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三六章 哪个男人敢要?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面对大家的目光,张莫根本不在乎,也不理会,看着朱医生:“自己心里脏,所以会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脏。”然后她再次想走。

    可是被她骂脏后,朱医生又怎么会这样放过她,气极了,一把抓住她:“你我什么?你……”可是她的话还没完,就直接被张莫一个过肩摔给摔地上了。

    一手制住对方的胳膊,一只手狠狠的掐着对方的脖子,但是她心中还算有数,所以并没有用力,而是冷冷的看着对方:“或许有人已经忘了我曾经在医院开过枪的事情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再有人对我做出什么让人误会的动作,我是可以直接拨枪攻击的。”

    这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时他们才起起来,眼前这个不怎么合群的张医生可是真的在大家面前开过枪,伤过人的。如果真的把她惹恼了,她直接拨枪的话,只怕……

    “好了,莫,朱医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

    “道歉!”别人劝慰的话还没完,张莫已经抢先开口了。只是她话的声音太过冰冷,让大家感觉都有些不安。

    这时景,陈钰,赵医生也发现这边的情况赶了过来:“莫,怎么回事?”

    “对了,陈医生,你快劝劝张医生,让她放手。”

    面对同事的问话,陈钰根本不理会:“我家莫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发火,是不是有人惹她了?”开什么玩笑,平时她就是个护短的主,哪怕是现在的情况,她也是绝对先护着她家莫再。

    这时也有人将刚才的情况赶紧的了出来。毕竟,现在的情况太过危险了,刚才也确实是朱医生先动的手,万一张莫真的生气把枪拨出来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听完这些话,景的脸色寒了下来:“很好,我记得前一段时间,省长还在医院里交待过什么?让大家好好工作,不要一到晚传那些有的没的。这才过了一个月都没有就有这样的事发生。很好,真的很好!回头,你自己去找副院长解释。”

    话这样,竟然是根本没有打算帮朱医生求情了。

    另一边,赵医生一脸莫名其妙:“怎么把我也扯进去了?邹主任,这事情你不管的话,以后新人我都不带了,你有什么事都别找我了。”

    陈钰可没管那么多,直接走过去,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到了朱医生那张还算精致的脸上:“你是胆儿肥到大脑皮层上去了?连我家莫也敢欺负?你真以为她平时不喜欢话就好捏了?”

    这一巴掌,打得朱医生整个都懵了。再看四周,刚才还想劝张莫的同事们,这时已经没有一个人想帮她了。这时她才有些慌了:“不是我,不是我!他们都有!不是我一个人在!”

    这一句话,得罪的人可就多了。

    听到这里,张莫轻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们喜欢谁,自己大方去追。别再把这些脏事往别人头上套,知道了吗?”

    “得了,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又不是在古代,谁没个异性朋友?到时还要不要活了?不别的,你们这些男人受得了你们老婆这模样吗?你们和哪个女人的关系稍好一点,就变成有人要勾引你们了?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只怕日子也过不长久。”

    听陈钰这样,张莫瞟了她一眼,让她闭上了嘴,这才松手站了起来。

    就在朱医生松了一口气,还想要扳回一城时,突然听到她道:“若男,她没有伤着我,算了。”

    大家按着她话时看着的方向看过去,才看到黑暗中,有一个人双手持一把手枪瞄着地上的朱医生。大家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张莫开枪并不是开玩笑的,而是当真的。

    看到大家的表情,陈钰冷笑一声:“你们真以为大校的老婆那么好当?像这种被袭击的事,我家莫都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这种程度对她来,就像是儿科一样。”

    张若男则是持枪看着她:“嫂子,她诬陷你我管不着,但是她对你动手我不能当看不见。”

    “为了这种事,把她关进去太麻烦了。”言下之意就是算了。

    听她这么一,张若男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收了枪:“现在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件事,我会上报。上面再有什么决定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看着朱医生已经惨白的脸,她淡淡道:“以后少喝点酒,不然出事你承担不起。”完她也不再理会在场的所有人,直接伸手扶住陈钰往一边走去。

    赵医生有些受不了的看了朱医生一眼,然后又看了邹翔宇一眼,哼了一声,直接离开了。今这春游,他本来是要再晚点才走的,可是现在,他连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只有景手中拿着盐渍杨梅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过了一会儿,他才看向脸色还惨白着的朱医生:“在你眼里,估计永远没有同学之情,朋友之谊这种想法?”

    完,他摇了摇头,直接将杨梅给了一个与陈钰关系不错的同事:“麻烦你给陈医生送过去好吗?我现在可不敢过去触霉头了。”

    是的,他现在是真不敢了。本来张莫就不是非常愿意来中心医院,还是他再三要求,这才答应过来的。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了。

    邹翔宇见状走了过来:“怎么了?”

    “这件事不处理好,估计你就得没了一个得力爱将了。”张莫虽然来医院不久,三个月不到的样子,但是在急救科里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重了。很多麻烦的,紧急的任务都被派给她和赵医生一起做。如果她离开的话……

    一听到这里邹翔宇马上急了:“谁?谁敢逼走张医生,我第一个跟他没完!”开什么玩笑,本来急救科的医生就不够,更别好医生了。如果张莫离职,他分分钟闹到院长办公室去。

    这边景也再一次开口:“你们扪心自问,抛开这些流言,我和张医生,赵医生和张医生之间,真的有你们的那么不堪吗?你们动动嘴皮得轻松,好像就是着别人无关紧要的事。但你们想过因为你们这些话,给我们这些当事人造成多大的困扰吗?如果有人这样你们,你们好受吗?”

    “张医生不,是因为她不想让大家难堪。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真的需要别人打到你脸上才会清醒吗?太难看了!”完,他直接沉着一张脸离开了。

    先是被张莫震住,然后又看到景生气的离开,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大家现在都有些怕了。再想想,张莫是龙家选的媳妇,有田家做背景,虽然这些都是夫家的力量,但是如果她真的毫无背景,又怎么可能嫁入龙家?要知道,这种大家族最讲究门当户对了。

    这样一想,大家心里都有些后怕,果然是张莫平时不太爱话,也不给人脸色看,所以大家都以为她好欺负了吗?今她露这一手,可是让大家清楚的认识到了她的背景,知道她并不像大家所看到的那样好捏拿了。

    这边把水递给陈钰后,张莫像是没事一样坐在了她身边:“好了,别气了!”

    “怎么可能不生气?要不是怀着孕,我非得揍那家伙一顿不可!的那是什么屁话啊?”陈钰气鼓鼓的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水后又道:“我承认,景那家伙跟你的关系比较好,再加上你们原来是同学,还差点成了恋人,所以别人可能会有误会。可赵医生的事怎么又扯到你头上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听她这么一,张莫倒是乐了:“不错,知道用成语了。”

    “严肃点,我在生气呢!”话虽然这样着,但是陈钰也是崩不住,笑了起来:“你呀,怎么都不生气呢?我这个局外人都气得不行了。”

    “不生气我干嘛给她一个过肩摔?你真以为我脾气好吗?”其实刚才她是生气的,毕竟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加在她身上不算,还把不相干的人都扯了进来,她能不生气吗?要知道,那些是她的朋友,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因为她而伤害她的朋友。

    陈钰也知道她是为什么生气,轻叹了一口气,收了笑:“你啊!别人都以为你心冷难以接近,可是你比谁都更重情义。”到这她马上得意的笑了:“所以我看人多准来着?当初就觉得你一定是个好人,所以才死皮赖脸的贴着你。果然,现在很有成效?”

    嗯,看来有些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是死皮赖脸来着。张莫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然后看向不远处不敢过来的护士:“周姐。”

    被她一喊,周护士这才走了过来:“那个,景医生让我拿给陈医生的。他怕你们还在生气,所以不敢过来了。”

    “当然生气,不是他长得那么帅又那么暖,怎么可能让我家莫受这么大冤枉啊?”陈钰接过杨梅打开后,先笑着塞了一颗给周护士嘴里,然后才抱着吃起来:“不过,看在这罐杨梅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他了。”

    还真好哄。张莫无奈的在心里腹诽了一句,然后才对周护士道:“我刚才吓到大家了?”

    周护士年纪不了,对于年轻中那些流言也是很不满的,现在听到她这样,连忙摇头:“她们那群家伙啊,就该被吓吓!真以为这世界都围着她们打转呢。”

    周护士的话让陈钰乐了,一把搂着她的腰:“我就还有明白人?周姐最好了!明我请你吃饭!”

    被她这么一撒娇,周护士也乐了:“你啊,都是要当妈q@#$%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莫当你的朋友还真是辛苦。”

    “嗯,周姐果然是个明白人。”张莫不轻不重的补了一刀,把陈钰气得哇哇叫。不过拜她所赐,刚才郁闷的气氛总算是消失了。

    虽然刚才有些尴尬,但是毕竟是医院组织出来玩,如果一直闹下去,大家晚上都别想睡好觉了。周护士试探着劝道:“邹主任和景医生都了他们,大家刚才已经知道错了,不会再犯了。要不,还是一起回去玩,篝火晚会还是很难得的。”

    平时都呆在医院里,不是病人就是病历,像这样出来一起玩也确实是难得。看到陈钰的气消得差不多了,张莫也无不可的点头:“好,一起回去。”

    就在这时,邹翔宇也走了过来:“张医生,我跟你,我刚才……”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