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二九四章 狗咬狗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第二到了医院里,就有一个护士悄悄的走过来:“ 张医生,昨的事对不起,我……”

    张莫怔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轻轻皱了皱眉头:“郑护士,我记得我们相处不多,你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我?”

    两个人根本不是相处不多,而是除了打过两三次照面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交道了。这突然之间竟然会这样,实在是太奇怪了。

    护士稍稍犹豫一下,然后才道:“昨,一个人跟景医生打招呼时,我听到她提起你和景医生是恋人关系。我觉得奇怪,然后找了个借口问了一下她。结果她就跟我全了。我……我当时也是气坏了,没想到这些是她造谣的,所以……”

    本来以为完这些,张莫就不会再计较,可是没想到,她听完后,脸上却多了一丝冷笑:“郑护士,我知道你的是谁。可是你觉得,像这样的话,我会信吗?你的那个人,既然知道我和景的事,应该也是跟我很熟的。你把她的模样画出来,我马上可以查得到。到时只要问一下就知道了。”

    没想到她会不信自己,郑护士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我的都是真的。”

    “那好,你先告诉我,昨跟你这些事的女人,是不是头上受了伤?”

    “是的。”

    “穿的红色的裙子,带着一条紫色的项链?”

    “是的。”

    “她她叫魏芳芳,是我的发,是吗?”

    “是的。”

    问到这里,张莫脸色一沉:“你撒谎!她昨根本没带项链。”完,她直接往前走去:“不过没关系,会有人查出来的。到时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是魏芳芳做的,可是昨晚上她仔细一想,觉得不对。如果魏芳芳真的要做这件事,根本不用出现在她面前就可以做。偏偏她出现了,然后流言就传了出来,看来,是有人想利用魏芳芳来攻击她。可惜了,对方打的好算盘,但她却偏偏不想如那些人的意。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张莫一个电话打到了魏芳芳的手机上:“在哪呢?”

    “咦?莫莫,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给我?”

    听着电话里声音不太清楚,似乎是没睡醒的模样,她皱起了眉头“还没起床?头上的伤口怎么样?记得今要换药。”

    “莫莫,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可不想留疤变丑。”

    可惜了,她并不理会对方的撒娇:“跟你个事。昨你走后,医院里开始传了很多关于我和景的流言,很难听。今有人过来跟我,是你跟我的,对了,那个护士姓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听她这么一,电话那头的魏芳芳马上醒了:“莫莫,你什么?”

    “有人在医院里我当初在学校里倒追景,还恬不知耻的爬了他的床,为他怀了孩子,被抛弃后去做了人流。现在嫁人了,看到景还想旧情复燃。然后别人告诉我,是你的。”

    这一下魏芳芳真的不淡定了,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莫,我没有!我没!”

    “我知道,不然现在给你打电话的就不是我,而是我家阿轩了。”她淡定的道:“总之,你自己心一点。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别人也不会这样诬陷你。”

    电话那头,魏芳芳怒火中烧:“让我查出来,我一定要……”要怎么样,她也没,只是气得不行。

    张莫也懒得再,直接安慰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就……让你们狗咬狗。”魏芳芳对她不怀好意,她已经非常清楚了。所以现在,就让她们两边去咬。她也正好乐得看戏。

    进了科室,正在换衣服时,又有一个医生走了过来:“张医生,昨的事……”

    “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大家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慢慢了解就好。”完,她换好了衣服,对着对方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这话得不软不硬,但好歹也是给了对方一个笑脸,也总算是可以让对方安心一点了。

    今工作起来就明显要轻松得多,虽然还是忙,但是有些杂事,都有人抢着去做了。面对这种情况,赵医生和她也是哭笑不得。早知道今,又何必当初呢?

    不过到中午午休时,她没有再工作,而是跟赵医生请了一个假,上楼去看田磊去了。赵医生也知道她的情况,抛开对方的身份不,毕竟是她的长辈,既然知道在医院里,不管怎么忙,也该抽空去看看的。所以他直接点头同意了:“去,本来就是午休时间,无所谓请不请假的。午休结束再回来就好了。”

    “谢谢赵医生。”完,她赶紧的离开科室去往田磊的病房。

    病房里,正好是景的父亲和他一起在为田磊会诊,看到他们在,张莫倒是不好进去了,只能在外面等着。

    就在她无聊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怎么在外面不进去?”

    她回头一看,看到龙成轩后怔了:“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最近很忙吗?不过想想病房里躺着的是他外公,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龙成轩笑着举了举手中的保温瓶:“我让苏华给外公炖了点汤,医院里的伙食太过清淡,怕他吃不惯,有点汤喝也是好的。”

    她怔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似乎忘了这一点:“对不起……”

    “得了,傻妮子。我看你这是一下班就赶过来了?是不是还没吃中饭?”完,他就牵着她的手要往里走。

    张莫赶紧的拉住了他:“里面医生在会诊,我们别去打扰了,呆会再进去问情况。”

    原来是这样,龙成轩这才停下脚步,在门口隔着房门,通过玻璃看了一眼,然后点头:“嗯,听你的。不过我看外公今精神还不错,怎么就住院了?”

    “高血压的问题。估计这一阵子太忙,所以忘了按时吃药了。”她轻轻的道:“外公身边还是得跟一个可靠的人,盯着他按时吃药,这毛病,可大可的,开不得玩笑。”

    龙成轩也明白这个道理,点了点头:“我回头会叮嘱一下他的秘书的。有了这一次,他应该不敢再疏忽了。”其实对方可能也有苦衷。如果是在开重要的会议,或是一些招待任务时,秘书也确实没办法打断田磊让他吃药。但是这些问题还是得多注意才行。

    过了一会儿,景和他父亲会诊结束。也知道外面有人等着,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当他看到龙成轩牵着张莫的手进来时,他的表情还是怔了一下:“龙大少,好久不见。”

    “景伯伯,好久不见。让您受累了。”龙成轩看到景风一直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才介绍:“这是我妻子张莫。莫,叫景伯伯。”

    “景伯伯好。”

    看到张莫,景风点了点头:“不用客气,我和尊夫人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当年的事情,我父亲做得略失妥当,还望龙夫人不要介意。”

    听到这番话,张莫倒是对景风有些意外,在她眼里看来,景家的人,除了景,应该全是和景老爷子一样的想法,却没想到他会出这番话来:“哪里,当初年少不懂事,话没分寸,顶撞长辈,是我失礼了。”

    她的性格向来如此,对方敬她一寸,她还别人一尺。现在景风这样客气,她自然也会给足对方面子:“更何况,也是因为景爷爷,才让我后来能遇到阿轩。起来,我还要谢谢景爷爷才是。”

    这话如果在旁人耳朵里听起来,更像是炫耀:没了你家孙子,我还可以找更好的。可是景风看着张莫,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丝毫不敬和炫耀,这才明白,对于当年的事,她已经彻底的放下了,反倒是他们景家,一直将这件事视为毒蛇猛兽一般,避而不谈。

    明白了这一点后,他笑了:“如此来,下次可要找龙大少讨一杯水酒喝才行。”

    “景伯伯要来,成轩自然好酒好菜招待。”龙成轩淡笑着,也看出了在这一番对话中,景风与妻子笑释前怨:“景伯伯,我外公他的身体……”

    “没事,只是年纪大了,三高要稍注意。平时多锻炼一下,最好是能瘦一点,这样身体的负担也一些。还有一点最重要的,药要按时吃!”到这里,景风无奈的看向田磊:“不过我估计,这话了也是白。”

    处在他这个位置,接触的许多像田磊这样身份的人,自然知道他们的为难之处:“我开了一个调理的方子,按着方子吃一段时间,我也会让景来复诊做调整的。先把身子养好才能好好做事。”

    田磊年纪也不了,被老友这样着只是嘿嘿的笑着。景风拿他没办法,摇了摇头,直接背着手离开了病房。

    这时龙成轩才把汤放到了床头柜上:“外公,莫让苏华炖了些汤给您喝。”

    “哎,莫你工作这么忙,还操心我的事干什么。我这里一堆人照顾,没事的。你忙你的,别操心了。”田磊心疼的看着张莫:“还没吃饭?”

    张莫笑了笑:“刚下班,想着上来看看外公再去吃饭。”

    “这个点了,还能吃什么?我让孙去订些饭菜过来。你也是的,知道让苏华给我炖汤,怎么就没想着让他顺便给你把午饭送过来呢?平时是不是一个面包就对付了?”

    听到田磊这样,她怔了一下:“外公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以前也到医院里慰问过医生们,对你们急救科,我可是了解得很。我听阿轩你外科很好,怎么不去外科,要去急救科啊?那里可是很累的。”到这里田磊就心疼:“你现在年纪还轻,熬得住,以后年纪大了怎么办?”

    “年纪大了,有经验了,就转去外科也不错。”张莫笑着安慰他:“外公,你现在是病人,安心养病,不许多想。静养,明白吗?”

    没想到自己还被辈给教训了,田磊哈哈大笑:“阿轩,你看看你老婆,教训起外公来了。”

    “她哪里是教训,是心疼外公你!”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