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六七章 先干为敬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听到了媳妇这么说,田甜也笑了。其实她这样说儿媳妇,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直惯着丈夫呢?不然他哪来的那么多臭毛病?

    正想着,她的手机已经响了,一看,果然是老公的电话:“干嘛?”

    “儿子回来了,你也该回家了。”好嘛,有人想老婆了,还不说句软话,田甜不乐意了:“不要,事情还没完,我要在这边多呆几天。”

    龙泽霆也知道自己老婆是要用哄的,无奈的放软了口气:“乖,回来吧!我想你了。”

    田甜这才笑了:“再过几天吧。阿轩刚回来,一堆事情要处理。小莫也需要有人陪着。而且我在这边做的事也要收一下尾,你也不想上面再找你聊天吧?”

    知道自己老婆的实力,龙泽霆无奈:“一个星期,再久我就过去接你了。”

    “知道啦,最多五天就回家了。”

    挂了电话后,田甜发现张小莫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刚才跟她说的话,她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家里的事情也多,他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家里的事……”

    “没关系,妈,我了解的。”哪怕是张小莫这种性格,面对此时的田甜也会有忍不住想要笑的感觉。强忍着还真是不好受。

    不过拜这场玩笑所赐,再加上田甜的话,总算是让她放松了下来。或许还要一点时间吧,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就会恢复平时那个只懂治病救人的张医生的模样。

    正想着,门铃响了,苏华出去了一会儿后,带回来一位老者:“夫人,这位陶先生说要见您。”

    张小莫一看,不正是散步时遇到的那位老爷子吗?她走了过去:“老人家,您怎么来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来,先坐着,我先给您检查一下。”

    老人手里拿个杯子,也不说话,直接坐到了沙发里,任由张小莫为他检查,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田甜的身上:“田老头的女儿?”

    田甜稍想了一下,然后笑了:“陶伯伯?好久不见了!”

    “哼,你这丫头,嫁到f市去就不回来了,哪里还记得我们这些老人家。”

    原来是熟人。张小莫为老人检查了血压,听了心肺后才放心下来:“陶爷爷,您的血压和心跳都没问题,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我好好的,你就盼着我不舒服呢?”陶老爷子把手中的杯子放到了茶几上:“这个,是上次你家男人留在我那里的。今天左右没事,就散步给你们送过来。免得到时别人说我陶家占了你们小辈的便宜。”

    看着杯子上那几个什么什么纪念的字样,张小莫猜测估计是龙成轩参加什么比赛或是大会拿的纪念杯吧?杯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却保护得很好,看来他是很宝贝这个杯子的:“谢谢陶爷爷,麻烦您了。”

    “我知道,你们和我家那臭小子不对付,所以这么重要的杯子放在我家都不去拿。可是啊……田丫头,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懂,你难道也不懂?身为c市的人,难道你还要站在外人那边来对付家乡的人?”

    老人的话让田甜脸上的笑意稍敛:“陶伯伯,这几年c市的情况您或许不了解吧?现在的c市已经不是你当初知道的那个c市了。那些人紧紧的抱团,不但上面的政策下不来,就连军队这一块都被某些人掌握了实权。上一个检查长在c市是如何出事的,外面不知道,您也不知道吗?”

    因为c市本土实力太强大,所以上面不得不派检查长下来实查,结果却是有权力调派军队的检查长直接被人谋杀在回京的路上。如果不是这样,上面又何至于派龙家出面?

    要知道,龙家不参政,是纯粹的军人世家,而且在军队里拥有很深的影响力。最重要的一点是,不管龙家如何强大,他们始终只听从上面的领导。这样的家族放出来,哪怕是c市那些人也要掂量一下他们能不能动了。

    “枪杆子必须听从上面的命令,这是唯一,也是绝对的死政策。华夏不能分裂,否则,外面那么多战乱国家就是华夏的未来缩影。”

    田甜看着陶老爷子,丝毫不曾退让:“我不是军人,我也不曾涉政。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但是我知道,国家必须稳定,我们才能好好生活。为了一个集团,或是几个家族的利益,让国家,或是地方不得安宁的话,哪怕是我这样的老百姓,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陶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才抬眼看向田甜:“事情已经到你说的,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

    “或许更严重。要知道,早一段时间,因为阿轩不在,针对小莫的攻击就没有停止过,甚至发生了开着货车去撞她的事情了。游戏的规则对他们都已经不起作用了。为了利益,那群人已经疯了。不然,您以为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田甜在某些方面,也算是一种震慑的存在。她代表着几方势力,以及她的能力甚至曾经让上面都不得不发话。为了保护儿媳,她出现在了c市。

    这时陶老爷子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了。他转头看向张小莫:“真的有人对付你?”

    罗小刚一直守在家里,听到老人这样问后,直接回答:“这一个星期,明桩与暗桩已经解决了不下十起针对龙家的行动。另外,那天车祸现场,我在。车祸后,嫂子并没有离开,反而是下车救人。就在她救人时,有人从远处实行狙击,幸好被我们及时发现,救了下来。”

    事情被证实了后,老人一下就生气了:“不像话,简直不像话!!”说完他就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出去。张小莫将他拦了下来:“时间不早了,您一个人在家的话,不如留在这里吃中饭吧。”

    其实是因为她看到老人生气,害怕他的血压会出问题,所以想将他留下来观察一下,如果没事,再让他回去。

    陶老爷子也是体制内退下来的,虽然那个年代的人比现在的人要纯朴,但是辨识人心这种本事还是有的。她这么一说,老爷子就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了:“小丫头想那么多干什么,老头子我还没那么脆弱。”

    “上门是客,到饭点都不留客,这是晚辈的失礼。”她说得有道理,可是陶老爷子的脸色却变得不好看,他转过头看像田甜:“这丫头就是最近受了刺激?”

    “不然您以为,龙家的女人是怎么成长起来的?”田甜脸上带着笑,但笑容里的温度却在降低。

    陶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还是坐了下来:“好吧,吃饭,吃饭!一边吃,一边聊一聊!”

    坐在餐桌前,陶老爷子接过张小莫递过来的汤,却说道:“我还是喜欢最开始见到丫头你的模样。”

    张小莫知道老爷子说的是什么,她此刻倒是释然了:“变成什么模样不要紧,重要的是坚守自己的本心。不管变成什么模样,不忘初心,这就足够了。”

    “那丫头你的初心是什么?”

    “我的初心……”张小莫略略怔神,对她来说,因为儿时见到爷爷奶奶重病而亡时的无措,才决定长大要学医,后来因为张鸿畴为她受伤,以至于被医生判定只能终生坐在轮椅上时,她更是在心中下定决心要好好救人,用来赎罪。

    这么多年,这么多事,已经让她治病救人的想法变成了本能:“我希望,能救更多的人,能让更多的人远离病痛。也希望能一直走在这条路上,不要为别的事分神。”说出这句话后,她一下清醒了过来。这几日的迷茫也终于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看到她这模样,田甜也好,陶老爷子也好,终于是放心的笑了:“小丫头不错,领悟力很好。”说完后,他又看向田甜:“你家小子有福了。”

    得到这句称赞,田甜微笑着:“他运气好。再说了,士清哥也不错啊,我听说,那也是一位贤内助。”

    “贤是贤了,就是……”话还没说完,就想起来,这是家事,陶老爷子也赶紧的住了嘴:“吃饭,吃饭!对了,你家小子中午不回来?”

    “阿轩一般中午不回来吃饭。这一次刚军演回来,估计事情也多……”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我回来了。”

    看到龙成轩出现在餐厅门口,陶老爷子不由得乐了:“你老婆刚夸你敬业,你马上就溜班。”

    “谁说我溜班了?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我回来吃个饭,陪一下老婆怎么了?”龙成轩笑着坐在了妻子的身边,接过了苏华递过来的碗筷:“老爷子看起来精神不错,好事。”

    本来以为自己怼了他一句,他还会说点什么,没想到坐下来第一句话问的却是自己的身体。陶老爷子板着一张脸看着龙成轩:“真的是好事?就不怕我来你家捣乱?”

    “嘿嘿,老爷子你捣乱的话,就不会特意把我的杯子还给我了。”龙成轩笑着喝了一口汤说道:“身体好就好,以后也别老是板着脸生气。真气坏了身体,难受的是你自己。至于别人,不高兴了,叫过来骂两句就是了。”

    他这一句,马上把陶老爷子逗乐了:“你行啊,不高兴就骂别人,平时你是这样做的?”

    “这叫死道友不死贫道。”龙成轩开着玩笑:“再说了,到了您这个年龄,想骂谁不能骂呢?就算是我,您不也一口一个臭小子的喊着。还是说,有些人,你舍不得骂?”

    看着他这模样,陶老爷子不满的转头看向田甜:“你家臭小子平时就这副模样?”那天在救护车上,他可不像今天这样好说话。

    田甜也有些奇怪龙成轩今天的态度。按道理来说,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c市那么多人对付张小莫,他今天出去一个上午,肯定什么事都知道,绝对没什么好心情。但现在看来,似乎完全不是这样的。

    龙成轩对苏华使了个眼色,苏华笑着点头,转头端上来两杯酒。

    龙成轩端着酒杯走到了陶老爷子面前:“老爷子,本来我回c市时,心情是非常不好的。我估算过我不在时,别人会怎么对付龙家,怎么对付张家。这些手段,都是在游戏规则之内,所以我不在意,大不了就是输了从头再来。但是我不能容忍的是有人对付小莫。”

    “所以呢?”

    “今天早上发现一件事。一件有趣的事!”龙成轩笑了:“明里暗里,似乎有一股力量阻止了几次针对小莫的行动。虽然说,对方可能是想还清那一次人情,也可能是为了维护游戏规则。但是不管是哪样,我都很感激。老爷子,谢谢您,也谢谢陶书记了。我先干为敬。”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