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二五九章 都是吃虾惹的祸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三个人虽然是晚辈,但远来是客,都陪太姥和太姥爷坐在了主桌上,大家一起吃饭聊,倒也热闹。宴过一半,过来攀谈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主要是江家这些年,有许多产业已经从m国转回了国内。虽然江家出来几代了,但是从接受传统教育的大家,骨子里还是信奉着落叶归根的想法。现在有龙家两个孩子在这里,他们自然也是要过来问问国内的情况的。

    龙成轩还是和平时一样,酷酷的,不怎么爱话。到是龙成昂笑了:“这种合,你们就别问我哥了,他平时都呆部队里,哪里会管这些?就连家里的那些公司什么的,也全都是丢给我打理的。”

    这样一,绝大部分人又转移了目标。将龙成昂围在了中间。

    对于这种情况,龙成轩当是没看见一样,坐在桌边,耐心的为张莫剥着虾。她喜欢吃虾,但是不太会剥。为了省掉麻烦,所以她索性就不吃了。现在好了,有专人为她剥虾,她吃得可开心了。

    就这模样,再一次证实了这两日的传言,龙成轩虽然表面冷酷,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啊!”一声惊呼 ,一个人影似乎被后面的人挤了一下,没站住,连人带酒杯都撞到了龙成昂的身上。看到这一幕,龙成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个人他认识,是一个远房表舅的女儿。没想到……

    轻轻摇了摇头,他低低的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大家都同根同源,还是一家人,竟然会帮着别人来查探自己家的人,这种女人……已经将她家那一脉的前程都完全葬送了。

    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红酒印子,龙成昂眉头皱了起来。偏偏眼前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的表妹还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是让他有些倒胃口:“表哥对不起,我的鞋跟断了。”

    龙成昂从胸前的口袋里抽出手绢擦了擦衣服上的酒渍:“看来表舅是虐待你了,参加家宴,连双像样的鞋子都不给你买。”这句话一出,女人和她父亲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江家是什么样的家族?哪怕是旁支,也不至于混得太差,至于连一双鞋子都买不起吗?

    如果龙成昂不这句话,只怕别人听了借口也就听了,现在听他这么一,看向他们的目光就有了一丝寻味了。

    看到他眼中的寒色,女人瑟缩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壮起胆子:“表哥对不起,要不,我帮你把衣服洗了?”

    “表妹,先不现在近亲不允许结婚,就算允许,你这些招式也太老套了。我虽然姓龙,但是我相信在江家,还是不缺一套换洗的衣服的。”面对这样的女人,龙成轩没有一丝好脸色:“太姥,我衣服脏了,去换一套。”

    叶心琴虽然病了,可人还是清楚明白的。坐在一旁,看着这边的情况,她的脸色也不好看:“雪仁是?怎么这么没规矩?大人话,你往前凑什么?成智,这就是你的家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家里的老太太训话,江成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奶奶,是雪仁不心,以后我会好好教她的。”

    “还好这是家宴,如果是在外面,那丢的就是江家的脸面了。”叶心琴生气的跺了跺拐杖:“简直不像话。”

    “行了,太姥,一件衣服而已,犯不着生气。我去换了就过来陪您。”完,龙成昂接过佣人拿过来的一套衣服,去了一旁的休息室换下。至于那件脏的衣服,他看都没看一眼,任由休息室里的佣人收走了。

    再回宴席上,已经没有人再敢凑过来了。龙成昂对着叶心琴笑了笑,坐在她身边,又开始努力的逗她开心起来。

    宴会上的插曲好像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刚才在休息室里的佣人,这时却出现在了江宅外面的一辆车上:“龙成昂身上没有伤。”

    “你确定?”

    “我确定,我全程盯着他换的衣服,他身上没有伤。”完,他递上了衣服:“拿回去再检查一下看看,这上面会不会有血迹。”

    “好!”

    从手机里听完这些东西后,龙成轩挂了电话,对着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有数了。江家肯定有混进来一些什么人,但是他们不允许的是,这些人会做出伤害江家人的事情来。所以,这个注定最后要消失。

    一顿晚宴结束,送走了客人后,江子逸面对自己眼前这个满头冷汗的表弟,只是冷笑:“表弟已经另择高就了,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江家了。我们江家不接受你这样的人。”

    “表哥,我也是没办法啊。他们冲进家里来……”

    “是吗?你公司里那笔被经济调查科查出来的黑债突然消失了怎么?”江子逸看到对方脸色惨白,目光更是冰冷:“背叛家族者,死!看在你与我同脉的份上,我只将你驱逐。别逼我用家法,因为你承受不起。还有,你女儿也心点,真以为那个男人是爱上她了吗?”

    完这些,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懂,他直接转身就走。

    江成智一看江子逸要离开,顿时急了,想要追上去,却被管家江伯给拦了下来:“走,不然就走不了了!”

    知道这话不可能从一个下人口中出来,江伯会这话,肯定是得到某人的首肯了,江成智脸色大变,哪里还敢再呆,直接拉着女儿的手,往外狂奔,似乎再慢一秒钟,他们就真的会被灭口一样。

    站在不远处的二楼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的背影,龙成轩轻叹一口气:“哪里都有这种人。”

    “既然知道,那就别难过了。坐下休息。”虽然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而且今晚上也没太走动,喝酒,但是毕竟这样一个宴会,不可能没有一点应酬,张莫最怕他的伤口又会裂开,那就真的不好处理了。

    拆开绷带看了一眼,发现伤口被保护得好好的,她才稍稍放心:“这几乖乖呆在家里。嗯……从明开始,我装病,然后你就呆在家里陪我,不用出去,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至于装什么病,龙成轩就不用担心了,张莫可是医生,她比一般人都更懂得要装什么病,要怎么装。

    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你啊,我都不知道要怎么你才好了。”

    “那就别了,好好回去休息去。”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张莫感叹道:“还好,还好你只是受了点伤回来了。还好我是个外科医生,可以及时帮你处理伤口。”从开始冷静的帮龙成轩处理伤口时起,张莫就在庆幸,还好自己是个外科医生,可以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知道自己这次受伤吓到妻子了,龙成轩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才好,毕竟对于他的职业来,受伤这种事,很常见。

    张莫也不多,静静的走在他身边,在上下车,和过台阶时,都会靠近他,表面上像是自己需要照顾一样,其实是在照顾着他。

    等到了雪庐,扶着他躺到床上,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不会因为你受伤而指责你,也不会因为这些事要你不要再做。你有你的使命,你的职责。我只是希望……你能尽可能的照顾好自己,好吗?”

    这一路的沉默让龙成轩很是难受,现在听到她话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的,我会努力做到这一点的。”

    得到这个承诺,张莫这才开始为他擦脸,清洁身体。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她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也不话,只是安静的倚着他的胳膊,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看到妻子这样安静,龙成轩轻叹一口气,伸手将她搂到怀里:“别担心,这点伤,用不了几就好了。我以后一定会更心的。”

    “嗯。”

    然后,便再没有任何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妻子沉睡的呼吸声。没想到妻子的心这么大,他苦笑了一声,也闭上了眼睛。这两他也是累得够呛,再加上失了那么多的血,现在的他真的困得不行了。

    第二清晨,受伤的龙成轩没有起床锻炼,等到早餐时分,他叫佣人送来了一些肠胃药,是昨张莫吃多了虾,太寒了,以至于有点拉肚子。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也是哭笑不得。昨他们可是看到龙成轩面前堆起了高高一座虾壳山,那些虾肉他一个也没吃,全给少夫人吃了。吃那么多虾,能不拉肚子吗?

    于是这一,这位传中的少夫人就安静的呆在了雪庐里没有出来。甚至到了第二,也只是让佣人准备一些白粥菜。

    两位老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放心,派人来打听了一下消息,知道张莫已经好了,只是肠胃受了损,需要养个几,他们才放心下来。至于这件事,他们也派江子逸过去不客气的把龙成轩给教训了一顿,直言他一点都不会照顾人之类的。骂得这位一直受宠的轩少爷一句话也不敢。

    要知道,他可是轩少爷,从在江家,就没受过一句重话的,老太爷和太夫人真的是把他和昂少爷捧在手心中看着长大的。这次竟然会为了少夫人责骂他,让大家都对这位少夫人多了一丝好奇,不明白这位刚来几的少夫人,用什么方法俘获了两位老人的心。

    养了三四后,张莫才化着淡妆出现在大家面前。只是她的精神仍然不是很好,看来这次肠胃毛病把她闹得不清。也正是看到她这模样,让龙成轩又挨了一顿骂,要不是她劝着,只怕江老太爷都要动拐杖打人了。

    不过这么一闹,距大家要回去的时间也近了。考虑到这个情况,江子逸把一次重要的酒会都给推迟了几。倒也不是别的,只是想在酒会上,把张莫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虽然她因为龙成轩的关系,进入m国上流阶层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一些事,他身为表舅该做的,还是得做。

    就这样,在一个周末,芝城一家高级会所里,一场专为张莫举办的盛大酒会拉开了序幕。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