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三零五章 所谓的真相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早上用过早餐,龙成轩跟师阿姨了一声后,就带着张莫出去了。

    这一路车开过去,坐了好久,才到了一个地方,车停在大门处等待放行时,张莫才发现,这是一个看守所:“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派出所的地方有限,有些犯人会先送到这里关押。先进去。”他把证件给警卫看了后,马上就被放行了。

    到了里面,龙成轩把她领到一个房间呆着:“你在这里呆着,呆会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生气,相信我,我会处理的,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张莫感觉好像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情一样,变得有些害怕:“阿轩……”

    “相信我,没事的!”

    看着他的目光,最后,她还是点头:“好!”

    将一杯水放在了桌上,龙成轩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才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几个电视屏幕自动开启了。这时张莫才知道,原来这个不是电视,而是一个监视器,就像是电视剧里,监视审讯室的那种监视器一样。

    在监视器里,龙成轩正悠闲的坐在椅子里,还不忘对着镜头挥了挥手。看样子,是在跟她打招呼。看到他这模样,张莫也笑着挥了挥手,不过她做完后才反应过来,龙成轩应该是看不到的。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警察带着魏芳芳进来了。将她固定在了审讯用的椅子上后,警察看了龙成轩一眼,然后退了出去。

    从电视屏幕上,张莫可以看得出,这几魏芳芳应该过得很不好,现在的她面容憔悴,眼眶也深陷了下去,就好像一下老了好几岁一样。

    “怎么样,在这里住了几,是不是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屏幕里,龙成轩伸手抽过椅子,坐在了魏芳芳的面前,话的声音也清楚的传了过来。

    魏芳芳看到龙成轩这模样后,一下子变得很愤怒:“你骗我!那晚上明明是你!”

    “那晚上,我是到酒店里去和你谈了怎么帮你们魏家的事情。你给我的酒里下了药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龙成轩淡淡一笑:“你以为,接下去的事情就会像你所想的一样,我因为失控而做出对不起莫的事来。你则是拿到那些把柄来拆散我和莫?”

    看到屏幕里魏芳芳满脸的恨意,张莫是真的呆住了,她猜到过一些事情,却没想到魏芳芳会连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

    “你明明喝了那杯酒,我看着你喝的!你为什么没事?你不可能没事!”坐在椅子里的魏芳芳还是不相信事实,或者,她不甘心。

    龙成轩耸了耸肩:“就那点份量而已,对我来,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特种兵的训练,根本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可是那晚上,我……”

    “既然我喝了,你又怎么可以不喝呢?大家一起喝,这才叫分享嘛。”龙成轩笑着,脸上根本没有平时的威严,但这样的表情却不知道为什么,更让人感觉到害怕以及不安。

    但魏芳芳现在可能是已经被气晕了头:“那晚上,如果不是你的话,到底是谁?”

    “对啊,你终于问到这个问题了。我也想问你,到底是谁呢?在你喝了那杯酒,我又走后,是谁进到了房间里,又是谁和你一起过了一整个晚上?”

    龙成轩的话让魏芳芳怔了一下,她开始回想那晚上。可是怎么回想,脑海里,也只有龙成轩的影子:“不对,那晚上肯定是你!是你!”

    “看来药对你的影响挺大的。那么,我来帮你!最近,有没有人打电话给你,跟你提起一些原来的事情呢?”

    这一句话出来,张莫心里很奇怪,更让她奇怪的,却是看到魏芳芳的脸色一下就白了:“你什么?没有,绝对没有!!”

    “如果是这样,那我也不好什么了。反正,你手机里,肯定会有通话记录,而酒店里,也少不了监控画面。只要调出来,你觉得,以龙家的势力,要查出这个让我背黑锅的男人很难吗?”

    话的同时,龙成轩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轻轻的摆到了魏芳芳面前的桌上:“还要确定一下吗?又或者是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回忆一下四年前的某一个时候,你给了这个人一大笔钱的事。”

    看到这张照片时,魏芳芳整个人瘫软了下来:“不,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会回来?”

    “是啊,他已经死了,所以他帮你做的事情应该就永远没人知道了,是吗?”龙成轩脸上的笑意渐冷:“或许他也没想到,一直叫着他伟哥哥的女人,一直要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最后却设计将他陷害至死地。可惜……”

    “阎王不收他,所以他从地狱里爬了出来。从社会的最底层开始摸爬滚打,一直混到了今的地步,他活着,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复仇。”

    龙成轩看到一丝畏缩的表情在魏芳芳的脸上闪过,他摇了摇头:“你有良好的家世,漂亮的容貌,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如此心肠歹毒的女人?莫待你如亲姐妹一般,你为什么狠心到要致她于死地?郑欢,郑家唯一的儿子,从把你当成新娘一样宠着,对你的话无不遵从,可是你利用完他后,将他驱入死地,再帮你家夺取郑家家产,逼死他父母。魏芳芳,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没想到,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所有秘密,竟然就在这一刻完全的被揭开,就这样赤果果的展现在了现实中。她像是被逼到了绝境里的困兽一样,突然发狂般的吼起来:“你知道什么?什么亲姐妹?从到大,张莫什么时候不是站在我面前,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学习成绩她第一,比赛她第一。明明我比她聪明,比她漂亮,但大家都只围着她转,眼里从来都没有我,只将我看成是她的跟班!”

    “我恨她!恨她!什么对我好。她用过的东西就装大方的拿给我,当我是收垃圾的吗?还在我面前装成跟我感情多好一样。她从来都不知道,我恨她!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知道在监视器后,妻子听到这一段话会有多难受,龙成轩的心里也隐隐有了一股怒火:“所以,你就趁着我无法出战比赛的机会,故意跟别人推荐莫出战。因为知道时差的问题,比赛只会在晚上举行,但你又怎么确定她晚上一定会出去比赛?”

    “她那个笨蛋,从来都是觉得我对她好,所以我的她全都信了。我让她去参加比赛,她就答应了。然后那我让郑欢断了她家的线,所以她没办法,只能去上比赛。离家最近,速最快,配置最好的,只有那几家,她出去前,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就可以确定了,多简单的事,不是吗?”

    或许是知道逃不过了,也或许是在心中憋得太久了,所以魏芳芳这一次也干脆,直接的将她那的计划全都了出来:“后来的事就更简单了,确定了她的位置,只要在她回家的路上,让郑欢开车送她去西就好。只可惜,她运气好,竟然被她哥给救了。”

    用力捏了捏拳头,龙成轩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事情败露,你怕会查到自己,所以在郑欢的车上动了手脚,又发短信自己的车子在山里抛锚了,很害怕,让他去救,结果郑欢果然连人带车摔下山去,连尸首都找不到了,是吗?”

    “哼,就凭郑欢那个白痴的模样,也配和我在一起?要不是因为他听话,我根本就不会理他。每一次和他在一起,我都觉得恶心!”

    “你知道吗?你才是最令人恶心的那一个!蛇蝎毒妇,的就是你这种女人!”知道了事情所有的经过,龙成轩也不想再和她相处在一起:“我现在,是一秒钟也不想和你呆在一起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要怎么面对你爸妈,和郑欢。”完,他直接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听到要面对父母,要面对郑欢,刚才还理直气壮的魏芳芳顿时慌了:“龙成轩,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已经走到门口的龙成轩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她:“我为何不可以这样对你?”

    “我……我喜欢你!我甚至都愿意把自己给你!”

    “太脏,我不要!”龙成轩淡淡的了一句后,打开了门,对着门外的三个人:“你们谁要先进去,自己商量。只有半个时的时间。”完,他直接离开,去了隔壁的房间。

    推开房间门,看到妻子呆呆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不哭不闹,龙成轩反倒是更心疼了。他直接走过去关掉了监视器:“莫!”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明明……我不知道这些,你也能够处理好的。”在丈夫怀里,她轻轻的问着。这一句话出口,她才觉得心疼。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后,她才觉得委屈,嗅着熟悉的味道后,她才发现鼻子酸酸的:“我没有,我没有那样对她!我没有!”

    从到大,只要是魏芳芳喜欢的,她不管自己多喜欢,都会让给对方,会带她一起玩,会保护她不受别人欺负。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付出,最后得来的却是这样的回报?竟然特意设计那样的陷阱,只是为了杀了她?!如果那晚上,不是畴哥哥推了她一把,她就直接死在了车轮下。

    可是也正是因为畴哥哥救了她,却让他自己,在轮椅上坐了整整四年多。同住在一个区,魏芳芳看到畴哥哥那模样,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抱着在自己怀里默默流泪的妻子,龙成轩轻轻的哄着她:“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朋友的态度。是她自己的问题,不是你的错!莫,不哭,不哭了!有我在,不哭了!”

    被丈夫哄着,张莫慢慢的止住了哭。这一通发泄后,她也明白了一件事,这次的会谈是龙成轩故意的。刚才,监视器里可以看到,走进去的是郑欢,站在门口的,是魏芳芳的父母。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