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一三章 她相信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不过这样对于她来说,其实也并不是很害怕,毕竟经历过那么多事了,基本的冷静她还是能保证的。

    往好的方面一想,至少,别人费了这么大力气把她绑走,就不会随意的要了她的小命才对。如果真的要跟龙家谈判,哪怕是为了龙家的威严,龙家的面子,也不会随意的侵犯她。

    换而言之,现在的她,是安全的。

    在浴池里呆了一会儿,张小莫披着浴巾上来,仔细的擦干了身子,然后披上浴袍,打开了门:“给我准备衣服。”她这模样,根本不像是被绑架的人质,反而更像是这个地方的主人一般。

    女仆们恭声应道,然后捧来了衣服让她换上。至于里面的衣服,她看都没有再看一眼。因为龙成轩说过,衣服上的定位仪一旦开动,衣服就可以弃置不管了。这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为了隐密性。

    换上了新的衣服,她才开口问道:“现在是几点钟?”

    “回夫人,现在是上午十点钟,您的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带我过去吧。”

    来到餐厅,仍然是安安静静的,除了跟在身边的两个女仆,好像这屋子就没有别人一样。等她坐下来后,一个穿着管家服的中年白人男子推着餐车走了进来:“晨安,夫人。”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被绑架了,张小莫都快以为自己是呆在了某个欧洲的古堡里。她微微一点头:“名字。”

    “我叫阿尔弗雷德?贝内特。乐意为您效劳,夫人。”

    瞟了对方一眼,她微微点头,不再说话。对方也动作迅速的摆上了精致的早餐。

    吃过早餐,她站了起来:“这里是哪里?”不过在看到对方脸上为难的表情后,她摆了摆手:“算了,你不用说了,只用告诉我,我可以去哪些地方就可以了。”

    听她这么一说,贝内特松了一口气:“夫人,整个庄园,您都可以自由行动。”

    换而言之,就是她只能在这个庄园里呆着,不能离开就对了。对于这个结局,她其实还算是比较满意的:“我知道了。退下吧!”

    “是,夫人!”

    或许是用麻醉剂的时间太久,身体已经形成了轻微的习惯,现在的张小莫打了一个呵欠,直接往卧房走去:“我睡一觉,到中午时分叫我。”

    “是,夫人!”

    女仆小心的侍候着她换上睡衣,为她盖好被子,放下窗帘,这才轻轻的关门退出。而她,则是很快的进入了沉睡之中。

    在客厅里,贝内特问两个女仆:“夫人睡着了?”

    “是的,夫人很疲倦,刚躺下一会儿就睡着了。”女仆恭敬的回答着。

    听到女仆这样说,贝内特点了点头:“好好侍候着,别出任何闪失。”

    “是!”

    吩咐完这些后,贝内特这才离开了。

    就这样,张小莫安静的呆在庄园里,吃了睡,或是在庄园里散散步,采一些花回来插花,又或是安静的坐在窗边看着书,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不在乎被别人绑架,也不在乎自己在哪。优雅娴静得就像是一位在某个庄园休养的贵族夫人一般。

    不过这样说也没有错,张小莫家本来就有钱,虽然老爸是富一代,但是她老妈李之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家族培养出来的,虽然离家出走了,对孩子的教育也没落下。

    而张小莫的性格跳脱,平时不会这样装腔作势,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保持这些范儿,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好的保证。现在呆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她没有见到任何主事者,只是安静的呆在这个庄园里,除了三四个花工和粗佣外,就只有管家贝内特和贴身的两个女仆了。

    对于这种情况,她有些不明白,但也不会主动去问。不管怎么说,对方不可能一直这样扣着她,总是会要出来与她见面的。而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与背后的那个人比比耐心而已。

    耐心这种东西,她从来不缺,也从来不怕寂寞,不然她不会在如此年轻就拥有如此高的医技。所以她现在只需要安心等待就好,唯一让她担忧的,就是不知道龙成轩现在怎么样了。

    被关在这里一个多星期,她是过得舒适自在,但是她相信,她的丈夫一定不会像她这么舒服。对方是在拿她威胁丈夫做什么吗?会不会有危险?他会不会受伤?会不会违背一些原则?

    就在她这样想着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声,转头看去,看到贝内特摔倒在地,手中的热茶也浇在了身上。

    看到他这模样,张小莫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站了起来走过去。这时女仆已经扶起了贝内特。

    这一看才发现,开水已经在他手上烫出一片水泡。而他的衬衣还紧贴在皮肤上。没有多想,她直接说道:“跟我来。”

    三个人怔了一下,不明白她要做什么。看到他们三个人都发怔,她生气了:“还怔着干什么?想让他的手势更严重吗?”

    这时贝内特才记起来,张小莫是一个医生:“谢谢夫人,有劳了。”

    扶着他到了浴室,张小莫一边用温水轻轻的冲着被烫伤的手,一边对一个女仆说道:“去拿医药箱过来。”

    “是,夫人!”

    医药箱很快被送过来,这边她也用剪刀将衬衣的袖子剪开,然后用镊子小心的将粘在皮肤上的布料给取了下来。

    看到已经烫伤的皮肤,她轻皱了一下眉头:“伤势有点严重,如果你们这里没有相应的药品的话,就去医院吧。这样的伤……”

    突然想了一下,她记起了一件事:“有芦荟吗?”

    “有的,夫人!”

    “选大的芦荟,削去外皮,把里面的肉削成薄皮敷在伤口上试试吧。然后我的建议还是送去医院。”事实在,上非洲大地上,任何小小的伤口都要非常小心,稍不注意,很可能就会变成致命的原因。

    显然贝内特也是明白这一点的,他轻轻的点头:“谢谢夫人,我先失陪了。”

    “去吧,如果……如果不能离开,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叫我。”倒不是想要巴结对方,她只是纯粹的因为自己是医生,所以才会这样做,如果换成别的事,她才不会管。

    显然,她这种想法与态度也被大家感受到,看向她的目光也变得温柔了许多:“夫人,您先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

    “好!”

    既然有人处理,她也就懒得管了。不过走到门口,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你那个手,这几天最好不要做事了。”

    “可是夫人的餐点……”

    “随意弄些吧,我不介意的。”其实她自己都可以做,但是既然别人要把她当贵夫人供起来,她自然是不会对着和别人抢着做事的。毕竟那是别人份内的事,她去抢可不太好。

    就这样,到了晚上快要睡觉时,一个女仆急急的赶了过来:“夫人……”

    已经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看书的张小莫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贝内特先生他……好像发烧了。我们给他喂了退烧药,但是好像不管用。”

    说这些话的女仆有些着急,一脸的惊慌失措。看到她这模样,张小莫掀开被子下了床:“带我去看看吧。”说话的同时,她也披上了外衣,然后跟着女仆走了出去。

    来到贝内特住的屋子,张小莫意外的发现,他的屋子竟然也很宽敞,虽然屋里大部分都是管家必须要用的东西,但是还是感觉哪里有些奇怪。

    不过现在可不是观察这些的时候。她走到床边试了试贝内特的体温,发现果然烫得吓人:“把浴缸放满水,然后把他抱进去。注意,伤口不能碰水。”

    现在这模样,应该是伤口感染导致的高烧。当务之急,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他的体温降下来才行:“你们之前为他做了什么?”

    “我们试了冰敷,也给他打了退烧针,可是没多久,又烧了起来。”

    张小莫指挥着她们将贝内特给放到浴缸里后,开始放温水。这水淋到贝内特身上时,他忍不住低低的说道:“好冷。”

    “你冷是因为你在发烧。”

    她淡定的回答着,然后对其中一个女仆说道:“你在这里看着他,不要让水变凉了。你,带我去厨房。”刚才她看到了贝内特的伤口,并没有敷芦荟。看来,他们对于这种古老的治疗方法并不太接受。

    来到厨房,张小莫开始飞快的调起盐糖水来,调了一大壶放在一个推车上,然后又调了一大盆的盐水:“有消毒的棉花吧?”

    “有的。”

    在看到窗外硕大的芦荟后,她又毫不客气的掰了三片,然后顺手拿了一把料理刀放在推车里,这才让女仆推着一起回了贝内特的房间。

    这时贝内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张小莫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将他手臂上包扎的绷带全拆了,果然上面已经开始有淡黄色的脓水渗出:“这么热的天,谁让你们把他的伤口包起来的?”

    这些人,就没有一点医疗知识吗?心中抱怨着,她手中的动作还是没有停,先用淡盐水将伤口上的脓水一点点洗掉,然后将芦荟削去外面,将里面滑滑的肉切成薄片敷在了伤口上:“别以为这个不干净,很多医药最开始,都是源于植物的。就算是我们现在用的很多药,也是从植物中提纯的。”

    “啊?”

    “如果你们最开始听了我的话,他或许就不会发烧了。”将芦荟敷好后,她站了起来:“将盐糖水喂给他喝,可以补充体力与电解质,不然光是发烧出汗引起的脱水都够他受的了。”

    想了想,她又让人从冰箱里拿过一大包冰用毛巾包着,敷在了贝内特的额头上。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当东方的天边朦朦亮时,贝内特的体温终于完全恢复了正常。只是经过这一夜的折腾,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这时的张小莫也是一身疲惫:“你们,将他捞出来,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放到床上让他躺着,手上的芦荟,每过一个小时,换一次新的,还有消炎药也要记得吃。如果再有什么情况,过来叫我。”

    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她也累得不轻,打着呵欠,直接回房间睡觉去了。

    虽然现在贝内特在生病,两个女仆也在照顾他,但是张小莫并不会傻到认为自己现在就可以偷偷的逃走。

    第一,她现在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就算逃出庄园也不知道该往哪里逃。

    第二,她并没有逃跑的交通工具,哪怕出逃成功也会很快被人抓回来,到时反而更难堪。

    至于第三,则是她根本不相信这个庄园就像是表面这样毫无防备,既然别人说了她只能在庄园内自由活动,那么也就意味着,只要她踏出一步,很可能就会有人毫不客气的请她回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受伤,她还是安心呆在这里等待救援比较好。因为她相信,这么久过去了,她的男人一定在来救她的路上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