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一二章 现在是安全的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知道妻子心疼自己,龙成轩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别担心,我没事的!”就算是为了妻子的安全,他也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了:“我会尽快赶回来。如果我没赶回来,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一定,一定不要留下来等我。我会有安全的地方呆着的。”

    对于丈夫,或者说是对于龙家的势力,虽然张小莫现在还不是完全了解,但是也是很有信心的。听他这么说后,她乖乖的点头:“好!”

    现在的她,别说与丈夫并肩战斗了,就连在他受伤时帮他治疗都做不到。既然这样,她不如乖乖的呆在后方,让他毫无顾虑的去战斗。

    其实对于龙成轩来说,看到妻子这么乖,他也是心疼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在对方额头印下一吻,他转身匆匆的离开了。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得太奇怪了,尤其是最近,针对中国在非洲的行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他必须要查出是为什么。又或者说,他必须要查出来,背后的推手到底是谁,他们有什么阴谋?

    如果只是单纯的针对中国,至少他们不会做得如此明显,特别像昨天晚上与今天早上这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那么,到底是有什么事,逼得他们不得不这样明显的出手了呢?还是说,自己手中掌握的某条还没有被重视的消息,已经踩到了他们的痛点,让他们不得不狗急跳墙?

    这边龙成轩匆匆的离开,对于张小莫来说,刚回到安全的地方,丈夫转身就离开,这样的强烈的落差感让她心里空落落的。不过还好,她本来就不是那种非得依靠着男人才能生存下去的人。既然丈夫在战斗,她就不可能让自己一直这样失落着,身为龙成轩的妻子,自有她自己的骄傲。

    来到医院里,她意外的发现,**已经醒过来了。这一发现总算让她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郑姐,我们已经回来了。你安心休息吧。等局势稍稳定一点,我们就把你送回国。”

    看到张小莫,**松了一口气,对着她微微的笑了笑,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发出声音来,但也看得出,她说的是谢谢两个字。

    所以说,在外面呆久了,一个个都是人精是吗?只是简单的一句回到营地了,对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张小莫也没有多想,看了一下**的各项身体指标后,才对接手的医生把当时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这一说,才让接手的医生明白当时有多凶险。

    在那种情况下,不管动不动手术,**都有八成以上的机会可能活不下来。可是张小莫却在那样简陋的条件下,硬生生将**给救了回来。只凭这一点,就让所有人都佩服不已。

    将事情交待完后,她又去病房看了一下小夏。小夏主要是因为输血太多,再加上受了惊吓,连着两天没睡好,整个人精神有些不好,所以留在医院里观察两天,倒也没有别的大问题。

    她刚一推开门,就看到野狼傻兮兮的拿着一个大苹果问小夏:“你吃苹果不?”

    这个家伙,这么大一个苹果,不削一下,让小夏怎么吃?

    在心中哀叹了一声,张小莫还是决定以嫂子的身份拉他一把:“小夏,你身体好些了吗?”

    一看是她来了,野狼赶紧的站了起来:“嫂子好。”

    她也不理会野狼,直接坐到了床边:“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还好,张医生,你也累了很久了,怎么不去休息?龙队他也不管管你?”说到这里,小夏更是白了野狼一眼,对于他这种迟钝的家伙,实在是不已为然。

    张小莫坐下后,拿起一个苹果看了看,直接扔给了野狼:“去,削了皮,然后切成小块拿过来。你以为我们女人都像你们这些糙老爷们一样直接开啃的啊?”

    被她这么一提醒,野狼才反应过来,赶紧的拿起一把水果刀吭哧吭哧的开始削起水果来。

    看到小夏脸上有了笑容,张小莫才伸手为她理了理有些乱的额发:“男人,都是要慢慢调教的,跟他们生闷气,只会让他们莫名其妙,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

    是这样的吗?小夏看向了野狼,果然发现他一脸茫然:“小夏,你刚才生气了?为什么啊?”

    本来是生着气的,在听张小莫说了,然后又听到野狼这样一问,她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傻样,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像你这种人,就该天天唱一首歌。”

    “什么歌?是你喜欢的吗?是你喜欢的,我天天唱给你听!”野狼一听,开心的凑了过来。心里还想着,哪怕是他不知道,他也去学,到时天天唱给小夏听。凭着他当特种兵的记忆训练,什么歌是他半天拿不下来的?

    只是他就没想过,如果当初给他做记忆训练的教官知道教给他的东西,被他拿来泡妞了,会不会气得分分钟想要毙了他?

    不过现在野狼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在乎的只有小夏说的那首歌而已。

    小夏笑容里带着一丝捉狭,带着一丝得意:“你该天天唱《社会主义好》这首歌。”

    “啊?”

    看着野狼垮掉的表情,别说小夏了,就连张小莫都跟着一起笑出声来了。所以说,恋爱的男人,智商都是负数的,小夏这么明显是在逗他,他还自己往坑里跳,这能怪得了谁呢?

    大家笑够了后,一起吃了野狼削好的苹果,张小莫又安慰了小夏几句,感觉到有点累了,这才回屋里去躺着了。

    半夜时分,她感觉有谁进到了她的屋子,但是因为太累了,她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被人直接蒙住了嘴,一股奇怪的气味从口鼻处涌了进来,她只挣扎了几秒钟就安静了下来。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小莫慢慢的对外界有了知觉,她先听到了汽车的声音,然后听到了风声,还有一些动物的声音……以及嘈杂的人群的声音。

    这时的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睛是被人蒙住的。接着,昨晚迷迷糊糊中的记忆全部涌了上来,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她被绑架了,而且是直接从营地里被人绑了出来。这件事,是有人在针对她,还是说她只是倒霉遇上了这件事?是上次那件情报事情的后续,还是因为她是龙成轩的妻子?

    “那个女人醒过来没有?”

    “还没有。估计还要一会儿吧?”

    “再给她一点药,让她继续睡。”

    不等她反应过来,又是一阵香甜的气味传了过来,她再次失去了意识。

    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她自己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天。偶尔她会提前清醒过来,但是因为眼睛被蒙着,所以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了哪里,更加不可能知道是谁,又是为什么绑架了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人并没有侵犯她,也没有伤害她,只是让她一直睡着。

    也是因为一直睡着,她手上的伤倒是好得很快,等她终于彻底清醒过来时,她发现她住在了一间环境特别不错的屋子里,欧式风格,典雅的壁纸与白色的石膏线条,天鹅绒的帷缦,床柱上绑着的是白色的轻纱……

    窗外是一片绿荫,轻风透过纱窗溜进来,吹动轻纱,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如果是一般女生,或许会沉浸于这种梦幻的环境之中吧?但是张小莫却没有。

    她很清楚,现在的她是被人绑架了。甚至是谁绑架了她,想要做什么她都完全不知道。但别人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一个营地里将她绑出来,又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将她运到这么远的地方,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所以,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绑架者出现,然后耐心的与对方周旋了?心中想着这一点,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脖子上的项链已经消失不见,她的心跟着沉了下去。对方很了解她身上的东西,所以将它们全都取走了?

    再检查下来,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至少,结婚戒指保留了。还有,她的内衣裤还是原来那一套。有这些,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甚至现在她开始庆幸,因为去救援时怕失散了,所以她才穿上了龙成轩特意为她准备的内衣裤,而回来后,因为太累,她甚至没有来得及洗澡就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如果她换下了这些东西后,茫茫人海中,龙成轩再要找到她就难了。

    将眼前的情况全部分析清楚后,张小莫这才起床,坐到了梳妆镜前开始梳起头发来。她就梳了两三下,马上就两个黑人女仆走了进来,她们用非常标准的英语说着:“夫人好。”

    “嗯。”

    “请允许我们为夫人梳洗更衣。”

    虽然不习惯,但是她还是点头:“给我准备一下,我要洗个澡,然后再梳洗更衣。”

    “是!”

    显然这两个女仆受过命令,要好好的侍候她,所以对于她的要求不敢有一丝违抗,直接开始到浴室为她准备温水,沐浴露,精油,花瓣……

    而她,只是冷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们做这些事,当事情都准备完了,她才说道:“你们在门外守着,半个小时后进来。”虽然都是女人,她也没打算让别人把她看个精光。

    果然,两个女仆乖乖的退到了门外,她则是小心的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稍稍冲洗了一下,这才踏进了浴池里。

    是的,是浴池,而不是浴缸。这一间说是浴室,但实际上是一个有着五六个平方大小浴池的小屋子。

    在精油与温水中,她慢慢的放松了自己。刚才脱去衣服时,她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已经完全结疤,虽然疤还没有掉,但是要好到这种程度,怎么也要五六天。

    以现代这么发达的交通,这五天六,足够把她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了。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呆在非洲了。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她刚才脱去内衣时,已经开启了定位模式。而且龙成轩告诉过她,如果这个模式开启成功会有什么反应。她也看到内衣里一层薄薄的蕾丝由白色慢慢的变成肉色。这样的反应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现在能做的,就是期望龙成轩已经回了营地,并知道她失踪了。不然的话,这信号就算是发送出去了,也没用吧?

    再想到龙成轩说过,他不知道归期是哪天的话。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或许……信号根本不会被发现,或许……她会一直被留在这里,直到谈判失败,然后被人杀死?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