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四零二章 本命年快乐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你们没事吗?”

    “最近比较闲,正好去附近转转。”

    这是龙成轩的说辞,好吧,她信了还不行吗?

    看到她这表情,龙成轩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头:“不许腹诽我。”

    “我哪有?”

    “张医生,龙队,这里还有别人呢,请不要乱撒狗粮好不好?稍稍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啊。”

    说到单身狗,龙成轩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还没祝你本命年快乐。”

    “本命年?”小夏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过了中国年了,从鸡年变成了狗年。所以,单身狗们今年是本命年吗?明白过来的小夏气得啊啊叫着,恨不得捶龙成轩几拳:“张医生,管管你老公!”

    显然张小莫也没想到丈夫会开这样的玩笑,她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不许欺负小夏。”

    龙成轩本来也只是好玩,看到老婆不高兴了,他也就不再开玩笑了。

    倒是张小莫比较奇怪:“最近真的这么闲?”

    “嗯。暂时不会有什么任务交给我们。只有你们两个和随行的两个战士去那边的话,我不放心。一起去比较好。”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虽然上面派过去的,肯定不是什么身手太差的,可是毕竟只有两个人,张小莫还好,经历过那些事,如果真的遇上什么意外,她或许还能够照顾一下自己,小夏则是完全的一个菜鸟,只有被别人照顾的份。

    在这片土地上,你完全无法预料哪时会有一个路人突然抽出一把枪就开始扫射。他自然不会放心妻子就这样简单的外出。至少,第一次,他得陪着。

    知道他的想法,张小莫微微笑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谢谢。”

    野狼也笑着凑了过来:“夏护士好。没事,这里还有一只单身狗,回头我们两个聊,不理他们就好。”因为格格和山熊的原因,所以他跟医院里的护士们也是比较熟的。

    小夏看了他一眼后,直接哼了一声:“跟你聊天,我还不如吃狗粮。”

    一句话就让野狼的脸垮了下来:“我有那么差吗?”

    “也就只有你家山熊受得了你,换成别人,你看谁受得了你?”小夏高傲的扬起头,就像是一只天鹅般优雅。对于她的身世,张小莫是知道一些的。好像是出生军人世家,小时候也是受过很好的教育,不过受母亲的影响,所以进入了部队的医卫系统,这一次也是她自己主动提出要来非洲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造成了她性格略有些娇纵,高傲的感觉。但实际上,她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子。直爽,耐心,而且热情。如果能走进她的世界,她会是那种恨不得将所有的好都捧到你面的的那种人。

    就在张小莫担心野狼会不会受得了小夏这种性格时,野狼却是咧嘴一笑:“不会啊,我家老大,我家嫂子不都很喜欢我吗?”

    “对不起,老子不搞q@$%r基。”在这一方面,龙成轩可是半点也不会马虎。要知道,老婆现在就在身边呢,回答晚一秒钟,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张小莫听了这句回答后,哪怕是看到野狼那可怜又略带乞求的表情时,还是忍不住笑了:“我说我喜欢你,你敢接受这句话吗?”

    好像没什么不对,可是在看到龙成轩的目光后,野狼吓得赶紧的摇头:“不敢不敢!嫂子你只用喜欢老大就好,不用喜欢我的,真的!我有山熊喜欢就够了。”

    他这耍宝的模样,惹得全车的人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龙成轩才将一瓶水递给了前面开车的战士:“兄弟,不好意思啊,我其实只是想多陪陪老婆,所以打着保镖的幌子跟着来了。”好歹人家才是上面派下来的保镖,他这样硬跳上来,有点不给别人面子。不管怎么说,道歉还是要有一句的。

    前面的战士咧嘴一笑:“龙队,你就别谦虚了。我们这两个人,还不够你一只手玩的吧?有你来,我们正好还可以多学两手不是?”

    “咦?要学东西吗?可以找我啊!反正我最近很闲,有时间教你们的。”

    “他们跟龙队学是能学到东西,跟你学,只会被你虐好吗?”小夏不客气的拆着野狼的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喜欢跟这个家伙抬杠,好像不堵他不舒服一样。

    野狼苦着一张脸:“姑奶奶,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跟我说,我改还不行吗?”

    “你……你那天在医院里抽烟,还给山熊烟抽。我说你,你还瞪了我一眼。”小夏说到这里就生气:“张医生,他当时还凶我,说不许我告诉你。”

    听到这里,张小莫的眉头皱了起来:“野狼!怎么回事?是什么时候的事?”

    “呃……嫂子,那纯粹是个意外,意外。那次被夏护士发现了,山熊没有抽那支烟。不对,他本来也不是要来抽的,他就是闻闻。对,他就是闻闻。”

    看到他尴尬的解释的模样,小夏觉得特别解气,不由得开心的笑了。只是她那美丽的笑容在非洲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让坐在她身边的野狼都傻了眼:“乖乖,这世上真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啊。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受不了了。嫂子,快给我检查一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本来还笑得开心的小夏听他说这么不正经的话,顿时怒了:“臭流氓!”

    咦?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张小莫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好像她平时就是这样骂龙成轩的。一般来说,女生会这样骂男生,要么是男生真的做了什么耍流氓的事,要么……就是对男生有意思了。

    再想到这一路小夏对野狼的态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得笑了:“野狼,再嘴花花,小心下次生病或是受伤时,小夏给你扎针让你针针见血。”

    野狼一听,顿时脸都白了:“夏护士,别啊!求求你针下留情。我别的都不怕,就最怕打针了,只要一看到针头,我就全身发软。”

    嗯?这家伙平时会这样吗?她好奇的看向了龙成轩,却看到对方嘴角那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这才明白,原来他也看出了两个人之间有意思了。

    所以才不会点破某人善意的谎言是吗?她在下面不轻不重的揪了某人一把,对他这种早就明白却不告诉自己的行为很是不满。

    龙成轩不动声色的握住了妻子的手,转头看着她微笑了一下。妻子聪慧他早就知道,能看出两个人之间的意思也不意外,现在就看他们两个有没有缘份了。

    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哪怕车里有空调,也热得让人有些受不了。就在小夏要抓狂时,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典型的非洲小村庄。

    “我们为什么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为他们治病啊?他们不能去医院吗?就算不去医院,也可以去营地找我们啊。”小夏对于热确实是有些受不了,一路上喝着水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熟悉这里情况的司机战士说道:“因为太远了,有枪伤的人根本没办法走那么远,他们也没有车将病人送过去。但因为村子里有几个人与营地有合作,所以在知道了村子里的情况后,上面就派我们过来了。嗯,前面的是图鲁克,以前给营地当翻译的,后来妻子生孩子,他才回来了。”

    听了他的解释后,小夏这才没有多说什么了。或许就连她都没有想到这个村庄的情况会是这样吧?

    车停在了那个叫图鲁克的面前,司机跟他说了几句,他马上咧开嘴笑了,挥着手,示意大家跟他进村子。

    就在司机准备发动车子时,龙成轩却是一把压住了他的手:“感觉不太对。”

    “嗯?”

    这时野狼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伸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一把枪来:“四周太安静了,而且……这个图鲁克并不知道我们会过来吧?怎么就是他过来接我们的?看他这模样,可不像是在太阳底下等了很久的模样。”

    大家呆在车里都热得不行,更别说呆在外面的人了。但图鲁克头上一点汗水都没有,而且对于他们这样出现,似乎完全不意外。

    听到他这样一说,前面两个战士也感觉出了不对劲:“现在怎么办?”

    “野狼,你去开车。你,去把图鲁克引到车里来,我跟他聊上几句。”龙成轩下达了简单的命令:“放心,我会盯着的,你也不要离开,就在车门口说,如果不对,马上撤回到车里来。”

    “好!”虽然有危险,但是能在这里的战士,没有一个是孬种。再说了,虽然口里对龙成轩说着服气,但军人骨子里就是一股不服输的劲,哪怕明知道有危险,他们也是不会后退半步。

    直接将司机位置让出来后,那个战士打开车门,站在门口对着图鲁克喊了几句。图鲁克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正是因为他的犹豫,让大家更加确定事情的不对劲。

    “小心了,你随时跳回车里,小莫,把一下车门,他一跳进来,你马上关门。”这时龙成轩也已经拿起了一杆枪:“今天出来的事,除了你们,还有谁知道?”

    “多去了。回去再查吧。如果有命的话。”另一个战士也握紧了手中的枪:“让我知道,直接灭了他。”

    “放心,真的话,他跑不了。”龙成轩伸手敲了一下玻璃窗:“车子做过改装,一般的子弹射不进来。但是大家也要小心。小莫,小夏,呆会你们尽量压低身子坐在座位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不要抬起身子,可以做到吗?”

    张小莫和小夏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一起点头:“可以!”

    野狼这时突然回头对小夏笑了一下:“放心,有我在,保你没事!还有,记得系好安全带,如果有带晕车药,也请服下。”

    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还有时间开玩笑,小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从医疗箱里拿出一支注射器来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野狼则是非常配合的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然后笑了:“放心,有我们在,没事的。”

    看着这个笑,小夏的心,莫名的平静了下来:“嗯。”

    龙成轩则是看了妻子一眼,发现她已经非常自觉的系好了安全带,并将手搭在了车门把手的位置,看她的模样,随时都能做好关门这个动作。

    两个人是老夫老妻了,而且也一起经历过在美国,以及在公海遇海盗的事情,所以现在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倒是比小夏他们要淡定得多。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