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八六章 你脑子瓦特啦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p>

    一直等到病人被送出去,从刚才就一直替她打下手的一位护士才走过来,对她伸出了手:“**,欢迎你的到来。”/p>

    张小莫虽然有些累,但还是笑着点了点头:“张小莫,谢谢!刚才辛苦了。”她自己的手她最了解,能跟上她度的,都是资深的老护士:“接下来在营地的日子,也请多关照了。”/p>

    “我会尽力配合的。”护士轻轻摘下了口罩,果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张小莫这时也摘下了口罩,但是她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抹惊讶:“有点年轻,让您意外了,不好意思。”/p>

    **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她摇了摇头:“不,应该是佩服。像你这种年龄,能有这样水平的医生可不多。”要达到这样的水平,可不仅仅有天赋就可以了,没有专注与专研的精神,没有大量的经验积累,根本达不到这样的水平:“看来,我们营地有福了。”/p>

    多了一个这样的医生,大家的生命就多了一层保障:“不过那些家伙都不是听话的主,当面说话都会听,背着我们就开始抽烟喝酒熬夜的。先提前跟你说一声,免得回头你被气到。”/p>

    对于不听话的病人,她也没有少遇到过,自然有一套收拾对方的办法:“我知道了,谢谢郑姐。”/p>

    这时她也休息得差不多了,站了起来:“好了,我们出去吧,外面应该等得有些着急了。”/p>

    “爱等等去,他们自己在外面不小心,活该回来等着。”看来,**对于这些受伤的人,有很大的怨气。面对这样的她,让张小莫都有点不好意思了。/p>

    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走了出去,迎接他们的,除了开始那个战士和郑干事外,还有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医生,小梁怎么样了?”/p>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大家还要祈祷不要有术后综合症。还有,他腹内的子弹,因为移动伤了几处地方,三个月内,他是不可能进行剧烈运动了。鉴于这边的气候,我是建议将他送回国去疗养更好。”/p>

    张小莫回答得很仔细,但是给出的建议却让大胡子有些哭笑不得:“本来这边人手就不够了,这一下……行,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我们会尽快安排他回国的。”/p>

    只凭对方这一点,张小莫心中倒是有了些好感。毕竟她年轻,很多人听到这样年轻医生的话后,第一感觉就是:“你行不行啊?是不是因为技术不过关,所以要把我手下给送回去啊?”/p>

    但是对方并没有,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反倒是对她很感激。只凭这一点,张小莫就对他高看一眼了:“在回来的途中,他们也有遭受袭击吧?伤员是强忍着伤痛反击了是不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腹部的子弹最少位移了近十厘米。可以说,他能活着,已经是运气了。”/p>

    “狗屁的运气,不是张医生你技术好,他们就等着收尸吧。”**在营地呆得足够久,可不知道客气是什么:“你们几个,烧高香吧!上面这次终于善心送来一个技术这么好的医生。”/p>

    能让**这个老护士夸奖技术的,大胡子和他身边的人不由得又高看了张小莫一眼。倒是郑干事开口了:“姐,你不知道吗?张医生是自己申请过来的,不是上面派来的。”/p>

    “啊?张医生,你脑子瓦特啦?”/p>

    听到这句话,张小莫有些哭笑不得:“郑姐,我丈夫这次也被派谴过来维和,我想和他一起,所以提出了申请。”/p>

    “呃,好大一盆狗粮。算了,不理你们这些小年轻了。我要去歇一会儿了。”/p>

    这时罗刚和李强才提着她的包包走了过来:“嫂子,你的包。”/p>

    郑干事一看,赶紧的带着他们往宿舍走去:“张医生,请跟我来,你的宿舍在这边。”/p>

    飞了一个晚上,又做了一台四个多小时的手术,现在得马上给她安排休息才行。不然来的第一天就累坏了可不行。先不说那位长会不会找他的麻烦,单单就是没保护好新派来的医生,他就会被营地里的人给埋怨惨了。/p>

    刚到宿舍,张小莫现自己竟然是独立的一间:“这……”/p>

    “营地的安排都是这样的,凡是医疗组的医生,都有独立的房间休息。这也是为了让你们可以好好休息,然后才有精力救大家的小命啊。”郑干事开着玩笑,倒是让她放下心来:“那就麻烦您了。”/p>

    “郑干事,我们两个住在哪里?”/p>

    一看到他们两个,郑干事就头大:“这是女生宿舍,你们两个得住保安组那边……”从刚才起,他就明白,张小莫肯定不是普通长的妻子,而这两个看似被派往保安组的战士,其实是专门负责张小莫安全的勤务兵。但怎么也不可能把他们安排在女生宿舍啊。/p>

    还好张小莫这时话了:“营地里应该是安全的,你们就去那边住下吧。反正平时我也不会离开营地。除了你们,也没人知道我是谁,不会有事的。”/p>

    虽然与原定计划有些不同,但是如果是呆在营地的话,罗刚和李强还是不反对这样的安排,点头后,跟着松了一口气的郑干事走了。/p>

    进了屋子,她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时,**已经提着一盒饭进来了:“先吃点东西,然后睡一觉。虽然你觉得只是飞了一个晚上,但是加上时差时间并不算短。再有一个小时,尚医生就回来了,有什么事,他也可以处理。不用担心了。”/p>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张小莫还真的觉得有些累,也有些困。毕竟在飞机上,也没办法真正的睡好觉。她接过了饭盒:“谢谢郑姐。”/p>

    “不客气,你休息吧,晚上我来带你去食堂吃晚饭,顺便认识一下大家。”/p>

    “好!”/p>

    对于这个大姐,张小莫倒是感觉很好,性格直爽不做作,而且看得出来,对她这个新人很照顾。或许是因为她的技术,又或许是因为她是新来的医生?总之,在这边,应该会有个新朋友了,这种感觉倒是不错。/p>

    只是,如果龙成轩这时也能在身边就更好了。心中这样想着,她无味的吃完盒饭,稍稍收拾了一下,倒头就睡着了。一直到天色近黄昏时,她才被敲门声吵醒:“张医生,醒了吗?”/p>

    她赶紧的应了一声:“来了!”然后披上外套走过去开门:“郑姐,以后叫我小莫吧。”/p>

    “不行,如果这样叫了,那群受伤的家伙更加无法无天了。跟你说,在他们面前就得端着,板着脸,不能给他们一点好脸色看。”/p>

    这样说,好像也没错。她无奈的笑了笑:“再等我一下好吗?我稍微洗漱一下。”/p>

    “不急,你先去忙。”/p>

    两个人来到食堂时,正好遇上用餐的高峰期,食堂里满满的人,**看了一眼,直接把她拖到了一张桌子前:“往里面坐一点,让两个位置出来。”/p>

    看得出来,她是这里的大姐大,她这么一说,两个战士赶紧的往里让了让:“郑姐,这位是……”/p>

    “新来的医生,今天小梁的命就是她救的。赶紧的,巴结好张医生,以后有什么倒霉的时候,就指望着尚医生和她救你们的小命了。”说完,她直接把张小莫往其中一张凳子上一按:“你先坐着,我去打饭。”/p>

    听她这么一说,小战士们坐不住了:“郑姐,别!您请坐,要吃什么,我们两个去当跑腿的。哪敢让您去排队啊,是不?”/p>

    **也不跟他们客气,直接报了几个菜名,又问了张小莫一下,然后添了两个菜,再把自己的饭卡甩给他们:“拿我的刷,就你们那几个津贴,好好留着回去当老婆本。”/p>

    听到这里,张小莫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大家中间吃得开了,虽然她性格直爽,说话不注意分寸,但对大家是真的好。/p>

    过了一会儿,饭菜打过来了,小战士也凑了过来:“张医生好,我叫赵杰,他叫潘林。”/p>

    “嗯!”张小莫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不多说话。一是因为她不太习惯跟陌生人说话,二是因为她怕跟这些人太熟了,以后就敢撒娇不听她的话了。像这样的人,她以前在医院见得太多了,真是一点口子都不能给他们开。/p>

    就在两个小战士郁闷她的冷漠时,罗刚和李强赶了过来:“嫂子。”/p>

    这时她才记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叫他们就过来了:“以后在营地里,不用特意跟着我。如果我要出去,会跟你们说的。”/p>

    “是!”/p>

    “去吃饭吧,不然呆会没菜了。”/p>

    “是!”/p>

    看到他们两个离开,她才松了一口气。说真的,身边一直被两个这样的人跟着,压力也是很大的。/p>

    **看着她这模样,笑着摇头:“你啊,知足吧!别真的以为营地里就一定是安全的。当初也有几次是被别人冲进营地里的。还有外国特工摸进来想趁乱偷情报呢。总之,小心无大错。”/p>

    张小莫怔了一下,最后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郑姐。”/p>

    两个人吃饭时倒是比较安静,并不像大家那样随意的聊天。这样让跟她们同桌的小战士更加不自在了。就在他们加快了吃饭的度时,一个头略有些花白的老人走到了桌前:“小郑,这就是今天到的医生?”/p>

    **一看,赶紧的站了起来:“尚主任,这是张小莫,张医生。”/p>

    她也赶紧的站了起来:“尚主任好。”/p>

    “我看了小梁的伤势和手术报告,做得不错!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不错不错!这里以后也要拜托你了。”/p>

    得到尚主任这样的表扬,她的反应却是比较淡定:“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p>

    对于她这种平静的表现,尚主任更是满意。急救医生,就是要保持这种平和的心态,才可以在不管生什么事时,都保持绝对的冷静来处理伤员。/p>

    一旁的小战士则是彻底呆住了,说话的是谁啊,那可是尚主任啊,他们营地里神一样的人物啊,他竟然在表扬这个新来的,看起来有些高冷的小医生。/p>

    这时尚主任也想到了另一件事:“张小莫,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你以前在哪个医院?”/p>

    “以前在f市的中心医院,后来转到了c市的中心医院。不过我原来申请过转军医,只是丈夫不同意,后来就作罢了。”/p>

    她这么一说,尚主任终于记起来了:“老陈当初很是看好像,还跟我说起过你。嗯,就是当初你家臭小子住院时,他的主治大夫。”/p>

    这时张小莫也记起了那位说龙成轩这匹野马终于有缰绳的医生了:“嗯,我跟陈医生有一面之缘。”/p>

    /p>

    /p>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