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一八章 发怒的张小莫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打了个电话后,张涵育就呆在了书房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再想到之前儿子和女儿所的,他就是一阵阵的后怕与压抑不住的怒意。

    亏他一直以来,都将魏家视为朋友,哪怕有一些生意上的冲突,也只是认为这是最基本的商业运作。却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已经下作到如此地步了。

    明明是他们的女儿犯了错,不但不反省,还反过来打张家的主意,想要以此为要胁。如果不是龙腾实业出手,不定这一次,就真的让他们做成了。到时,他们只要花一些钱,再将证据做一些修改,只怕魏芳芳不但会无罪释放,张家也会被他们吞得连渣都不剩。

    如果只是针对张家的钱,张涵育或许还不会那么在意。大不了从头再来,比一无所有更糟的时刻,他又不是没有过。但是对方却不只是针对他,还针对他的孩子,这就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过了一会儿,有佣人来报告,是魏家的人过来了。

    本来就是在气头上,现在听到这个名字,他是更加不耐烦了:“不见!以后魏家的人,谁也不许放进来!不然就自己滚蛋!”

    一直以来,张涵育都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主家,大家在张家做事可以是非常的轻松和开心的。这一次,可以是头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大家也不敢吭声,应了一声,然后乖乖的退下了。

    可是佣人刚退下没多久,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后,他的火更大了,直接将手机关机,甚至把电池都取了出来,免得有些人再来烦到他。

    过了一会儿,家里的座机也响了起来,不过这次是佣人走过去接了电话。在听了电话后,她道:“不好意思,我家老爷不在家。嗯,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挂上了电话后,这世界终于是清静了。

    可是这时张莫走下了楼来:“爸,不见他们,也解决不了问题。让他们进来。这一次,我要面对面的,把事情直接解决了。”

    看着女儿,张涵育本来想让她不要管这些了,交给他来做就好。可是这番话,他始终没有出口来。因为不管怎么,女儿都已经牵入其中,甚至是受伤最深的受害者。最后,他只能是无奈的点头:“我知道了。带他们进来。”

    过了一会儿,佣人带着魏家夫妇进来了:“涵育,我们……呃,莫也在?”

    “你觉得,出了昨那样的事情,我女儿不在家,还应该在哪里?”一提到昨发生的事情,张涵育就更生气了:“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好女儿!”

    被他这么一,魏家夫妇的脸色还真的变得很不好看:“涵育,那个……我们今过来,是有事想要求你的。可不可以……和你单独谈一下?”

    “如果没有莫在,你们连进这个门都不可能,你觉得,还有什么事需要避开莫吗?你女儿,让从玩到大的玩伴开车撞莫,你儿子更好,直接用枪对着我女儿了!就算你们家眼里不把我们两家这么多年的情义放在眼里,难道王法也不放在眼里吗?真以为,在c市,你们能只手遮吗?”

    只手遮?如果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又怎么会低声下气的出现在这里?

    知道现在完全没有办法跟张涵育交流了,他们无奈之下,只能看向了张莫:“莫,看在……”

    “我那已经得很清楚了,这件事,我不会插手。也只能做到不会插手。我自认为,我给出这个承诺,已经够对得起伯父伯母了。你们只想到你们女儿被关了起来,可是你们想过我没有?”

    “如果那晚上不是我哥救了我,在四年前,我就已经死了。就算不死,也得像我哥那样在轮椅上过一辈子。你们想过我没有?可是,就算我没受伤又怎么样?畴哥哥,为了我,坐在了轮椅上,医生跟我,他可能这一辈子也没办法站起来了,你们想过我没有?”

    “因为自责,整整四年时间,我对自己自我放逐。一个从锦衣玉食的大姐,到一无所有,甚至连身份证都是假造的,在一个完全陌生,没有任何亲人,朋友扶助的城市里苦苦挣扎,努力活下去,你们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一大段的话,可以是张莫回到c市以后,得最多一次了,但是她的话还没有完:“可是,我觉得还不够。跟畴哥哥的苦比起来,我吃的那些苦算什么?我以近乎自虐的态度工作,努力的救人。短短的四年时间,我从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实习医生做到一科的主刀。别人觉得我是才,可是又有谁知道我在这其中的痛苦?”

    张涵育一个大男人,到现在也终于听不下去了,他红了眼眶,做着深呼吸,然后抽了一张面巾纸递给女儿:“莫,不哭!现在你回来了,有什么事,爸爸帮你扛着!”

    这时,张莫才发现,原来她的脸上湿湿的,原来……她哭了。

    “从,我就视芳芳为好友,为妹妹。她提出的要求,我从来不会拒绝,所有的事,我都让着她。可是最后我换来了什么?哪怕我失踪四年,再次回来,也没有让她有丝毫悔改,甚至妄想着,要爬上我丈夫的床。”

    伸手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她此刻脸上的笑容里满是讥嘲:“可是啊,龙家男人的床,是那么好爬的吗?她不知道,龙家男人一旦认定了一个女人后,这一辈子是至死方休吗?别那晚上阿轩没睡她,就算睡了她,以龙家的规矩,也只会想办法让她消失得干干净净!这样廉价的女人,是进不了龙家祖坟的!”

    最后这一句话,得不可谓不恶毒。哪怕魏家夫妇知道是自己女儿做得不对,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但现在,他们除了压抑住内心的愤怒外,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啊,就算她做了那么过份的事。伯父,伯母你们来求我时,我还是看在了当年的情份上,答应你们,我不会参与此事。我不会跟阿轩哭,不会跟阿轩闹。我安静的过我的日子就可以了,你们魏家,尽可以想尽手段去救她,只要别来妨碍我就可以了。”

    这是她当初的承诺。所以魏家夫妇才急切的开口:“莫……”

    “你们应该只是知道你们的儿子被抓了,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抓的?他先是玩弄手段,想要吞并张家,可惜手段太幼稚,太明显,被我丈夫识破后直接进行反击,他不但没有吞下张家,还把你们魏家大部分的产业给赔了进去。”

    显然这件事,魏家夫妇他们是知道的,所以脸色变得更不好看:“可是……”

    “可是!可是我却并没有拿着那些产权书逼迫你们。魏爸爸,魏妈妈,在我心里,还记着你们的好!所以,如果魏明琨他经过那一次,老实了。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不会将股权的消息透露出去,你们仍然可以继续经营你们的公司。”

    到这里,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是,我错了!”

    本来以为有这一手,魏明琨会老实很多,可是她错了。要不是她自己心里提了个醒,昨在医院里,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他冲到医院里来命令我放了芳芳,我不答应,他假装要打我,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却是一把明晃晃的刀。”

    “啊!”发出呼声的是魏夫人,她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做这种傻事,这还好是张莫没有受伤,不然,只怕他们一家都不会有活人了。

    看到她这表情,张莫淡淡的笑了笑:“不用紧张,他用左手打我时,我就猜到他右手有东西,所以躲开了。然后我的保镖来了,制服他之后,他却用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枪口直接对着我的保镖。”

    “当时我的保镖就站在我面前,而他距离保镖也不过是两米远。这样近距离的射击,很可能是一枪两命。可是他没有想,也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开枪!”

    枪?这时被吓到的,可不只是魏夫人了,就连魏先生和张涵育也吓到了:“莫,你刚才跟我的可不是这样!”

    “如果不是我的保镖将我扑倒,今估计就有三家人要办丧事了。相信我,如果我和若男出事,你们魏家,不管是多远的亲戚,绝对一个不留。”龙家的狠绝,张莫已经听过,也见识过。再加上张若男家的护短,还有司令对若男的爱护。如果她们两个一起出事,魏家真的就没有一点活路了。

    看到现场被吓坏的三个人,张莫的情绪已经不再像开始那样激动,而是变成了平时那种冷漠:“因为我们没有受到伤害,所以今你们还能站在这里。但也只是你们了。如果你们还敢来骚扰张家任何一个人,我会告诉我丈夫,告诉我公公婆婆,告诉我叔。到时,我想,会有很多人去监狱里拜访魏明琨和魏芳芳的。你,如果那样的话,他们还能不能熬到出庭的日子呢?”

    “不,龙家的人,肯定不会那样便宜他们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肯定都会如期出庭,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判刑,然后在监狱里继续……”

    “够了!不要再了!”魏夫人这时已经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不要再了!”眼前这个女人,哪里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直爽,热情的张莫?分明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魏夫人,您呢?”

    张莫一句话,让魏夫人直接哭了出来。她会变成这样,不全是魏家那一对好儿女做的吗?自己作的孽,自己偿。

    实话,张莫现在还没牵连到他们夫妻两个,已经是给足了大的面子了。他们两个还妄想着可以救出儿子女儿,真是痴人作梦。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