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六一章 半夜铃声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第三六一章半夜铃声

    收敛了一下心神,伍源华对张小莫说道:“今天请龙夫人过来,有一事相谈。”

    接过佣人送上来的茶后,张小莫说道:“伍家长或许不知道,阿轩工作的事,我一概不知道,也不会插手。我负责的,就是治病救人,以及……守护龙家。如果是关于伍家的事情,伍家长可以等阿轩回来后,亲自跟他相谈。我觉得,伍家能屹立数十年不倒,与掌舵人的识大体有很大关系。”

    “说白了,我们龙家与伍家并没有任何冲突。甚至在之前,两家在许多地方也是有合作过。如果不是因为上面无法容忍一些事情,龙家又何苦站到伍家的对立面?这样对龙家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

    简单的两段话,将伍源华所有的话都堵死了。本来他还想拉拢一下张小莫,拉拢一下龙家。可是现在听她这样一说,就知道,拉拢,合作一事绝对不可能成功了。

    现在张小莫已经摆明的告诉他了,龙家要对付伍家,是上面下了死命令,除非龙家不想混了,又或是上面改了主意了,否则这个僵局会一直持续下去。另外,就算现在要跟张小莫说伍家的态度,她也说明了,这件事她没有插手,管不了。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张小莫不是政府机构的人员,也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间来。跟她说那些事,一则她根本不懂,二则,无异于对牛弹琴。

    明白这一点后,伍源华明白今天的约谈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了。最后,他只能说一点:“听闻龙夫人早几天也被人袭击,被抓的人说是我伍家所为。老夫在这里想跟龙夫人解释一下。第一,伍家并没有下令有任何针对龙夫人的行为。凡事不伤及家属,这是底限,伍家不会触及这个底限。”

    “第二,就算伤了龙夫人,伍家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会激怒龙家与上面,只会让矛盾更加激化。”伍源华叹了一口气:“不过老夫还是承认,这几天伍家也确实有针对张家的行动。但似乎并不奏效。看来,张家未来的掌权人心志坚定,能力也乎寻常啊。”

    伍源华这样坦坦荡荡的话让张小莫微微一笑:“既然家主这样说了,我自然是信的。回头,我会让人再好好查查那个人到底是谁指使的。一旦有结果,我也会报予家主知道。”

    “今晚抓住的这个人,老夫会亲自查问,得出结果,也会告辞夫人。”

    从现在起,伍源华已经不再将张小莫当成一个后辈,而是将她视为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了。

    张小莫也知道今天晚上的会谈就此结束,再继续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她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如此,晚辈就不打扰家主休息了。告辞。”

    “慢走,恕不远送。”

    在回家的车上,珍妮突然开口:“小莫,你相信那个伍源华的话吗?”

    “相信。现在与龙家做对,对于出头鸟的伍家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倒是在c市排名第二,第三的家族,在伍家倒后,他们可以瓜分到不少利益。”

    一直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的罗小刚突然开口:“嫂子,伍源华说话时表情自然,眼神并无闪烁,他说的话,有百分之九十的可信度。”

    张小莫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还得再努力,把暗中的敌人揪出来才行。这一点,得靠海哥了。”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

    “不用。”

    对于张小莫这个回答,珍妮有些奇怪:“不用?”

    “海哥肯定知道今天晚上我去伍家的事,也肯定知道我在路上遇袭的事。所以,我们回到家时,肯定可以看到他。”

    张小莫一连串的肯定,在大家进门到了客厅后就被证实了。

    看着坐在沙里喝茶的海哥,张小莫微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海哥却是挥了挥手:“先去楼上洗个澡暖和一下,换一身舒服的衣服再下来说话吧。”

    别的不说,虽然换过了衣服,但是身上没有清洗,总是会有一股子血腥味,要不是张小莫是医生,只怕根本忍不到现在。

    看到她还要说什么,田甜也开口:“阿海是自己家人,不用客气。先去收拾一下吧,有什么事,我们呆会再说。珍妮,你也去吧。”

    既然婆婆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勉强,再说,她也确实是有些不舒服,点了点头,上楼去了。

    等她收拾好,换了一身舒服的居家服下来时,苏华马上将一杯温好的牛奶递了过来:“夫人,喝点牛奶暖暖吧。”

    抱着牛奶,她看向田甜和阿海:“小刚把刚才的事都跟你们说了?”

    田甜和阿海都点了点头:“嗯,包括你们在车上的推测也说了。这正是我今天晚上要跟你说的。伍家最近也闹得很厉害。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自然是以伍老爷子和伍源华为主的,愿意接受上面的一些意见,放弃某些利益以换取伍家平安。”

    “另一派,大概就是家中不得实权,但又掌握了许多公司,收入不菲,平时还打着伍家名头四处为恶的族人了吧?”

    张小莫的话让田甜摇了摇头:“为恶说不上,但是灰色边缘肯定是少不了的。当然,其中也肯定有些不干净的手段,只是没有被人抓住把柄罢了。这种事,在每个大的家族都会有生,伍家并不是特例。”

    知道田甜不会特意说这些,她会说,肯定是有她的原因。所以张小莫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阿海点头:“那天那个人,我查过了,确实是伍家的,但是是被别人收买的。所以这几天,我们针对伍家的行动也不算是过份。至于后面那个人嘛,我已经着手在收拾了。敢跟小爷我玩花招,我一定要他们好看。”

    这时张小莫才知道,原来阿海告诉她的真相只有一半。不过想想也没错,她出面对付伍家,背后的人肯定会暗自得意,这时候,阿海才好进行他的计划。

    明白这一点后,她点了点头:“麻烦海哥了。”

    “不客气。”阿海咧嘴一笑:“想在我地头上欺负我弟妹可不行。”

    这一句话,惹得田甜瞪了他一眼:“你爸你妈都好好的,怎么你就染了这些习气,不像话。”说归说,但也不是真的责骂。毕竟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性格也定了,要走什么路自己也清楚。田甜说他,也只是提醒他说话时注意个分寸。

    阿海嘻嘻的笑着:“这不是在家里,没外人吗?所以说话随便了点。你看上次李逸那臭小子在我酒吧里闹,我不还是客客气气的吗?”

    说到李逸,田甜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这次的事,和李家脱不了干系吧?他没送一点消息过来?”当初她可是听说,李逸和张小莫还是关系非常好的同学呢。

    阿海摇了摇头:“李逸最近在京城没回来。不过他早之前传过一条消息给我,要我帮着注意李家,小心他们对小莫动手。所以我也派人盯着他们的。但是很奇怪,这一次的事情,李家好像一直都无动于衷,就感觉生任何事情都与他们无关一样。这可和他们平时的作风不太像。”

    田甜听后冷笑一声:“明面上,他们当然不用有任何动作,别忘了,现在他们家可是攀上京城钱家了。有主人给他们出主意,他们还办傻事的话,那就是真的无药可救了。”

    嗯,明面上?阿海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他脸上的笑意渐冷:“我知道了,田姨,我先回去了。小莫,以后有事记得打我电话。”

    “好的,海哥。”

    送走了阿海,田甜看着张小莫:“今天晚上,吓坏了吧?”

    张小莫摇了摇头:“没事,我当医生,经常会遇上车祸现场这种事,早就习惯了。”

    其实田甜问的是有车撞向她这件事,可是她却故意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对于她来说,哪怕害怕,也绝对不想让别人再加她操心。龙成轩不在,她就必须担负起所有的一切,恐惧,害怕这种词,已经不在她的字典之中了。

    知道张小莫在勉强她自己,田甜现在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或许……明天就好起来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龙成轩失联已经快两个星期了,再没有消息的话……不但是张小莫,就连田甜也在心中祈祷着自己的儿子能平安归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张小莫躺在床上,却怎么也不能安睡,她在思念一个人,思念一个怀抱,思念一种气味。可是不管她怎么想,那个人也没办法出现在她面前,那份拥抱的温暖也不会再临身上,而她也无法再嗅到那种气味:“阿轩!”

    轻轻喊出这个名字,她才现脸上已经全是泪水。现在的她,白天像是没事一样的和大家一起处理着各项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晚上,她的枕头都会被泪水打湿。

    早知道当军嫂痛苦,可是她却没想过会面对这种的分离。他们从认识到结合才不过一年而已,现在就要天人永别了吗?胸口有一种痛,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撕裂一般,可是她却不敢出声音,只能将自己整个埋在被子里哭泣。

    她的软弱,她的泪水,永远都只会出现在一个人面前,如果那个人不在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不想理会,但在现在的状况下,她也知道,她无法遗漏任何一个电话。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她根本没有看来电就接听了电话:“我是张小莫。”

    “小莫!是我,龙成轩!”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些不太清楚,甚至声音都有些失真,可是她却清晰的抓住了声音里那个名字。她猛的一下坐了起来:“阿轩!”

    电话那头的龙成轩也听出了她声音里的哭音:“小莫,怎么了?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回去灭了他!”

    这时的张小莫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电话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之大,惊动了一直守在门外的苏华,在敲过几下门得不到回应后,他说了一声:“失礼了。”然后开门走了进来:“夫人!”

    这时的张小莫哭得不能自已,双手死死的抓着手机,根本就无法理会任何人。看到她这模样,苏华也有些着急了,顾不上是深夜,赶紧敲响了田甜的房门。

    田甜披着一件睡袍赶到她的房间时,她还在痛哭。看到亮着的手机,田甜一时间也双眼黑:“小莫……”

    顶点:m.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