕车,造成我的状态不好,呆会没办法好好动手术的。”

    “开车,回营!”或许是她的话说服了那个女人,对方终于发令返回营地。

    过了一会儿后,她的眼罩被人拉开,她眨了眨眼,才看清眼前坐着的,正是那个女人:“告诉我伤者的情况吧。是哪里受了伤?有多久了?现在情况怎么样?血型,还有过往的病史,过敏史。”

    一下听到她问这么多问题,那个女人不由得怔了一下:“你……不生气?”

    “生气可以让你放我回去吗?如果不能,不如治好你儿子的伤,然后再让你放我走。”张小莫冷静的看着对方:“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当急救医生吗?”

    “为什么?”

    “因为我足够冷静!好了,在回去的路上,把我要知道的情况告诉我吧。还有你们营地里有什么医疗设备也告诉我。我不想到那里还要问上半天,然后做准备工作。”

    这确实是一个专业的急救人员所具备的物质。看到她这模样,女人稍稍放心了一些,飞快的将营地的医疗设备告诉了她,然后又将儿子的情况告诉了她,最后,才开始说她儿子的伤势:“腹部和肩膀两处中弹。子弹虽然取出来了,但是伤口却一直不好,而且还越来越严重了。”

    “你们找医生几天了吧?”所以前天布莱克才会那样提醒她。

    对方果然点了点头:“是的!”

    “为什么不把他送去营地?只要伪装成平民,你知道我们是不会拒绝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那女人却摇了摇头:“他的模样,名字是上了通缉版的,我不能让他冒险。”

    所以,为了儿子,她今天才不惜设下了这个局吗?哪怕是要得罪中国,她也再所不惜,只为了救她的儿子?

    张小莫突然想到,如果没有那次雪域意外的话,她的孩子是不是也已经茁壮成长了呢?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心里就是一阵难过。这时的她,很能体会对方的感受:“我保证会尽全力救治你的孩子。”

    听出了她话里的真诚,对方有些奇怪:“你……不恨我吗?”

    “我……曾经也是一位母亲,直到意外让我永远失去了我的孩子。”说到这里,她的眼神黯了黯:“所以,我能体会你的感受。”

    看到她这表情,对方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只要你能救活我的儿子,我保证你的安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听这话,似乎对方本来并不找算在她救人后放过她。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稍想了一下,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有人要我的命,所以泄露了我的行踪是吗?”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时,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周安,但是她又觉得周安不会做这么明显,这么愚蠢的事:“是雇佣兵吧?当次营地里的人受命去救娜娜时,杀了几个雇佣兵。是他们的同伴吗?”

    面对她的猜测,女人怔了一下,最后点头:“没错,就是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查到你的身份的。但是那天晚上杀死他们同伴的,正是你的丈夫,所以他们要报复。”

    果然就像自己所想的一样。但是对方给她的信息也同样让她心有疑惑。就像对方所说的一样,那些雇佣兵是从哪里知道她的身份的呢?是营地里的人无意泄露的,还是有些人故意泄露的呢?

    有些事,没有彻底查证之前,是没办法确定的。眼前,她所要做的事,就是救回对方的儿子。

    开了大半天,她也没刻意的盯着外面看,以免别人错会她在记路。终于,车子停在了一处山坳里。她跟着那个女人下了车,这才发现这边是一个很隐密的营地。

    这一路过来,都有人向女人行礼,可以看得出来,她在部队里拥有很高的地位。这样很好,张小莫知道这个女人拥有的地位越高,她活下去的可能性就越高。

    这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来到一个帐篷前,女人停下了脚步:“你需要休息一晚再动手术吗?”毕竟是坐了大半天的车,这时的她应该也很累了才是。

    可是张小莫却摇了摇头:“救人如救火,等不得!我先看看病人再说。”

    听她这么说,女人也没有阻止,直接带她进了帐篷:“他在这里。”

    整个帐篷里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就连女人进去时都不由得皱了皱鼻子,可是张小莫却像是没有闻到一样,皱着眉头来到了病床前。

    眼前这个男人年纪并不大,也不是那种纯种的黑人,皮肤甚至可以说是棕色偏白。看样子,是个混血儿。她掀开盖在男人身上的毛毯后,脸色一下就变了:“是谁让你们在他身上盖着这个的?”

    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盖着一块鲜血已经干涸的动物毛肤,上面甚至还画着不知道代表着什么的符号。这是巫术吗?没想到眼前这些人竟然还会信这个。

    她想也没想,直接把那些皮给揭掉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两个大大的窟窿,恶臭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而她更是看到有些白色的小虫子在伤口上蠕动着:“你确定是想救他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会害死他?”

    女人在这之前也没想到过伤势会恶化成这模样,现在看到伤口,她的脸色也一下就变了:“我要宰了他!”

    “给我准备酒精,手术刀,摄子……算了,把我那两个箱子搬进来吧。”

    现在都顾不上处理别的事情了。眼前这两个伤口再不处理好,只怕都不用管别的,这个男人都活不下去了。

    两个箱子很快被搬了进来。张小莫麻利的从里面挑出自己要用的东西:“我要强力照明。另外,还需要两个助手。要胆子大一点,不会吐的。”

    “我来。还有莫利,你留下。”

    灯很快就被送了过来。张小莫也带上了手套,在为伤口消过毒后,她拿着手术刀开始切除伤口的坏死部分,然后用镊子将里面的虫子一条条的夹了出来。

    这个过程是无聊且漫长的,留下一条虫子都可能会让伤口感染,所以她必须小心再小心,仔细再仔细。

    光是处理肩膀上的伤,就花了她三个小时。当她把肩膀上的伤口包扎好后,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有巧克力和肉干吧?拿些给我。”这是恢复体力的最好东西了。这孩子的伤势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她必须加快自己的速度了。

    匆匆的吃了东西后,她再一次站在了床边,这时却意外的发现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你是谁?”

    “布拉罕?你醒了?天啊,我的孩子!你醒了!”

    女人一听到儿子的声音,一下就扑了过来。看她激动的模样,张小莫无奈的伸手探了一下病人的额头:“如果不想他死,你最好现在让开。”

    “你……是我的医生?”

    “是的,我是你的医生。现在,我需要你再睡一觉,好吗?”面对病人时,她的耐心倒是比平时更好:“等醒过来时,你的感觉会好很多的。”

    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最后笑了:“我相信你。让我睡吧!”

    拿出一瓶麻醉气体,张小莫让他做了两个深呼吸后,他就开始慢慢的陷入了昏迷之中。张小莫这时重新换了一双手套:“好了,开始吧。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不是她想这么快,而是对方的血浆准备得并不够充分。但是腹部的伤口已经不容再等,还有腹腔也要消毒。她要做的事太多了,今天晚上,估计是没什么时间休息了。

    就如她所料的一样,等做完手术,天空的星光已经开始黯淡,天边也有了一些些的鱼肚白。

    收拾完所有的一切,为病人缝合好伤口,她将一块纱布轻轻的盖在了上面:“天气炎热,不用给他盖被子了。如果怕他冷,保证帐篷里的温度就好。”

    女人也累得不轻,但是看到儿子平静的睡颜,她也是松了一口气:“医生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休息吧。如果他的情况有什么变化的话,我也好第一时间处理。”

    虽然伤口处理了,但是因为时间拖得太久,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撑得过来,现在就只能祈祷不会出现术手综合症才好。

    见她坚持,女人也没有强迫她,只是对她伸出了手:“我叫妮娜。不管结果如何,你赢得了我的尊重。谢谢你。”

    可以看得出,张小莫已经尽了全力了。实际上,在看到自己儿子的伤口变成那般模样时,她都以为儿子会没救了,却没想到张小莫并没有放弃,反而还倾尽全力的拯救儿子,只凭这一点,她就对对方心存感激。

    “我是一个医生!抛开我们的立场,这也是我应该做的。”说话的同时,张小莫又微微调整了一下输液的速度:“你也忙了一整天了,先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照顾就可以了。”

    “好!”应了一声后,妮娜对身边的莫利说道:“你照顾好张医生,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入帐篷,也不允许任何人对张医生无礼。她有什么要求都要尽量满足。”

    “是,将军。”

    将军?张小莫怔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你是女武神?”在反动军中,有一个被称为女武神的将军,她身为女性,却一直保持着不败的战绩,几乎算是反动军中的传奇人物。

    听到女武神这个绰号,妮娜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别人来说,我是不败的女武神,但在这里,我只是一个快要失去孩子的母亲。”

    所以,再坚强的女人,在面对自己的孩子时,都会变得脆弱吗?张小莫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后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全力救治他的。”

    “谢谢!”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