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一八七章 断流的河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第二早上起来,张莫看到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应,也只能怪自己心思不定,闲下来就乱想。不过在和孩子们去放牛时,她发现寨子里的猎狗好像有些不安,甚至那些温驯的牦牛今脾气也显得有些大。发现这些后,她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有些放心不下,她找到了索旺,问了一下这种情况。可是索旺也不太明白,只能是摇了摇头:“不清楚,可能是气反常。从昨晚上开始,好像有点闷,不出的感觉,总之就是不太舒服。”

    只是气吗?虽然得到了这个答案,但是张莫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想了想,将龙成轩让她带着的东西都带在了身边,除了手机外,她还另外带了一把的匕首。不管怎么样,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好的。

    在跟孩子们出去之前,她还找到陈医生了一下,让他注意一点。陈医生忙着医生和寨子里的事情,一时之间也没明白她的意思,只能是点头表示知道了。

    该做的都做了,张莫也无计可施。虽然有想打电话给龙成轩,可是她自己都不出哪里感觉不对,也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还好,跟着孩子们一起在寨子外放牛时,开阔的风景让她的心情变好了许多。孩子们高昂的山歌听起来,也让心情格外的舒畅。她笑自己似乎有点太过敏感,站在山坡边看向远处,却突然发现,不远处的一处河流断流了。

    发现这一点后,她有点奇怪,叫来朋友,指向了那个河流。可是朋友们似乎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只能是摇了摇头。

    河流突然断流,再加上今寨子里所有的动物都有些不安……

    一种不详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她再仔细观察这片草甸,发现平时很常见的雪兔和羚羊都不见了身影,就连空中时不时掠过的苍鹰,今也没见到。看来是,是真的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

    想到这里,她赶紧的叫上孩子们往寨子里赶去。到了寨子里,她先找到索旺,让他带自己去找寨子里的长者,又让孩子把陈医生叫到长者的屋子里。

    等大家到齐后,她才将自己看到的情景一一告诉了大家,也让孩子将河流断流的事情了一遍。听到她这样后,长老陷入了沉默,最后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这个是什么情况,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除了冬有雪外,甚至 连雪崩都没遇上过。可以寨子是非常安全的,不然大家也不至于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

    但是陈医生知道的,考虑的就比较多,他想了一下后道:“这样,我先打电话去问一下,如果有什么不对的,我们再赶紧想办法。”

    有了他这句话,张莫才算是稍稍放心:“行,陈医生你先赶紧问一下。如果真有什么事,我们还得早做打算。而且也要通知下游疏散才行。”在这里的人或许不懂地质灾害会有什么危险,对他们来,最多也就是个雪崩雪灾,让他们损失一些牛羊什么的,但是如果真是地震的话,会引起一系列的灾害。

    但对于城市里的人来,尤其是了解过几年前那次大灾难的城市人来,这些都是属于常识了。可以想象一下,一旦高原发现堰塞湖,等湖水的压力到达一定程度,冲垮并不结实的滑落山石后,大量的湖水会对下游造成怎样的灾难。

    陈医生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一刻也不耽误,直接出去打电话了。屋里的老者看着张莫不安的表情,他突然开口了:“为了不确定的危险,就要我们离开生活了数百年的地方吗?”

    还没反应过来的张莫在听了索旺的翻译后,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怔了一下,怒气一下就上来了:“为了所有人的安全,这一个理由还不够吗?而且并不是要大家马上撤离。现在我们只是在确定而已。”

    面对她的怒气,索旺有些担心,但仍然把她的话翻译过去。这时老人突然开口起普通话来:“是不是真的有危险呢?还是,我们住在这里自给自足让某些人心里不舒服,所以想让大家搬迁呢?实话,曾经有很多人过来做工作,想让寨子搬迁,但是他们最后都无功而返。只有医生你这一次的借口,是我无法拒绝的。”

    所以,他是认为,张莫也是受了谁的指使,想出什么办法来让大家搬家?张莫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老者,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什么才好。而索旺一在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长老,张医生他们一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进行医疗援助,我陪着他们走了很多地方了,这一路,他们都在努力救人,但并没有跟任何机关有过联系。你这样,是在侮辱她。”

    “是吗?”完这句话,老者慢慢闭上了眼睛,开始重新念佛,手数数珠。

    看到他这模样,张莫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她一下站了起来:“我也希望这是我的错觉。对我来,这里确实很偏僻,以至于人们的医疗,教育都得不到改善。但是如果大家心灵,精神是富足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这里仍然能够好好生存下去的前提下。”完,她直接转身离开了屋子。

    见她离开,索旺也赶紧的站了起来,不过他在离开时,想了想,还是对老者道:“长老,张医生得没错,这个地方再好,如果无法活下去,那也不属于大家。你是寨子里年纪最大的人,应该要比所有人都关心寨子才是。”完,他行了一礼,这才离开了。

    来到外面的张莫还在努力劝着孩子们不要再去放牛,可是这是每个孩子每必做的功课。在劝解无效的情况下,她也只有无奈的陪着他们一起再去了那个草甸。看到她又跟了过去,索旺有些不放心,也跟着走了过去:“张医生,我陪你。”

    看着索旺跟过来,张莫的心情才变得稍好一些:“索旺,在这里,我觉得除了医疗环境和教育环境差了点外,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跟外面人生活压力那么大相比,他们虽然物质生活上并不富足,但心灵却是满足的。”

    “张医生,你不用解决,我知道的。”索旺点头:“面对大自然时,人类总显得太过渺了,如果可以,大家能避免的,还是尽量避免。千万不要等到灾害发生了,再来痛苦,后悔。”

    来到草甸上,索旺也跟着张莫看了看那处断流的河水,但是因为并没有看到堰塞湖,所以大家也不确定。而且如果只是普通的地质塌陷,也会导致河流改道。除了动物们有些异常外,其它一切都很正常。地面没有震动,气虽然有些异常,但也还是在正常的范畴里。

    面对这些情况,两个人心里都有些纠结,只能寄希望于陈医生那边会得到什么回复。

    等到中午回去时,陈医生也得到了回复,是最近地震局那边并没有测到什么不正常的数据。但因为地震向来是不可预测的,所以这些数据也只能当成参考,并不能作为什么判定。在问清楚了情况后,地质员也开始派人调查河流断流的情况。在得到具体的答复之前,大家也只能是呆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有了前面一句话,大家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一些。没有异常数据就证明一切还好,而且也派人去调查了,就证明上面也重视这件事。等调查结果出来,不管有事没有事,大家都可以提早做好应对,不至于太过被动。

    完这些后,陈医生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样张医生就可以放心了?”其实在听到索旺也证实河流断流了后,陈医生也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是上面的这些话也算是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放心,没事的。”

    “嗯,没事最好。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平安安的。”

    吃过中饭后,她也是休息了一下,才开心的和孩子们上山了。

    站在屋子里的老者在中午时分,也听到了陈医生传来的消息。现在看到张莫开心的模样,他扪心自问,是不是真的自己太过敏感,以至于错怪了这名医生呢?

    与索旺交谈中,他知道这名年级看起来不大的医生,其实医术非常的精湛,这一路上已经救过许多人,其中也包括了索旺的妻子和一名已经“死去”的解放军战士。能做到这样的人,应该很厉害?可是她却可以放下一切,开心的陪着孩子们,足以证明她是个心思简单,纯洁的人。或许,该找个时间向她道歉才是。

    在山上,大家一起玩闹,孩子们给张莫唱歌,张莫把自己的零食分给大家,也会哼上一两首她熟悉的歌。像这样清闲的时间可不多,难得遇上,又放下了心中的重担,她跟大家也玩得疯了起来。

    一过去,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她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不但是她,就连陈医生和索旺也因为太忙,把事情给忘到了脑后。

    第二依旧没她什么事,而她照旧陪着孩子们去山上玩。不过再看到那片断流的河流时,她心里还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多过去了,也不知道上面派出去的调查员查出什么来没有。

    至于现在,她了只有安心的等待消息了。还好河流并不从寨子边上过,寨子四周也都是平地,不会真的出现什么危险的事情。只要……孩子们别乱跑就可以了。

    “牛!牛惊了!”就在她在观察那河流时,突然听到孩子们的尖叫声,她回头一看,一牦牛像是疯了一样开始在草甸上乱跑,凡是挡在它面前的,都被它无情的顶开了。

    看到它这模样,张莫大喊道:“让开,快让开!不要站到它前面,全部让开!”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